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故事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7字数:4235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今儿个莫城渊也去了东大街?”回到东宫,徐子归便将屋里伺候的人赶了出去,皱眉看着莫子渊:“刚刚进慈宁宫看到莫城渊的背影,我有一瞬间感觉那人有些像柳良……”

“小六跟柳良?”莫子渊挑眉,又轻笑:“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怎么会相像?你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虽是这么说,莫子渊心里也在努力拼凑着莫城渊跟柳良的样子,想着从两人身上找到共同点,可却始终找不到共同点:“不会是两人在一起呆的时间久了所以有些像吧?”

徐子归却皱着眉没有理莫子渊,莫子渊低眸看了眼沉思的徐子归,轻轻唤了一声:“归儿?”

徐子归才似是回神,皱眉看着莫子渊,突然闻到:“你说,柳良为什么这么卖力的帮着莫城渊?他既然对柳绿有心,应该自从柳绿死后便跟莫城渊决裂或者面和心不和了……可两人似是一点嫌隙都没有,莫城渊看上去也是很信任柳良,似是很自信柳良不会背叛自己呢。难不成就凭着柳家把身家性命堵给了他?可是柳家这样的墙头草我就不信莫城渊看不出来季明月难不成看不出来?还是,只因为柳良时柳子衿的哥哥?”

因为柳良是柳子衿的哥哥,所以莫城渊坚信他为了妹妹也不会背叛自己,而柳良着实是个好哥哥,所以为了妹妹的幸福,不会对莫城渊有二心。所以,是这样么?

莫子渊却是冷笑:“你瞧着柳良是那种好哥哥?”

徐子归点头,抬眼看了看莫子渊,沉声道:“看着像是重情重义的人。”

说罢,歪着头看莫子渊,叹道:“虽然我是恨柳良。可比起来我更恨我自己,如果当时我早点发现,或者不那么自信柳绿会自己过来跟我坦白,而是我早一点问清楚整件事情。阻止柳绿一片真心错付,也许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了。”

莫子渊揉了揉徐子归头,叹气让她别多想:“……也不算是一腔深情错付,听你说的,柳良似是对柳绿有些真感情的。”

徐子归点头。心绪仍是不佳,莫子渊又细细安慰了半晌,两人才熄灯睡下。

次日一早莫子渊早起上朝时,本不欲吵醒徐子归,谁知徐子归心里装着事情,睡得一直不是很踏实,莫子渊一动,徐子归便醒了过来。

“再多睡会儿吧,时间还早。”

徐子归点头,睡眼蒙眬的看着莫子渊。勾了勾嘴角,笑道:“你与小五不愧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单看背影,我倒是差点把你当成小五了,以为是小五来了,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莫子渊笑着瞪了徐子归一眼,打趣道:“躺在爷的床上竟然还想着别的男人,看爷回来怎么罚你。”

说罢,还暧昧的朝徐子归眨了眨眼睛。徐子归脸微微一红,用被子蒙住了头,闷声道:“你快些走罢,省的一会子迟了。”

莫子渊笑着“嗯”了一声。穿戴整齐后,将徐子归蒙在头上的被子拉下来,笑道:“也不怕憋出病来。”

说罢,俯身在徐子归额头上一吻,才起身离去。

虽说徐子归不甚在意的一句话莫子渊当时也只是当成笑话听了听,可在朝堂上看见莫城渊之后。莫子渊却是微微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疑虑。

兄弟?一母同胞?

他与莫琛渊相像,到底是因为两人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可莫城渊跟柳良又是什么原因才能有半分的相似呢?

其实柳良与莫城渊并不是很像,而且要不是徐子归多次提起才让莫子渊心里有了些暗示,才看出两人稍微相似来,之前莫子渊是完全没有感觉出来的。

只是在感觉到两人相似以后,今儿个看到莫城渊之后,莫子渊确实也险些将他当成了柳良。

难不成是昨儿晚上没休息好?莫子渊眯了眯眼睛,正欲深思,就被刚刚赶来的徐子瑜打断了思维。

“殿下大清早的站在这儿愣着作甚?”

莫子渊回头,憋了徐子瑜一眼,细细打量起他来。徐子瑜被莫子渊打量的发毛,微微挑眉,用手护在胸前,上下打量着莫子渊:“你做什么?”

“你与瑾哥儿不是很像。”

这是莫子渊打量了徐子瑜半天之后得出的结论。

徐子瑜充满疑虑的上下来回打量了莫子渊几番,才不可思议的开口:“你没事吧?”

“这也就是说亲兄弟不一定相像?”莫子渊却是不理他,只顾着自言自语,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呼之欲出一般:“可分明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偶尔给人一种是同一个人的关系呢?”

莫子渊一走,徐子归打算将早上险些将莫子渊当成莫琛渊的事情抛之脑后,再迷糊一会儿的,可却怎么也没了睡意,逐派人将莫乐渊从被窝里挖了出来,与她一起想这个导致她一夜没好好睡觉的问题。

“你说我大哥跟瑾哥儿明明是兄弟两个,为什么不太像呢?相反两个没有关系的两个人却总给人一种相像的感觉。”

“我怎么知道。”

这个问题徐子瑜不知道,莫乐渊也不清楚。很是无奈的白了徐子归一眼之后,莫乐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你大清早派人将我挖过来就是让我来听你说这么无聊的问题的么?”

徐子归淡淡的憋了莫乐渊一眼,继续说道:“仔细想了想,大哥与瑾哥儿确实不太像。最起码我从来没有将两人认错过。”

莫乐渊无奈白眼:“你这几天魔怔了不成?徐大哥跟徐小弟两个人都是你的至亲,你自然不会认错,今儿早上你险些将大哥当成五哥,不过也是睡迷糊了罢了。”

徐子归却是执着摇头:“我认为问题不在这儿。”

莫乐渊认同点头:“是不在这儿,你忽略了徐大哥跟徐小弟的年龄差问题,两人不管年纪还是身量都相差很大,所以不是很像。我大哥与五哥年纪相当,身量相当,单看背影会被认错很正常。”

徐子归不否认的点头:“那柳良呢?他与六皇子呢?”

莫乐渊无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徐子归摇头:“我总感觉这是一条线索,我们得抓住这条线索。”

“什么线索?”莫乐渊皱眉:“也许只是巧合呢。你与柳子衿还神似呢。”

“我与柳子衿只是给人的感觉差不错,长相却是天差地别,就连气场都不一样,可是柳良跟莫城渊不一样。”徐子归同样皱眉看着莫乐渊:“柳良为什么要帮着莫城渊?明明他对柳绿是有感情的。柳绿的死应该让柳良金盆洗手以后不再掺和这件事才是,怎么柳良还是在替莫城渊做事?而且,柳家人宁愿让嫡子长孙去做间谍冒险,也要让柳良直接替莫城渊做事,这是为什么?难不成柳良在柳家的分量要比柳卿权在柳家的分量中?”

莫清渊虽是很相信柳卿权。可若是柳家真的要放弃莫清渊保莫城渊,而柳卿权真的是柳家派过去的间谍,那么这个间谍也是有一定危险的,若是被多疑的莫清渊发现了,那柳家该怎么办?难道说要弃了柳卿权,直接撇清关系?

当然,这样是保住柳家最好的办法。可是若是这样随时都可能被抛弃的棋子,不是应该柳良这样的旁支来做才更好?柳良的办事能力一点都不比柳卿权差,若是让柳良去做间谍,若是被发现了。这样,他们柳家宗室嫡子能保的住,也不至于有太大的损失。怎么反而柳家在这件事这么糊涂呢?

听了徐子归的话,莫乐渊这才从哈欠中爬出来,瞪着眼睛看着徐子归,眼里闪着疑虑:“所以说,柳家人是真的糊涂了,还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Y谋?”

徐子归微微皱眉,沉思片刻后,起身顺势将莫乐渊拉起来:“出宫。我要再见一见柳良。”

“别天真了你,”莫乐渊叹气,拉住徐子归的手,无奈道:“你觉得你见了柳良会有什么收获么?他会告诉你一切么?”

“自然不会。”徐子归摇头冷笑:“我本就没指望能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

“那你还白费力气去见他作甚?”

徐子归眯了眯眼,冷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去找他的漏D。”

莫乐渊看了徐子归半晌,最后妥协叹气:“罢了,你再等几日,再过几日圆哥儿满月你也好光明正大的出宫。”

徐子归点头。也妥协道:“也罢,也不急这一时,左右有小五去查。”

见徐子归不再执着出宫,莫乐渊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莫乐渊又想起了幼时的故事,抓着徐子归的胳膊的手微微有些紧,低低呢喃道:“毕竟身为太子妃整日惦记着出宫毕竟是不太好的。”

徐子归疑惑,看了看莫乐渊,拍了拍那只紧紧抓着的手,问道:“你怎么了?”

莫乐渊却是摇了摇头,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做了下去,端起茶杯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

当年盛康皇帝跟延安皇后的事情除了太后大家都是一知半解,虽说从霆康帝开始就已经下了禁令谁不许再说半句,当初参与到此事的丫鬟太监也都全都赐死,只是大家不知道的事,当初陪着太后去开导延安皇后的李嬷嬷,在殿外目睹了整个经过。而且身为太后的心腹,李嬷嬷对于当时延安皇后的事情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莫乐渊幼时皇后曾生过一次怪病,那个时候程妃在一旁侍疾,也没有闲空来看管她,太后年纪其年幼,便将她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过一段时间。

毕竟太后已经年老,她又正当年幼最是闹腾,陪着她的大多数都是李嬷嬷。那个时候她总缠着李嬷嬷带她出去玩,李嬷嬷便吓唬她,说曾经一位妃子因为贪玩整日出宫被皇上赐死。那个时候她确实是害怕极了,也怕被父皇赐死,再不敢吵着闹着要出宫。

李嬷嬷总算松了一口气,可她却又缠着李嬷嬷吵着闹着问那位皇帝为什么要赐死那位妃子。

兴许是觉得莫乐渊年幼不记事,也兴许是憋在心里太久了,想找个人来发泄一番,李嬷嬷便将那件事编成故事讲给莫乐渊听。最后还嘱咐莫乐渊千万不要讲给别人听,还吓唬她如果讲出去了,她们都会像那个妃子一样。

莫乐渊倒也乖觉,从小在宫中长大,虽平日顽劣了许多,虽说年纪小些,却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那件事倒是没再对别人讲过。后来偶尔夜里睡醒,偷听到父皇母后的对话,听了一耳朵的盛康帝与延安皇后,睡眼蒙眬的她那个时候竟然想起了李嬷嬷给她讲的故事。再后来慢慢长大,偷听多了宫里人的悄悄话,心里便有了大胆的猜测,直到有一日,她憋不住心里的疑惑跑到李嬷嬷跟前,问出了心里多年的疑惑,李嬷嬷那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捂住了她的嘴。

“我的小祖宗,这样的话万不可以再对其他人讲了,知道么?”

小小的莫乐渊懵懂点头后,李嬷嬷才哀哀的叹了一口气,叹道:“延安皇后是极规矩的人,只是生性顽劣了些,向往着自由与平民百姓的生活,奈何却嫁进了帝王家。”

李嬷嬷当时说的延安皇后与如今的徐子归太像了,虽说都是极规矩的人,却总是渴望自由,羡慕平民百姓的生活,最终却因着爱嫁进了帝王家。延安皇后的死是一个警钟,虽说这里面有当时盛康祖爷的糊涂,难道延安皇后就没有错了么?若是当时她不那么倔强,哪怕稍稍解释一番,稍稍低一下头,最后也不会与盛康帝走到无法挽留的地步。

“你到底怎么了?”

见莫乐渊一直在抖,徐子归皱眉摸了摸莫乐渊的额头,低声道:“没有发烧啊?哪里不舒服?生病了么?”

“归儿,”莫乐渊颤抖着抓着徐子归的手,叹道:“我没事,只是突然想起小时候李嬷嬷给我讲了个故事,有些害怕罢了。”

盛康帝跟延安皇后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少些为好,毕竟当年下了死令不许有人再探讨此事,若是事过两代人,又被人提起,那个传播出来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她不能让李嬷嬷有事。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