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失心疯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5字数:4079

若不然是真的怕柳子衿与她肚中的孩子会有什么危险,莫城渊决然不会用这般卑微的语气与徐子归说话的,如今这般,心里早已将徐子归恨上了,只想着日后有了机会一定也要徐子归跪在自己面前用这般卑微的语气求自己!

徐子归又何尝不知道莫城渊心里想的什么?只是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罢了!况且,若是不进宫去找太医怎么能让皇上皇后与太后知道?他们不知道,这出戏还怎么唱?逐冷哼一声,坚定开口:“事关皇嗣问题,岂能儿戏?月容!拿了我的名帖,速速进宫请太医过来给这位姑娘瞧病!”

月容屈膝应是,不给莫城渊再拒绝的机会,立马转身按着吩咐去了。【全文字阅读】

柳子衿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抬头去打量徐子归眼中的神色,却发现在她眼里什么都瞧不出来,不由握紧了双手,心里有些忐忑,徐子归这么做,到底是在保住自己?还是自己上了徐子归的当?

徐子归感觉到柳子衿打量的神色,朝柳子衿瞧过去,柳子衿见徐子归瞧过来,一惊,连忙将头低下去。

见柳子衿这么慌乱的模样,徐子归嘴唇微勾,眯了眯眼:“既是柳姑娘说自己有身孕,本宫也不能苛待了你,蓝香,去将柳姑娘扶上座位。”

说罢,又转头对着莫城渊语重心长的教育起来:“六弟,不是嫂嫂说你,你确实不该这般菩萨心肠。今儿是你大喜的日子,若是为了这事上了你与明月的感情可如何是好?”

言外之意就是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所生的庶子耽误了嫡子的诞生,确实有些不值当了。毕竟生一窝子的庶子,也不如一个嫡子惯用。

莫城渊冷笑,徐子归这不就是在便想的讽刺他一个庶子还想着与嫡子夺皇位么?不就是想让自己生气口不择言后再抓住自己的把柄么,呵,他还偏就不让她如愿了。

“嫂嫂说的有理,只是衿儿有了身子,便是咱们皇家的子嗣。如今灏字辈的孩子本就单薄,多个孩子也是给以后嫂嫂的孩子做个伴不是。弟弟向来以慈悲为怀,到底做不来嫂嫂的心狠手辣。”

言外之意就是你自己生不出孩子来,就嫉妒别人有孩子。还想把一个无辜的孩子给打死,真真是丧尽天良铁石心肠!

只是可怜他忘了徐子归本身就不按照套路出牌,不该按着正常人的思维去考虑徐子归的言外之意。故而,莫城渊这番话说下来之后,原是想着看徐子归百口莫辩。被按上一个铁石心肠善妒的名号的,结果却见徐子归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面色无比淡定。

“你的孩子生出来也是为了给你日后的嫡子做伴的,况且今儿你迎娶明月却为了一个外室驳了明月的脸面,你是在像父皇抗议不满这桩婚事么!”

季明月与莫城渊是皇上亲自指的婚,如今莫城渊这般不给季明月颜面,确实有些像是不满这桩婚事的意思,如此一来,传到皇上耳边,皇上便不得不多想。莫城渊是不满意自己给他指婚。皇上本就多疑,这会子若是这么想,想来就要阴谋论了,不满意自己的指婚,是不是也不满意自己其他的地方?难不成是想要取而代之?这样一来,若是皇上有了疑心,那莫城渊也就算是废了。再说了,人家的孩子自然是自己的孩子来作伴,哪里用得到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之子去给太子的嫡子作伴的,凭他也配。

莫城渊愤恨的瞪着徐子归。他着实没想到徐子归一开口就说这样的话。如今他还能说什么?若是再护着柳子衿就真的是如徐子归所说的那样了。故而,只好强压下心中的愤恨,面色平静道:“嫂嫂说的是,是弟弟想左了。”

徐子归勾了勾嘴角。不再理他,端起茶杯一面吃着茶一面耐心等着太医过来。而喜娘则是躲在门帘处往里面看,似乎想要打探清楚里面的情形,面上则是一派着急的情形。莫城渊本就被徐子归气的我了一肚子火,看到喜娘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后,索性将气撒在喜娘身上。上前拽着喜娘的耳朵就将她甩了出来。

“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后作甚!”

“六……六爷……”喜娘见自己被发现了,不由浑身颤抖地着求饶:“六爷饶命。六爷饶命。是全福夫人派奴婢来的。”

全福夫人是新娘子结婚时请的父母俱在,子女平安,丈夫官运亨达的诰命夫人,替新娘子开脸,做礼拜,说祝福语,将新娘子从娘家送到夫家的夫人。季明月请的全福夫人是风廷将军的妻子,李氏。莫城渊多少是要给风夫人一些薄面的,故而平息了怒火,瓮声瓮气道:“夫人派你过来作甚!”

说罢,觉得不解气,又踹了喜娘一脚:“既是全福夫人派你来的,你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帘后作甚!”

喜娘逐又求饶了一番,才又说道:“全福夫人要奴婢过来跟六爷说,再不闹洞房,怕是要过了吉时了。”

其实喜娘说的闹洞房是指的挑囍帕喝交杯酒一类的礼仪问题,并不是说真的闹,只有行了这些礼,这个婚礼才算完全,那时新郎到前院招待宾客,新娘便可以老老实实待在房中等着丈夫归来就是了。

可如今正在气头上的莫城渊却是会错了意,一脚朝喜娘踹出去,硬生生将喜娘踹出去近半米。

“爷的洞房也是你们这些人想闹就闹得?不自量力!”

说罢,又要踹过去,莫子渊才似是震怒一般,一拍桌子,呵斥道:“放肆!”

说着,对一旁的家丁小厮呵道:“都是死人么!没看到你们主子发疯么,还不赶紧将他扶去新房!”

闹洞房是宾客们对新人们最真挚的祝福,而喜娘虽然只是从民间找来的,却在这一天承担了新人们所有的喜庆,是整个礼堂上最尊贵的人,而莫城渊却这样对待喜娘,又那样口出狂言,真真是寒了众人的心。况且过来参加莫城渊婚礼的大多都是六皇子一派的人,如今听莫城渊说她们这些人没有资格去闹他的洞房,那岂不是将她们当奴才一般看待?

这些夫人小姐们本就是从小娇贵着长大的。最是受不得一点辱骂的,如今莫城渊闹出这一出,先是因着外室将新娘放在新房里不管不问,这外室的事情还没解决完。就又是辱骂殴打喜娘,而惹出这样的事情的莫城渊却只知道发火,而这些残局却是要让他一直想取而代之想除掉的哥哥给收拾,这样没有担当没有责任的人,真的值得他们堵上全家的性命去追捧么?

全福夫人从小丫鬟那儿听来了前院的消息之后。眼神暗了暗,咬了咬下唇,终是没有说什么。而即明月听到来人的汇报,若不是因着屋里还有他人,真相气的将盖头掀了冲到前院与莫城渊厮杀一番!这样没有脑子的人,怎么夺嫡!

而莫城渊那边却依旧是惨不忍睹,莫子渊自粘起来说了那样一句话,莫城渊非但没有清醒过来,却更是糊涂,只以为他们联合起来想要将他骗走。好对柳子衿做什么,不由指着莫子渊骂道:“你休想!休想将我骗走!”

说着,又指了指徐子归,冷笑道:“你们不就是嫉妒爷有了子嗣么,想要趁着爷走了之后对衿儿做什么!你们休想!”

说罢,上前将柳子衿扶起来,深情的看着她,似是在承诺:“衿儿,你放心,有爷在。他们不敢动你一根指头的。”

而柳子衿现在确实有点绝望了,本来她只是想在这样的日子凭借孩子进六皇子府,顺便给正室添些堵的,这才答应了徐子归的提议。却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没想自己只是自作主张的晚来一会儿,却让徐子归与莫子渊在短时间内想到了对付莫城渊的办法。

所以自己终究是斗不过这个女人么?

不!她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角!她徐子归算什么!

柳子衿内心几乎是要歇斯底里了,手紧紧握成拳,指甲快要陷阱肉里去了,面上却依旧是刚刚那副悲伤欲泣的模样。红着眼眶劝着莫城渊:“爷,您还是先去洞房吧,千万别为了奴家伤了您与娘娘的感情。”

莫城渊这时候却觉得季明月派人过来催自己过去是只想着自己,全然不顾别人死活的,而柳子衿如今为着大局着想,不怕自己走后她有多危险,也要将自己劝去洞房,着实是识大体的,于是脑袋一短路,一根筋的走了下去。

“比起你肚子里的孩子,她算得了什么?”说着,将手放在柳子衿的肚子上,表情都温柔了下来:“衿儿,这是我们的孩子。”

柳子衿面上也是一派温柔,温婉娇羞的低垂着脑袋,轻轻地嗯了一声,心里却是在咆哮:“你个白痴你赶紧给老娘滚去洞房!”

徐子归与莫子渊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算计,不由双方快速撇开头,就怕一会儿两人忍不住再笑出来,这莫城渊这么傻得一个白痴,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还是只要一碰上柳子衿的事情就傻了不成?一时间徐子归倒有些同情起季明月来,自己嫁的丈夫,在新婚当天就为了别人而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不说,还让那个女人在她进门之前就怀了孩子,这得多不尊重她这个正室?

徐子归眼神闪了闪,一拍桌子也站了起来:“放肆!这般与你大哥说话,你规矩都学到哪儿去了!”

莫城渊却是冷哼:“你算老几,爷们说话也岂是你能插话的?”

“放肆!”莫子渊眼睛微眯,声音越来越平稳,意味着他是真的生气了:“这么与兄嫂说话,你规矩都学到哪里了?”

说着,指了指柳子衿,冷哼:“为着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将新娘放任新房不管,误了吉时我看你怎么与皇姑母交代!”

莫子渊一提临海长公主,莫城渊一个激灵,似是才彻底醒过来一般。他日后还需要仰仗季明月的母家,可他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可能天要亡莫城渊吧,就在莫城渊深吸一口气,正打算道歉说一句刚刚自己是得了失心疯才那般时,结果月容就带着太医从太医院过来了。

“娘娘,徐医政来了。”

徐子归点头,徐医政才上前福礼:“老臣见过太子,太子妃娘娘。”

说罢,又转身对莫城渊几个行礼:“见过六爷、七爷、各位公主。”

莫子渊点头,淡淡说了句:“有礼了。”便指了指柳子衿,淡声说道:“徐医政,替这位姑娘诊治罢。”

徐医政点头,柳子衿却有些害怕了,她现在有些害怕皇家的人指使了徐医政,要他一口咬定自己肚中没有孩子,届时她便百口莫辩了,而皇家要要她性命,一尸两命便轻而易举了。

柳子衿一面躲着,一面看向徐子归,想从她脸上看出些端倪来,却可恨那张脸却像张面具一般,看不出一丝端倪来。

见柳子衿这般害怕,徐子归轻叹一声,到底是与自己来自一个地方,终究有些不忍心看她这般,这才似是安慰般对她淡淡点了点头,叹道:“柳姑娘无需害怕,徐医政是来给柳姑娘诊治的。”

不是来要你的命的。后面这句话徐子归不便说,可她相信,依照柳子衿的聪明,也一定能听出来。

果然,柳子衿听了徐子归的话,才微微放松下来,试探性的向徐子归眼中看过去,见徐子归微微想自己点头,眼里也全是安慰,这才放下心来,想到上次徐子归来找自己,想来也是日后还有与自己合作的事情,这才想要留自己一命的。

这般想着,这才放松下来,任由太医给自己把其脉来。

柳子衿只以为自己对徐子归还有些利用价值,徐子归才想着留自己一命的,却不知道,徐子归本身有一个除掉自己这个祸患的可能,却因为一时心软,放了她一命,却也因为这一时的不忍,到了后来险些惹出不可收拾的残局来。(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