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临盆(二)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9字数:4078

“本宫可不是怀疑邵侧妃,”徐子归冷笑:“本宫怀疑邵侧妃身边的丫鬟。【】”

说罢,看着莫清渊,冷笑道:“四弟若是再妨碍本宫,信不信本宫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直接让人堵了你的嘴把你绑了?”

说着,凑到莫清渊身边,冷笑道:“父皇赐的免死金牌本宫可还带着呢。”

见令牌如见皇上,如果徐子归真的举起那令牌,可真是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不得不做,否则就是抗旨不尊了。

徐子归倒不怕莫清渊去皇上那儿告她,或是说散播出去说她恃宠而骄,毕竟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威胁,不管传到哪里,最没面子的还是莫清渊。你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还企图想要夺嫡?简直是做梦!

莫清渊咬牙,自然明白其中利害,阴狠狠的看了徐子归半晌,冷笑:“很好!爷不管便是。”

徐子归这才淡然一笑,语气温和:“早这样不就好了。”

说罢,看向萍儿问道:“除了你,今儿还有谁贴身伺候着邵侧妃。”

见莫清渊都被徐子归吓唬住,萍儿自是不敢再造词,哆哆嗦嗦的说道:“回太子妃娘娘的话,还有敏儿。”

徐子归点头:“盼春,去屋内将敏儿找来。”

盼春应是,徐子归才又转头看着早就准备好了纸笔的盼香,满意点头,转头看向萍儿,笑道:“今儿你们主子可与别人发生了冲突?”

萍儿见盼春去找敏儿了,便想着拖延着时间,等着敏儿出来自己再说,这样她们两个人便也算是能统一口径了,结果却被徐子归看破了心思。冷笑道:“本宫劝你将那些小心思都给本宫收起来,别想着什么拖延时间,你若是不回答,盼春是不会将敏儿带出来的。”

说罢,指了指一旁的月容,冷笑:“看见她了么?她不进去,盼春是不会将人领出来的。”

萍儿哆哆嗦嗦的朝月容看了过去。瞬间心死了半晌。心里叹道徐子归心思缜密,面上却是不敢表露一面,哆哆嗦嗦的说道:“奴婢不敢。”

徐子归冷笑:“不敢还不赶紧回话。”

“是……是。”徐子归的眼神太过锐利。萍儿定了定心神,才回话道:“今儿娘娘与徐侧妃起过冲突。”

徐子归冷笑,果然,邵清媛是想嫁祸给徐子云了。

徐子云的闲事徐子归不屑于去管。对于上一世的仇恨,徐子云是死是活与她都无所谓。况且徐子云名声早就坏了,再坏一点再好一点也拯救不了什么了,凝姐儿几个的婚事也不至于真的因为徐子云一个祸害就受了牵连。

萍儿是邵清媛身边的心腹,自然知道徐子云与徐子归关系不睦。所以是猜准了徐子归不会管徐子云的闲事,却是不知道徐子归最是护短,纵然徐子云有什么不好。也只能自己欺负,若是外人欺负了徐子云。便也就是打了她徐子归的脸。所以对于邵清媛要嫁祸徐子云这件事,徐子归哪怕是为了徐家的声誉,这件事她也管定了。

“与徐侧妃起了冲突?”徐子归若有所思的看了萍儿一眼,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模样,对蓝香抬了抬下巴:“去将二……徐侧妃找来。”

蓝香屈膝应是,按着吩咐下去,徐子归才又吩咐了一个小丫鬟道:“去将邵侧妃今儿下午所用的食物和药材剩余的残渣呈来给徐太医看看。”

那小丫鬟哆哆嗦嗦的朝莫清渊看了一眼,见莫清渊真的准备不管这件事了,才按着徐子归的吩咐,去屋内将残渣端了来,递给了徐太医。

徐子归淡淡瞥了一眼残渣,似是关切一般问道:“邵侧妃情况怎么样?”

那小丫鬟连忙屈膝回话:“回太子妃娘娘的话,侧妃情况不算很好。”

说着,眼眶竟是红了起来,哽咽道:“侧妃的叫喊声已经渐渐地落了下来,可是却连二指都没有开。”

徐子归点头,心里有些不忍,邵清媛为了除掉徐子云真的是连自己的命都敢豁出去。

心里默默谈了一口气,对那小丫鬟摆了摆手,示意她先退到一边去,又转头对徐太医问道:“徐太医,这里面可有问题?”

徐太医皱眉闻了闻,皱眉回话道:“是麝香的气味。”

麝香?难道不是红花?徐子归微微有些惊讶,怎么会?邵清媛怎么可能对自己下这么大的狠手?麝香闻多了都会导致终身不孕何况是吃下去。

徐子归敛了心神,急忙问道:“麝香的量多不多?”

徐太医点头:“气味很是刺鼻,应该不少。”

邵清媛疯了?还是她想错了,真的是邵清媛被人算计了?

徐子归若有所思的看了莫清渊一眼,见莫清渊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难道他会不知道麝香的功效?怎么说他也曾经给整个威国公府的人都下过麝香的主儿,怎么会不清楚麝香的功效?

可是莫清渊这般悠然淡定真的交给徐子归管自己不闻不问的模样,却让徐子归有些怀疑起来,这件事,莫清渊又掺和了多少?

可邵清媛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虎毒不食子,况且这个孩子是他夺嫡的优势,他又怎么舍得将孩子除去?而且邵家算是莫清渊最大的支持者,莫清渊合该给一个糖衣炮弹承诺孩子生下了就是世子,日后大事已成便是太子的说法的,怎么会给邵清媛下麝香?

如果是按着正常人的思维,最不想让邵清媛将子嗣顺利诞下的便是郑嘉颖跟徐子云了,而且为了让邵清媛再无威胁,用麝香让邵清媛再也怀不上孩子,这般推理下来,倒是理所当然的所有人都会将矛头指向郑嘉颖与徐子云两个人的。

所以郑嘉颖二人有毒害皇家子嗣的嫌疑,不贤善妒的名声有了更是惹得皇家不喜。而邵清媛这个莫清渊最大的支持者却再也不能有孩子。无形间剪短了莫清渊的半根翅膀,这样的心思,一箭双雕。徐子归挑眉,下药的人到底是谁?

“娘娘,徐侧妃来了。”

正在徐子归沉思当中,蓝香带着徐子云已经过来,对着徐子归福了一礼。说道:“路上奴婢简单问了徐侧妃几句。徐侧妃说今日并未见过邵侧妃。”

没见过?徐子归挑眉,若是没见过徐子云,为什么邵清媛要嫁祸给徐子云?嫁祸给郑嘉颖不是更好?左右她要给郑嘉颖请安。依照郑嘉颖的蠢样,晨昏定省的时候只要邵清媛稍加使计两人便会吵起来,届时邵清媛再嫁祸给郑嘉颖,说郑嘉颖是伺机报复不是更好?为什么非要说是徐子云?

“妒妇!”可是不等徐子归去问话。莫清渊便已经一脚踹了过去,似是不解气一般。又在徐子云肚子上踹了一脚,愤怒道:“如此妒妇,明儿爷就回了父皇将其赐死!”

正妃侧妃都是上过玉蝶的,除非生老病死。否则是不能随意休弃的,所以莫清渊只能请求皇上将其赐死的。若是把徐子云赐死了,那莫清渊侧妃的位置便又空了出来。这样,他便又可以利用这个位置拉绒朝臣了。

徐子归突然打了个寒掺。她太希望自己是想多了,可是莫清渊她太了解了,如今将所有事情串联起来……

徐子归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莫清渊的眼神便有些愤怒了。

莫清渊看着徐子归愤怒的眼神微微有些愣神,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看着自己,可是在徐子归这么看着自己的时候,莫清渊确实感觉心里一痛,好像刚刚那两脚不是踹在了徐子云身上,而是踹在了徐子归身上。

所幸徐子归太过善于掩饰自己,只是稍稍愤恨的看了莫清渊一眼,便已经恢复了往常。看着莫清渊的眼神早就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好长嫂的模样。

“老四!你已经是死过一个侧妃的了,如今若是再将徐侧妃赐死,岂不是要担上一个克妻的称号日后谁敢再嫁给你做侧妃?”

侧妃虽说就是平常达官显贵家的贵妾,可其身份却更像是平妻一样的存在,虽说既是皇子们娶了两门侧妃却没有娶正妃便依旧算是未婚,或是侍妾侧妃成群,可正妃死了,那他还是算鳏夫。可不一样的是寻常人家死了侍妾或平妻不会被冠上克妻的称号,可若是皇子侧妃死多了,那这个人照样是要被冠上克妻的名分的。

这些道理莫清渊不可能不清楚,可他就这么急着要将徐子云弄死,看来是有了新的目标了。

“即便再不娶侧妃,臣弟也是不能容忍如此蛇蝎心肠的妒妇在臣弟府上妖言惑众了。”

莫清渊说的义正言辞,徐子归却在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分不显,只是责备的看了莫清渊一眼,呵道:“说什么孩子话!且不说你一个皇子,早晚会被封为亲王的,怎么会少一门侧妃?况且如今邵侧妃情况微妙,你在这儿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

好吧,徐子归承认,那么多个死不死的其实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为了也就是要膈应一下邵清媛的那些丫鬟们。

“徐侧妃,本宫问你,”徐子归呵斥完莫清渊,便像模像样的审问起来:“你今儿当真没有见过邵侧妃?”

徐子云垂下眼帘,语气坚定:“并无。”

徐子归点头,转头看向穆太医,问话:“既然说是你亲自检查着邵侧妃的饮食起居,那么大的麝香味道难道你就没有检查出来?大周养了你们来是吃闲饭的不成?”

徐子归语气温和,面色却是不容置疑的威严,穆太医急忙跪了下去:“娘娘明鉴,臣替侧妃娘娘检验吃食的时候确实不曾有发现异样。”

徐子归挑眉,正欲说什么,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对徐太医吩咐道:“徐太医,劳烦你进去瞧瞧看看邵侧妃动了胎气难产到底是因为饮食不当还是其他原因。”

“是。”

徐太医拱手按着吩咐进去,徐子归则是慢慢考虑着,穆太医不是谁的人,或者说,穆太医很有可能是皇上的人,所以说莫清渊不至于连穆太医一起收买了,况且那么大的麝香气味,穆太医若是检查不出来,便是他的失职,若是真出了什么事,皇上若是为了第一个皇孙要惩戒他,莫清渊也是保不住他的,这其中厉害穆太医自然清楚,这样的傻事他定然是不会去做的。所以,徐子归怀疑,很有可能这样的残渣是假的,邵清媛难产也是假的,这是她与莫清渊演的一出戏,目的便是要除去徐子云。毕竟威国公府是不会支持莫清渊的,那徐子云这个侧妃的位置便有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意味了,莫清渊定然是要想办法除掉她的。

所以,上一世邵清媛早产,嫁祸给自己,也是莫清渊的注意,莫清渊也是想要除掉自己么?可是上一世因为自己,整个威远侯府都是支持他的,他又为什么要除掉自己呢?难道这一世与上一世邵清媛早产的原因不一样,上一世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莫清渊并未掺和,这一世却是夺嫡需要,所以莫清渊成了主谋?

徐子归若有所思的朝莫清渊看了过去,果然,见徐太医进了内室之后,莫清渊虽然尽量表现出一副平淡无常的模样,可眼神还是有些许飘忽不定的心虚。

所以莫清渊在心虚什么?徐子归勾了勾嘴角,心里多少有了些明了。

“穆太医起来回话吧,”徐子归淡淡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穆太医,问道:“确定邵侧妃的吃食里没有搀上麝香一类么?”

穆太医逐拱手回话:“回娘娘的话,萍儿姑娘送过来让微臣检验的吃食药汤都未被人动过手脚。”

言外之意便是若是他检查完了之后再被人动了手脚便与他无关了。

徐子归挑眉,转身对着盼香问道:“刚刚萍儿姑娘的口供可都记在纸上了?”

盼香点头:“是”

“很好,”徐子归嘴角勾了勾,对盼香点头吩咐道:“去让她画押。”

盼香应是,拿着纸张去了萍儿身边。徐子归才冷笑对月容吩咐道:“让盼春将敏儿带上来吧。”(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