第二百七十六章 蓝香的婚事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3字数:4344

莫子渊冷笑一声,道:“他本就是在利用你身边的婢女,又何谈感情一事?这些日子他跟在柳子衿身边保护她而已。【】”

柳子衿是莫城渊的小。情。人这件事徐子归也是知道的,况且这柳子衿是徐子云远房表妹,关于柳家的人徐子归倒还算是摸得清的,只是可惜了柳绿,为了柳良的事情丢了性命,结果人家大概都快要忘记还有这么一号人吧。

徐子归叹息着摇了摇头,叹道:“柳家这是真的打算脚踏两只船,四皇子和六皇子一起支持着?”

莫子渊点头,眼里闪过不屑:“他们这般,不管哪个皇子先登上皇位第一个废的也是他们家。”

“这倒是,”徐子归眼里亦是不屑,想起曾经与柳良的那次见面,皱眉道:“以前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倒觉得柳良眼熟的紧,像是在哪儿见过一般。”

“他与柳卿权是堂兄弟,想来是有些想象罢。”莫子渊倒是不慎在意,毕竟男子的心思到底不如女子的心思细。

徐子归却是摇头:“不对,感觉不对……”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过些天我去帮你查查柳良的底细。”

说罢,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不欲再说这些事:“前些日子我与母后商量过,这些日子委屈了你,宫里宫外的都传着你失了宠,如今宫里辟了谣,明儿一早我一下朝便带你出宫走走,辟一下谣。”

徐子归笑着摇头,一面给莫子渊按着眉心,一面笑道:“日子是咱们两个过得,你对我好便是好reads;。外界怎么传与你我何干?你若是对我不好,外面传得天花乱坠的,我也不能因此过得好些不是?这面子固然重要,可这里子更重要些,哪有里子面子都要的?我如今位高权重的,再加上你独宠,怕是要引起一些人的嫉妒了。我可不想造了那些人的妒忌。”

莫子渊点头。最毒妇人心,那些家庭不和睦,丈夫小妾一个接一个的。若是听说了如今太子妃得了独宠,怕是要嫉妒的编排徐子归了,倒不如有一个两人相敬如宾但并不很恩爱的传闻,也少生些是非。左右像徐子归所说的一般,日子是两个人过的。不是过给别人看的。

故而莫子渊抬手捏了捏徐子归的脸哑声笑道:“谣言还是要辟的,不然人家你为咱们两个不和,瑾哥儿还娶不娶媳妇儿了。”

若是徐子归得宠或是得了莫子渊的敬重,徐子瑾作为准国舅爷。婚事自然要上一个层次的。可若是徐子归自己不得宠,在宫中自身都难保,除非卖女求荣的。不然谁放心将女儿嫁进这样的家庭?

徐子归了然,笑道:“都说一孕傻三年。我这肚子还没有动静就先傻了,果然嫁给你之后太过安逸,考虑事情也不全面了。”

“无妨,”莫子渊起身抓住徐子归在他眉心按压的手,一拉将她拉近怀中,将下巴抵在徐子归头上温存道:“若是累了就歇着,左右有我在,别人也不能将你怎么样。”

徐子归乖顺的点头,却也不会为了这句话真的就就此放松警惕。莫子渊这样的身份,需要的不是啥白天玛丽苏,需要的是能与之并肩作战的人,若是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指望莫子渊来照顾,难不成要累死他不成?

徐子归不欲再谈这些,逐笑着转移了话题:“前些日子大哥刚刚得了一个小子,娘与祖母的意思是要你给那孩子起个名字,我昨儿个闲的没事,写了几个字,你且瞧瞧。”

说罢,从莫子渊身上起身,走到书桌旁拿了一张纸又反身走到莫子渊身边递给他,坐在他身边,笑道:“那孩子乳名是爹起的,因生的圆润,便叫了圆哥儿,也是想着贱名好养罢了。”

莫子渊点头,接过那张纸细细端详起来:“瑞、潇、彬、远?这些名字倒是极好。”

说罢,抬起头来笑看着徐子归:“彬有文雅之意,瑞有祥和平安之意,远则更是诸葛亮的诫子书里的名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更是极好。”

徐子归点头,笑道:“那潇呢?潇你觉得会有什么寓意?”

莫子渊笑着将徐子归抱进怀中,见徐子归促狭的眼神,笑道:“潇意欲潇洒,有气质高贵潇洒大气之意,寓意虽好,却不适合嫡长子。”

徐子归挑眉:“为何?”

“长子要继承家业,自然不能真的做到潇洒,有时就连文雅都做不到,而潇与彬却是父母对嫡次子的寄予,希望他们可以活得潇洒优雅贵气。而瑞便是父母告诫庶子的,一声只要过得平安顺遂即可,不属于自己的不要妄想。”

说罢,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又笑道:“为夫的解释娘子可还满意?”

“自然是满意的,”徐子归煞有介事的点头,笑道:“所以就定了远么?”

莫子渊点头:“又是圆哥儿的谐音,你也是有心了。再者圆哥儿这一辈从鑫子辈,徐鑫远便极好。”

说着揉了揉徐子归,将下巴抵在徐子归头上,舒服的闭了闭眼。

“对了,”徐子归虽说不胖,身上肉却是很均匀,抱着极为舒服,莫子渊环抱着美人正饭饱思、淫、欲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他亲爱的贴身侍卫靳东,想起昨天自己说是要给他指婚的,逐对徐子归说道:“靳东也老大不小了,你看看你身边可有适合婚配的丫鬟?”

徐子归笑道:“靳侍卫不是普通的长随,是你身边的侍卫,是有官职在身的,配个丫鬟岂不是委屈了他?”

靳东虽说是莫子渊身边的长随,因着一次护驾有功,被皇上亲封为太子侍卫,是有官职在身的,这样的侍从着实不好婚配reads;。配个丫鬟委屈了。配个小家碧玉,可能人家还会嫌弃你是奴籍出身,不愿嫁给你。

徐子归着实为难:“明儿我让月溪去宫外寻一些良家女,看看有哪个愿意的?”

莫子渊点头:“先不急,我先问问他,若是他不嫌弃你身边的,你便指个大丫鬟给他。”

太子妃身边的一等丫鬟也是有品阶在身的。配给靳东倒也不委屈。

徐子归点头。第一次做媒,霍霍欲试:“蓝香红袖盼春盼香月容月溪,进来!”

都说女人有两项天性是不可磨灭的。一是母性,一是天生想做媒人的天性。若是两者一结合更是所向披靡,幸而徐子归现下没有女儿,不需要给女儿说亲。奈何她自认为蓝香红袖是与自己一起长大的。虽说比自己年长些,却觉得这两个丫头犹如自己女儿一般。自己是看着她们长大的,所以现下想到要给两人说亲,便兴奋起来,对着打帘进来的蓝香招手道:“快过来。怎么只你一人?她们呢?”

蓝香见徐子归这般兴奋,以为是有什么好事,逐给两人福了礼。笑道:“到了摆饭的时间,她们去提饭摆饭了。”

徐子归点头。笑道:“她们不在,倒正说明你有这个缘分,索性就你了吧。”

蓝香被徐子归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又看徐子归的笑容着实有些毛骨悚然,不确定的看着徐子归,问道:“娘娘有什么吩咐?”

徐子归神秘摇头,对莫子渊笑道:“你且去忙,一会儿用膳时我差人唤你。”

莫子渊知徐子归是要与蓝香说指婚的事,怕蓝香羞涩,这才赶自己走的。正好他也要去问问靳东,逐起身笑道:“你们主仆两个说悄悄话罢,孤出去一趟。”

说罢,便去了外书房。询问了靳东的意思,靳东自然不会有异议,只笑道:“娘娘身边的丫鬟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俗话说宁娶大家婢不娶小家女,看徐子归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其一颦一笑娇而不媚,端庄大气,这样的小姐调教出来的丫鬟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况且虽说他有官职在身,毕竟也是一身奴籍,没得牵连了人家清白的小姑娘,而徐子归身边的丫鬟虽说有品阶,却也是奴籍,这一点上两人便是般配,靳东自是没有意见的,逐又笑道

“但凭殿下与娘娘做主。”

而蓝香这边,却没靳东那么干脆。

“奴婢年纪还小,还能再伺候姑娘几年的。”

“不小了,”徐子归笑着拍了拍蓝香的手,看着蓝香的眼神颇为慈爱:“冬日的时候便已经及笄,下个冬日就该十六了,再不嫁就要成老姑娘了。”

“可是娘娘刚进宫,身边能使还的丫鬟本就不够,奴婢若是走了,娘娘又少一得力的不是?”

虽说东宫的宫女都是按着太子妃的标准来的,可那些宫女有的是各个宫里送过来的,有的还不知底细,根本不知道当不当用,所以蓝香这才说徐子归能使还的丫鬟本就不够。

“你嫁过去了,若是还想要回来,回来便是,本宫也不拦你。本宫总不能因着自己耽误了你不是?况且盼香与盼春渐渐也上了道,有她们也是一个样的。倒是你,若是错过了这次,下次若是想找靳东条件这么好的人可就不好找了reads;。”

蓝香这才垂下了眼帘,徐子归又劝道:“你跟靳东成了亲,若是想回来,便过来做我身边的管事姑姑,还是一样能帮着我排忧解难,况且靳东有官职在身,你又有品阶,你嫁给靳东便是官太太,届时你若是不愿意回来,我便将卖身契给你们,自此你们便也就脱离了奴籍,即便还要回来,你们都是有品阶的,日后的孩子也不用再是奴籍,岂不更好?”

若是蓝香嫁给了普通小厮,日后她们的孩子便是家生子,还是脱离不了奴籍。况且徐子归现在是太子妃,东宫还是有几个小厮侍卫了,待到莫子渊登基,成了皇上,徐子归搬进凤栖宫去,届时身边再也没了男人,难不成真的要跟那些个嬷嬷一样要么一辈子不嫁要么找个太监对、食?可是若是真的嫁了靳东,虽说徐子归让自己回来做管事姑姑也不过是哄着自己罢了,日后若是自己有了孩子,徐子归定然是不舍让自己再进宫伺候让自己母子分离。若是寻常人家以后她的孩子还能给徐子归的孩子做个小厮伴读或是丫鬟之类的,奈何宫中本就条框严谨,况且宫中本就没有小厮,只有太监。更别说说自己孩子没资格给小皇子做伴读,即便是丫鬟,也是要严格筛选的。

蓝香垂着脑袋,一直在挣扎,一面试日后孩子的事情一面是放不下自己主子,确实很难抉择。

“好了,别纠结了。”徐子归拍了拍蓝香的脑袋,笑道:“本宫知道你的心意就是了,再者,现在定下,下聘,本宫再留你一年,明年这个时候本宫也已经羽翼丰满,届时再将你嫁出去就是了。”

蓝香这才点头笑道:“但凭娘娘做主。”

徐子归点头笑道:“这便是了。”

说罢,又笑道:“将殿下唤来,摆饭吧。”

蓝香点头应是,退了下去。待到用过午膳,因着宗人府还有要事,莫子渊便去了宗人府一趟,徐子归则是将红袖喊到屋里说话。

“蓝香都跟你讲了吧?”

红袖笑着点头:“还找奴婢拿主意来着。”

徐子归笑着摇头:“还以为她想开了,你怎么说?”

“奴婢觉得这婚事确实不错,再说左右明年再成亲,娘娘身边也还有奴婢几个,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红袖没有因着自己给了蓝香那么好的姻缘却没给她就怨恨自己厚此薄彼,而是细心开导蓝香,告诉蓝香好机会不能错过。徐子归心里确实感动,她调教出来的丫鬟果真没让她失望。

“你也别急,”徐子归笑着拍了拍红袖的手,笑道:“遇到好的,本宫自然给你张罗着。”

“娘娘!”红袖嗔瞪了徐子归一眼,脸便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奴婢自然是要一直陪着娘娘的,左右奴婢早就做好了一辈子不嫁的打算。”

徐子归笑着拍了拍红袖的脸,调笑道:“生的这么美,若是不嫁,不知道有多少男子会怨恨本宫呢。再说了,你现在年纪轻这么说,到老了岂不是要恨我耽误了你?”

“娘娘!”红袖嗔瞪徐子归,欲再说些什么,被徐子归笑着打断。

“好了好了,本宫就是问问你的意思,你且先下去吧。”

红袖知道徐子归是怕自己想坐了,心里不舒坦这才将自己喊进来开导自己的。其实她与蓝香一块长大,如今看着蓝香有了好归宿,只会替她开心的,倒是没有想过嫉妒什么的。故而听徐子归这么说也只是笑着起身福礼,退了下去。(未完待续。)

ps:明儿徐子归又要见到柳良了脸红脸红,这次徐子归能想得到柳良与谁相像么脸红脸红,徐子归见到柳良是杀红了眼要提柳绿报仇还是慢慢算计呢?哈哈哈哈哈,快来猜猜。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