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香饽饽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4字数:4368

回宫之后徐子归自是将她与柳子衿在屋中的对话与莫子渊说了说,自然,徐子归自动隐去了柳子衿试探自己的那一段。【】毕竟重生这种事两人都经历过,对于莫子渊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可穿越,借尸还魂这样的事情确实很不容易让人接受。

末了,徐子归补充道:“我瞧着柳子衿确实不是个简单的,怕是季明月那样的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日后若是真的让她进了六皇子府上,她与季明月一联手,后果不堪设想。”

季明月与柳子衿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在帮莫城渊夺嫡最关键的时候是不能出现内讧的。况且两人且又都不是真心喜欢莫城渊,一个相当皇后,享受权利这种东西给自己的快感,一个是一心想当宠妃,溺水三千独饮一瓢。所以两人的利益几乎是不冲突的,届时两人一联手,莫城渊也不是一个蠢笨的,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他们三个的智商可是比三个臭皮匠要高上许多的。

莫子渊微微眯眼,嘴角微勾,直视着徐子归的眼神,做了个手势:“你的意思是……”一面说着,一面将右手手掌切向了左手手掌。

徐子归点头,叹气:“只能这样了。”

说罢,不欲再多说,便将蓝香招进来,对着莫子渊笑道:“六弟即将大婚,殿下看看礼单上的东西还有需要准备的么?”

莫子渊点头,从蓝香手中接过礼单大略的看了一眼便又交还给蓝香,对徐子归笑道:“你看着办就好。”

莫子渊与莫城渊关系本就是面子情,送的礼单只要没什么礼仪上的问题,让人揪不出错误来便好了。徐子归做事有分寸,他倒也不担心什么。

徐子归瞧着莫子渊不甚上心,便也就不再替这件事,与莫子渊去给太后请了安,回来便歇下了。

次日一早皇后便派了宫女过来传徐子归去凤栖宫。

在路上徐子归一面由着蓝香扶着跟着锦溪往前走,一面不动声色的打探道:“这么早母后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吩咐?”

徐子归每日晨昏定省几乎没有落下过。皇后若是有事何须特特派人来请她?直接等到她去请安时吩咐不就好了?

“没什么大事的,”锦溪瞧着徐子归略略有些紧张,忙安抚道:“六皇子娶亲与四皇子娶侧妃日子挨到了一起,娘娘想叫太子妃过去帮忙的。”

徐子归这才点头。心下放了心,笑着与锦溪说起了闲话。心里却在盘算着,莫清渊与徐子云的婚事着实急了些,从两人被捉奸到成婚不足半月的时间,如此着急。上京城中已经纷纷猜测起原因来,想着许是徐子云有了身子,再是等不起了,这才将婚礼提前了时间。一时间,徐子云与莫清渊的名声又坏了些许,与夺嫡来说,莫清渊作风不正,便成了劣势。试问哪个臣子愿意跟着一个作风不正的皇子?这也是她与莫子渊计划的一部分。

而莫清渊与莫城渊赶在了同一天,要在莫城渊成亲当天将柳子衿送进去,再当着众宾客的面前揭开柳子衿肚子里已经怀了皇嗣的这层面纱。坏了莫城渊的名声,让其也扣上一个作风不正的帽子,徐子归就必须要去六皇子府上。

“哟,太子妃真早啊。”德妃大老远就看到了徐子归,忍不住一手抚了抚头发,冷笑道:“本宫倒是第一次见太子妃来的这样早。”

在凤栖宫门口看到德妃,徐子归便猜到皇后将德妃与淑妃请了来。毕竟是人家儿子的婚事,若是不叫生母过来一起商议,便略显专权了。

“德娘娘。”

徐子归微微屈膝,行了一个晚辈礼之后。便不再理她,扶着蓝香的手进了正殿。左右她的位分比德妃高,不开心看她便先走开也不为过,况且她也行了晚辈礼。在礼仪上叫人挑不出错来就是了。

不过进了正殿倒是吃惊,没想到莫乐渊与淑妃来的这么早。

“母后。”徐子归给皇后福了礼,又屈膝给淑妃行了晚辈礼。淑妃才似笑非笑道:“今儿倒是巧了,德妹妹竟然与太子妃一同过来。”

言外之意倒像是两人一起过来肯定不会这么巧,一定是商量好了,达成了什么共识一般。企图调拨徐子归与皇后的关系。

皇后淡淡憋了一眼企图调拨关系的淑妃,不屑地冷笑一声,也不理她,直接对徐子归招手笑道:“归儿,到母后这儿来坐。”

徐子归点头,见皇后不理淑妃,便也就无视了淑妃,笑盈盈的走到了皇后身边坐下,笑道:“母后将儿媳喊来有什么吩咐?”

“也没什么,”皇后携了徐子归的手,又环视了其他人,笑道:“老四与小六即将大婚,这俩兄弟平日里要好不说,没想到日子都沿到了一起,这几天着实有些繁忙,本宫想着有你能帮衬一二便是极好的了。”

说罢,又笑道:“届时老四与小六大婚,本宫与你两位娘娘不便出宫,还需要拖了你与安阳替本宫出宫坐镇才是,将安阳叫来也是要你们两人商量一番,哪个去清儿那边,哪个去城儿那边。”

这还真的挺难选的。莫清渊娶侧妃,身为莫清渊的胞妹,莫意渊势必要过去的。莫意渊心眼极多,又极爱给莫乐渊下套,而且每次还都成功了,徐子归着实有些不放心让莫乐渊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莫意渊。可是莫清渊毕竟是去娶侧妃,而莫城渊娶得却是正妃,而那个正妃又是长公主的嫡女,虽说这个侧妃是自己妹妹,可是嫁夫随夫,徐子归早已成了莫家人,为了彰显皇家对六皇子妃的重视,身为太子妃的徐子归自然是要去六皇子府上的。再说,又有徐子归与柳子衿达成的协议,那天还要两人配合着帮着柳子衿顺利送到六皇子府的,这于情于理的,徐子归去六皇子府还是更合适的。

“这自然是嫂嫂去六哥府上坐镇了,毕竟六哥是娶正妃嘛。”莫乐渊倒是没有徐子归那么多忧虑,毕竟她已经忘了还有莫意渊这一号人物了,这个时候只是兴奋那天要看莫城渊出丑,到忘记了自己可能会遇到的麻烦。

其实皇后这么问也是走个过场。在她心里边也是觉得徐子归该去莫城渊府上的,毕竟莫城渊娶得是正妃,即便皇后再不喜临海长公主一家,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淑妃却是不乐意起来:“太子妃是云儿的妹妹。这于情,太子妃该去给妹妹送亲才是的。”

淑妃还是很满意徐子云这个儿媳妇的。她自己还要仗着右相支持,邵清媛身为右相最疼宠的嫡孙女,淑妃自然没办法在邵清媛面前摆正牌婆婆的谱儿,而郑嘉颖则是蠢得不行。对于莫清渊的大业别说是帮忙了,只要她不帮倒忙大家都已经谢天谢地了。这么蠢得人还偏偏占了正室的位置,淑妃自然也看她不顺眼的。而徐子云却不一样,徐子云虽是太子妃庶妹,可毕竟是个庶女,出身不高,脑子又灵光,淑妃即能在徐子云面前摆出一副正牌婆婆的谱儿,徐子云还能分宠,也省的邵清媛几乎独宠。故而。对于这个儿媳,淑妃别提有多满意了。

淑妃如此满意这个儿媳妇,自然是想尽办法要给徐子云长脸的,徐子归身为太子妃,若是亲自回府送徐子云出嫁,那岂不是长脸?可现在偏偏有多出了莫城渊那一对,偏偏莫城渊又是娶正妃,知道自己争不过,只好无理取闹起来。

“太子妃自来与云儿交好,作为长姐。妹妹出嫁难道不应该去送送妹妹么?”

德妃冷笑:“嫁夫随夫,太子妃已经是莫家妇了,自然要以夫为天,城儿要娶正妃。太子妃自然是要去观礼的。”

德妃虽是皇上登基之后才进宫的,当年的事情也是打探的一清二楚,知道临海长公主当年的心上人是如今风廷大将军,也知道当年若不是为了皇上,两人如今早就成了一段良缘。风廷是谁?是手握一半兵权的重臣,若是念着往日旧情真的愿意站在临海长公主一派。不就是相当于站在六皇子这一派了么。

在德妃心中,临海长公主与魏王只是想让女儿做皇后才会费尽心思将女儿嫁进皇宫,所以才想当然的认为临海长公主会帮着拉拢重臣支持莫城渊。却不知道魏王的野心有多大,更不知道季明月小小年纪便以武则天做榜样,企图成为第二个武则天。

所以季明月便相当于是她与莫城渊的祖宗,两人都要供着她的。一时间,徐子归倒成了香饽饽,让平日里两个想要找她麻烦的人争来争去的。

徐子归无奈摇了摇头,朝皇后看去,皇后自然知道徐子归的无奈,虽然很不想让德妃如愿,可比起德妃来,淑妃显得更讨厌些,皇后心里便也就平衡了许多,故而淡淡开口:“好了不要吵了,归儿若是去老四府上而不去小六府上,皇家的颜面何在?规矩何在?淑妃是想让天下人耻笑皇家不懂礼仪么?”

这个罪名却是大了些,吓得淑妃连忙跪在地上连说不敢。皇后也不让她起来,只冷笑道:“你无视祖规,本宫便罚你闭门思过六天,抄女诫一百遍。”

正好六天后是莫清渊成亲那日,淑妃就连求情都没了借口。

皇后罚了淑妃言外之意便是同意了徐子归去莫城渊府上观礼,德妃不由得意一笑,对着跪在地上的淑妃得意的笑道:“姐姐还不回宫么?妹妹身上有些不适,就不在这儿陪皇后跟淑姐姐了。”

说着,秀秀气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微微福了礼,便扶着宫女的手退了下去。淑妃跪在地上看着德妃的背影暗暗骂了句贱人,也福礼告退了。

两人退下之后,徐子归才对皇后使眼色,示意自己有事要说。皇后见状,便挥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徐子归这才说道:“娘娘,柳子衿怀了身子。”

“谁?”

皇后挑眉,一时间不知道徐子归说的是谁。毕竟柳子衿与莫城渊的事情皇后是不知道的。

皇后一问,徐子归与莫乐渊两人才恍然大悟的想起来,皇后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柳子衿这样的一号人物,徐子归逐解释道:“柳员外的女儿,六弟的红颜知己。”

“柳员外?”皇后皱眉:“哪个柳员外?”

“徐子云的姨娘不是柳家人么,这柳员外是徐子云的叔叔”莫乐渊见皇后还是懵懵懂懂的,着急的解释:“柳子衿是徐子云的表姐。”

皇后虽还不知道这柳员外是谁,却也知道这柳子衿与徐子云是有关系的,逐皱眉问道:“有了身子?是谁的?老四的?怎么成了小六的红颜知己?”

皇后以为徐子归与自己说这些,是想要调拨莫清渊与莫城渊的关系,其实两人关系本身就不好,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再一同争抢一个女人便一定露出风声去,到时候整个上京城都等着看好戏了。

徐子云是四皇子一派的,柳府也是支持莫清渊的,故而皇后想当然的就将柳子衿与莫清渊联系上了。

徐子归却是摇了摇头,对着皇后神秘一笑:“与四弟无关,孩子是六弟的。”

皇后眼皮一跳:“什么意思?什么叫与老四无关?”

难道不是两人争抢一个女人?皇后疑惑,看着徐子归与莫乐渊两人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不由嗔瞪了两人一眼,捏着徐子归的鼻子嗔道:“坏孩子,还不赶紧跟母后说说。”

徐子归这才笑着求饶,将柳子衿与莫城渊的事情说了说:“……柳员外想要将女儿嫁给六皇子,柳府众人是都知道的,而且柳子衿的胞兄也是替六弟做事的。”

柳家宗室、徐子云姨娘的嫡兄的嫡长子、当年的榜眼柳卿权可是在替莫清渊做事的。

徐子归这么一说,皇后瞬间了然:“柳家人想脚踏两只船?”

说罢,冷笑道:“这柳家人胃口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个福气了……对了,柳子衿有孕小六可知道?季明月可知道?”

“都不知道,”徐子归摇头,与莫乐渊对视一眼,将上次两人出宫见了柳子衿的事情与皇后说了说:“上次儿媳跟乐儿随殿下出宫,便是去见了柳子衿。”

说罢,便将她想保住那个孩子,与柳子衿达成共识的事情与皇后说了说:“……届时六弟大婚,儿媳便送六弟一份大礼,咱们皇家子嗣岂能流落在外受委屈?”

柳子衿是现代人穿过来的灵魂,自然不知道名声对于古人来说有多重要。而皇后也想到柳姑娘毕竟只是个员外的女儿,一心想着支持六弟,却不知道名声坏了对一个皇子来说多么重要,所以听了徐子归的话,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徐子归的鼻尖:“就你鬼主意多。”

徐子归却是正了神色:“母后,柳子衿这人不简单。”(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