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临盆(一)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9字数:4051

“放心好了,”莫子渊点头:“小五亲自送她回的府,现在应该到府上了。【】(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徐子归这才放心点头:“小五有心了。”

莫琛渊能亲自将徐子若送回府上,说明他是真心想要求娶徐子若,而不是仅仅为了某种原因利用了徐子若,不然他完全可以派个信得过的人将徐子若送回家不是。

莫子渊笑了笑,握着徐子归的手没再说话。

回宫之后,徐子归便开始挨着吩咐,先是悄声吩咐了月容月溪两个:“月容月溪,今儿个你们便四处瞧瞧咱们府上是否有可疑的的人。”

待到两人应是退下之后,才又开始吩咐别人:“兰妈妈与万嬷嬷这几日多注意些,好好防范着,别让内奸钻了空子。”

二人齐声应是,也都纷纷退了下去,徐子归又说道:“今儿开始你们几个好好守门,除了你们几个大的,没有本宫的允许,谁都不能随意进内室。”

蓝香几个齐声应是,徐子归才又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本宫与殿下,还有你们自己的吃食里都要多加小心,莫让人得逞。”

红袖应是之后,看着众人都领命而去,徐子归才稍稍呼了一口气,这些日子太过放松了,真真是连最基本的防御能力都没有了。

如此这般警惕的过了一段时间,果然就出现了问题,比如真的偶尔在吃食里发现了毒,比如揪出了三个吃里扒外的宫女,索性这些宫女都是当时莫子渊成亲时其他宫里的娘娘送的,徐子归与她们并无交集,也不寒心,只是按着规矩将她们三个处置了,只是月容月溪那边一直迟迟都没有消息。

其实也不算是没有消息,徐子归吩咐让她们四处扫荡的当天她们就发现了三个黑衣人时不时的出现在东宫正殿寝室附近,徐子归为了不打草惊蛇,并没有让两人当场将她们抓住。而是让她们随时监视着他们,看看他们是谁的人,可是两人除了见过三个黑衣人与另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见过以外,倒是没再见过他们与任何人有什么交集。

莫子渊也派了人去查了他们的出处。也是一直迟迟没有消息。连莫子渊的人都没有消息,可以想象敌方有多么的狡猾。

“会不会是外族?”转眼已经过去了四五个月,可是那些人还是没有下落,徐子归不由有些惆怅:“这些日子你与凤九卿联系过么?是不是他的人?”

莫子渊摇头:“若是他的人,怎么会在咱们府上出现?凤九这个人野心虽然大。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英利皇上病重,眼看就快不行了,这个时候正是英利皇族夺嫡最激烈的时候,凤九能从里面脱颖而出少不了我与父皇的暗中支持。再者,即便他果真野心大了,也不会是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内患犹重,他怎么顾得上外敌?”

徐子归点头,无奈道:“一点线索都没有么?那戴面具的黑衣人就这么神秘?怎么连你都找不到人?”

不管是这一世的爱恋还是上一世的仇敌。在徐子归心里,莫子渊向来是无所不能的,这会子却是连莫子渊都没有头绪的人,徐子归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莫子渊深深的看了徐子归一眼,叹气,摸了摸徐子归的脑袋,低声问道:“怕不怕?”

徐子归摇头:“不怕。”

这句话倒是真的,毕竟跟莫子渊在一起她便觉得很安心,倒没有什么害怕不害怕的。再说,那人厉害。不也照样没有发现莫子渊派去监视的人么?他们不过是一时没有头绪罢了,待到把那层关系理清楚了,便是他们反击的时候了。

莫子渊笑着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并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只不过他还没有联系起来,不便告诉徐子归,让徐子归与自己一起担心,这才闭口不提的。

“娘娘,”恰在此时。盼香的在门外通报:“娘娘,四皇子府消息。”

一听是莫清渊府上的消息,徐子归与莫子渊对视一眼,两人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整理一番衣襟,唤道:“进来。”

“殿下,娘娘,”盼香从外面打帘进来,对着两人福了福礼,说道:“邵侧妃有动静了,似是要临盆了,皇后娘娘刚刚派了人过来让您与安阳公主过去看看。”

“不是还有一周么?”徐子归皱眉,她是长嫂,弟妹临产,她自然是要去坐镇的:“怎么今儿临盆了?”

盼香摇头:“奴婢不知,似是皇后娘娘的意思就是要娘娘过去瞧瞧邵侧妃为何会突然临产。”

徐子归点头,对盼香说了一句:“更衣。”便任由着盼香几个捯饬,一面对莫子渊说道:“父皇那边应该得了消息,毕竟是皇家第一个孩子,父皇与皇祖母定然是看重的,臣妾去四弟府上瞧瞧,殿下是与臣妾一起还是去父皇那儿?”

“去父皇那儿吧,”莫子渊微微皱了皱眉,说道:“等着父皇安排。”

徐子归点头,与莫子渊缤纷两路去了四皇子府。

“不是离临盆还有七天左右么?怎么今儿晚上临盆了?”徐子归与莫乐渊一进四皇子府,便开始询问情况:“你们是怎么照顾测妃娘娘的?”

“大嫂对弟弟可真真是关怀备至。”守在邵清媛门口的莫清渊见到徐子归,不由冷笑讽刺道:“百忙之中都能记得来臣弟府上照看临盆妻妾。”

徐子归看到守在门口候着冷眼看着自己的莫清渊微微有些愣怔,突然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前世今生了。上一世邵清媛临产时,邵清媛使计陷害自己,也是提前生下了皇孙,那个时候自己拼命解释,可莫清渊却是无论无何都不相信自己没有害人之心,一直冷笑着看着自己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却是一脚踹开,那一脚与其说是踹在自己身上还不如说是踹在了自己心上。

虽说这一世改变了许多,可也有许多与上一世一模一样,比如邵清媛还是第一个诞下皇孙的那个。比如邵清媛这次临产也是离预产期提前了一周,再比如,守在门口的莫清渊依然是冷眼看着自己。

徐子归冷笑一声,没有理他。而是继续查问:“今儿是谁伺候侧妃娘娘的?”

徐子归毕竟是太子妃,一来就问罪着实给那些伺候邵清媛的人有了些压力,况且邵清媛身边的一等丫鬟都在里面帮着接生婆给邵清媛接生,剩下她们这些平日里不受重视的在门外候着,这会子着实没有什么底气。皆是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没人敢说话。

见这些丫鬟们这般,徐子归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以前她倒是没发现邵清媛调教丫鬟这么逊色。

“怎么?本宫问话你们不肯说怎么?”徐子归询视的众人一圈,冷笑:“还是本宫不够格与你们说话?”

众人齐齐跪下直说不敢,徐子归才又冷笑道:“今儿是哪几个伺候邵侧妃的?”

这才有两个丫鬟出来,颤颤巍巍的回答:“回太子妃娘娘的话,今儿是奴婢与萍儿姐姐伺候邵侧妃的。”

徐子归点头,问道:“你们都伺候着侧妃做什么?”

便有一个丫鬟回话道:“奴婢是伺候邵侧妃饮食起居的。萍儿姐姐是守着侧妃的。”

一般提前临产不是动了气。就是吃坏了东西,查都是从饮食上来探查的,徐子归自然也不例外,先是对一个丫鬟吩咐道:“你去将萍儿找来。”

说罢,对着另一个丫鬟问道:“今儿邵侧妃都吃了什么?”

那丫鬟磕头说道:“侧妃的饮食都是奴婢找在府上坐镇的太医看过了的,并无不妥。”

邵清媛临盆在即,是皇家第一个孩子,皇上自然重视,早早就赏了太医过来。这会子那丫鬟拿着太医过来做挡箭牌,徐子归不由冷笑。不然是邵清媛买通了那个太医准备来一场栽赃嫁祸,不然就是郑嘉颖或是徐子云买通了那太医,想要害的邵清媛肚中的孩子保不住。

“去将那太医找来。”

那丫鬟应是,正欲起身去寻人。却被莫清渊拦住:“太医正在屋内准备随时抢救媛儿,皇嫂作甚这会子又要见萍儿又要见太医的,是何居心?”

萍儿与太医都是在里面照顾伺候邵清媛的,这会子徐子归要从屋内找人确实不好找。徐子归冷笑,冷冷的看了莫清渊一眼,索性两人早就撕破了脸皮。这三更半夜的她奉命过来查案已经很是烦躁,结果这厮还左右阻拦,着实让徐子归火大,也不管外面守着多少丫鬟小厮了,一律不给莫清渊面子,冷声道

“你以为本宫愿意管你府上的破事?邵清媛还有你肚中的孩子是死是活本宫都不想管,跟本宫也没有一文钱的关系,若不是皇祖母要本宫查清楚是谁要害她的皇孙,你以为本宫愿意过来不成?”

这一席话下来徐子归倒是解气了,莫清渊脸色却是一阵青一阵白的煞是好看。

见莫清渊脸色变化微妙,徐子归心情才微微好了些,对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丫鬟呵道:“还不快去。”

那丫鬟颤抖地看了看莫清渊,见莫清渊脸色虽然很不好,但也是点了点头,那丫鬟才似是松了一口气,跑到内室将太医找了出来,这个时候正好皇上派来救援的太医也赶了过来,徐子归看打头的是徐医政还有其徒弟徐太医,徐子归便微微放了心,来的是自己人,便不会有人糊弄自己,那样自己也能早点破了案,回去跟太后皇后有个交代。

徐子归对着几位太医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赶紧进去看看情况:“麻烦徐太医留下帮着本宫解答一些疑难。”

徐太医点头,自发落在最后面留在了徐子归身边。徐子归才开始询问那个照顾邵清媛饮食的太医。

“穆太医?”

“微臣在。”

徐子归淡淡点头,转头对萍儿问道:“今儿邵侧妃的吃食与药渣可有剩余?”

萍儿点头:“侧妃有吩咐,为了以防万一,每日的残渣都是留着的。”

徐子归冷笑,很好,果然是上一世陷害自己的套路。微微眯了眯眼睛,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既然是穆太医亲自把关的食材药汤,想来应该是不会有问题了,今儿可有什么人给你家主子气受了?”

萍儿见徐子归并没有让太医检查食材,而是问了这么一句,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徐子归见萍儿眼里闪过犹豫,嘴角微微勾了勾,对一旁的盼香吩咐道:“纸笔伺候,一会儿萍儿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记下来,并让她自己看看,确定自己所说无误之后画押。”

盼香应是,萍儿却是变了脸色,那不成徐子归是要找两个人来问话对口供不成?可这个时候太子妃不是应该怀疑四皇子妃或者是徐侧妃么?怎么看她的样子倒像是怀疑自家主子?

不止萍儿这么想,就连莫清渊都觉得徐子归是在怀疑邵清媛,不由冷眼看着徐子归,问道:“你是在怀疑媛儿?”

徐子归冷笑,突然想起一句老话来——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所以徐子归也懒得与他多说什么,解释都懒得解释,只冷笑着问萍儿:“除了你,今儿还有谁贴身伺候着邵侧妃,盼春你进去将人请出来。”

竟是连这个机会都不给萍儿,不让萍儿再与屋里的人有接触,好让这些人没办法串通。萍儿不由咬了咬唇,有些不知所措。

徐子归确实冷笑:“怎么?本宫的话你听不懂么?”

却不想,不等萍儿说话,莫清渊便又插话道:“你凭什么怀疑媛儿?”

徐子归却微微挑眉,心思转了几转,淡淡的看了莫清渊一眼,是她多心了还是怎么?怎么今儿个感觉莫清渊管的有点多,好像是在妨碍自己,不让自己好好将真相查处来么?可是那也是他的孩子,他固然对邵清媛有情,也不会是多深的感情,怎么这会子处处替邵清媛说话了?(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