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死胎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49字数:4180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莫清渊的手笔,那么一定会悄无声息的掩盖过去,届时肯定还是邵清媛身边的丫鬟做了定罪的替罪羊,左右若是要将这件事掩盖过去,皇后也是要审讯邵清媛身边的丫鬟的,倒不如她先替皇后将这件事做全了,替皇后排忧解难倒也是她分内之事。【】乐-文-

“娘娘,”思量之间,盼春已经带着敏儿过来,给徐子归福了礼:“敏儿姑娘带过来了。”

徐子归点了点头,对月容吩咐道:“邵侧妃危在旦夕,身边不能没个得力的,你将萍儿带进去伺候邵侧妃罢。”

言外之意便是要将萍儿与敏儿两个岔开,不让两人有任何交流的机会,哪怕是暗语或是眼神交流都不行的。

月容领会,点头应是,带着萍儿进了内室。徐子归这才淡淡的将头转过去看向敏儿,问道:“今儿邵侧妃都见过谁?与谁有过冲突不曾?”

徐子归面无表情语气温和,从里面根本听不出她是什么情绪,敏儿也没办法揣摩徐子归此刻内心的想法,只能硬着头皮去猜萍儿是怎么说的。

既然徐子归将自己与萍儿分开问话,想来就是要抓住把宾,她们两个事先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敏儿咬了咬下唇,心想若是两人事先没有商量的话萍儿应该会是实话实说的,逐敏儿定了定心神,回道:“回娘娘的话,今儿邵侧妃见了四皇子妃,再就是奴婢几个,至于冲突……邵侧妃与四皇子妃娘娘起过言语上的冲突,却也是不打紧的。”

徐子归挑眉,一个说与徐子云有关。一个说与郑嘉颖有关,这可就奇了。正待说话,郑嘉颖却是先愤怒出声。

“你休血口喷人!”说罢,转而对徐子归与莫清渊说道:“爷,皇嫂,这贱婢血口喷人,爷莫要被她蒙蔽了耳朵。”

说着。转身看着那小丫鬟。声音已经到了哭腔:“自邵侧妃有了身孕以来本宫就免了她晨昏定省,本来本宫还新奇邵侧妃今儿个为甚要来请安,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什么好心!是想来栽赃嫁祸来了!”

说罢。便对着徐子归哭了起来:“皇嫂可要为弟妹做主啊,且不说弟妹并没有与邵侧妃有什么言语冲突,只说这两个贱婢说的话都对不上号,还请皇嫂明察!”

徐子归淡淡点头。对月溪使了眼色,月溪会意上前将郑嘉颖拉开。劝慰道:“四皇子妃放心,既然我们娘娘来了,就一定会将事情查清楚还四皇子妃清白的。”

郑嘉颖这才抽抽噎噎的站回了原来的位置,正巧徐太医这个时候出来。徐子归现实意味深长的看了敏儿一眼,对其中一个丫鬟道:“去将萍儿找来吧。”

说罢,这才对着徐太医点了点头。问道:“可查清楚了?邵侧妃到底是因为什么早产?”

徐太医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徐子归一眼,又看了看众位丫鬟小厮。并没有着急开口。

徐子归会意,只留下了月容她们六个还有敏儿萍儿,再就是徐子云莫清渊郑嘉颖三个主子,其他的都被徐子归打发走了:“其他没事的人就不要在这儿聚集着了,该休息该做活的都忙自己的去罢。”

说罢,对月容月溪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去守门,一会儿有事本宫再吩咐。”

两人应是去了门口,徐子归对徐太医点点头,说道:“有什么事徐太医但说无妨。”

徐太医这才叹气开口:“邵侧妃早产是因为喝了催子汤……可这大出血却是……却是误食了麝香所致……”

徐子归倒吸一口凉气,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徐太医叹道:“这催子汤本身就有些伤害,再加上麝香是孕妇大忌,这两样药掺在一起,药效……”

说着,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下去,只说道:“邵侧妃情况不容乐观,命倒是保住了,只是以后是再难受孕的了。”

“庸医!”徐太医话音刚落,莫清渊就一脚踹了过去:“你胡说,媛儿怎么可能会再难受孕!一定是你们医术无能,治愈不好媛儿才这么说的!”

见莫清渊语气悲怆,就连表情都是极其痛苦的模样,徐子归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嘲讽,心里也寒了大半,如此听太医这么说,便可以知道,这催子汤一定是邵清媛为了嫁祸给哪个人害的她早产才喝下去的,可这麝香,却是不知不觉中被人填进去的了。

“四爷。”

徐子归淡淡的喊了一声正在发怒的莫清渊,声音有一种意味不明的死寂,听在莫清渊心里一惊,连生气都忘了继续装下去,愣愣的看着徐子归,等着徐子归的下文。

徐子归却是先不理他,而是对红袖吩咐道:“将徐太医扶起来,替徐太医查看查看有没有受伤。”

说罢,歉意的看了徐太医一眼,才看向莫清渊,神色已经正常:“邵侧妃出了这样的事情,孩子又这么大了却胎死腹中更是危险,本宫知道四弟担心,却也不能拿着太医撒气不是,毕竟这是父皇的太医不是四弟府上的认打认罚的小厮。”

说罢,便不再看他,而是玩味着看着萍儿与敏儿,意味深长道:“今儿本宫这儿有一件极有趣的事情,你们想不想听?”

从刚刚郑嘉颖的话中,敏儿就知道了自己与萍儿说的话应该是不一致的,此时看着徐子归这幅不痛不痒的模样,敏儿心里更是抖的厉害,点头,哆嗦道:“请太子妃娘娘讲。”

看着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两个人,徐子归嘴角勾了勾,说道:“今儿上午本宫用膳时,尝着平日里一道常见的小菜变了味道,便问伺候着的宫女,怎么这菜的味道与平常不一样了?结果那宫女说是因为在自己宫殿的小厨房做的而不是御膳房的御厨所做,所以才会味道不一样。后来又有小丫鬟说漏了嘴。本宫才知道那道小菜是安阳公主学着做的第一道菜,特意送过来给本宫尝尝的,你们说这安阳公主是不是个极有心的人,这件事是不是极有趣?”

说罢,已是掩嘴而笑,似是真的是极有趣的一件事一般,可听在萍儿敏儿耳里。便更是惧怕不已。

徐子归口中那道菜说的便是邵清媛。因为在小厨房做的饭与御膳房的御厨手艺不一样,所以才会尝出来,说的便是邵清媛因为想要害人所以才会喝了催子汤一般。后来有宫女说漏了嘴。便是在暗示她们两个口供不一致,而最后说的那道菜是出自安阳公主之手,便是在提醒她们,除了她们自己想要这个孩子早产来嫁祸他人。而有人是真的想要害这个孩子跟邵清媛,而且这个人位高权重。不是她们能扳倒的,只能她们两个做了炮灰。

一字一句的分析清楚徐子归画中的意思,两人对视一眼,抖的更是厉害。徐子归看在眼里,面不改色道:“安阳公主做的那道菜虽是不好吃,却也算是她的心意。本宫倒也是一点也不剩的将它吃完了。”

说罢,掩嘴一笑。看着两人,笑道:“毕竟是安阳公主送来的,本宫好歹要给面子的。”

言外之意便是即使邵清媛平日里人不怎么样,与自己关系也不好,可是这危害皇家子嗣一事事关重大,她绝对不会假公济私,一定将其揪出来,只是毕竟那人位高权重,她没办法解决掉那个人。

萍儿与敏儿两个听明白徐子归话中的意思,对视一眼后,都看到了两人眼中的决绝,她们是邵清媛的心腹,对邵清媛绝对的忠心,这会子知道既然要护邵清媛她们两个就要牺牲。

“娘娘,都怪奴婢,奴婢被猪油蒙了心才想要嫁祸给徐侧妃的。”说着,萍儿给徐子云磕了头,继续说道:“前些日子邵侧妃去道观算过,正巧在邵侧妃生产那几天是大凶之日,邵侧妃为着这件事整夜忧愁,奴婢才出了这么个注意,给邵侧妃喝了催子汤,想要提前将小皇孙生下来,了了邵侧妃的一桩心事……因着徐侧妃与四皇子妃平日里多番欺凌邵侧妃,奴婢们一时间想不开才想到要嫁祸给两位娘娘,都是奴婢们的错,不管邵侧妃的事。可是……可是麝香的事情真的不是奴婢们所为……”

说罢,两人便一起给徐子归磕起头来:“请太子妃娘娘责罚。”

徐子云与郑嘉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然听不明白徐子归的话,这会子见萍儿两个主动认错,更是气愤不已,上前给了两人一个耳光,怒道:“贱婢,一会儿本宫便吩咐人将你们乱棍打死!”

莫清渊则是淡淡的看了徐子归一眼,他是整个过程的参与者,自然清楚徐子归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在暗喻什么。他一向知道徐子归聪明,却没想到徐子归竟然会这么快就猜出来真正的凶手是谁着实不容易了些。

徐子云占着侧妃的位置却是一点用都没有,莫清渊早就想将其除掉,而徐子云对于邵清媛来说便是一种威胁,不管是家事样貌还是事前与莫清渊相识的经过,这些都足以给邵清媛威胁,所以邵清媛便起了要除掉徐子云的念头,正巧这样的念头与莫清渊对上了号,所以两人这才决定合作。

莫清渊说是给邵清媛买了催子汤,其实却是麝香。而邵清媛显然也是清楚莫清渊的为人的,断然不敢放心喝他给的药,这才又让萍儿从新买了催子汤。而莫清渊自然知道邵清媛信不过自己,故而早就在邵清媛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带到穆太医检验完了餐食,那个被莫清渊收买的丫鬟才在饭里下了麝香。邵清媛自信自己肚中的孩子对莫清渊是绝对有利,便也没太上心,吃饭时也没有细细再检查一遍,这才误食了麝香。

其实若不是从新活了一世,有上一世的记忆,又太过了解莫清渊,徐子归是不会这么当机立断的就认定了这件事幕后总主使是莫清渊的。

感觉到莫清渊的目光,徐子归只觉得心寒,却也是不看他,而是淡淡对郑嘉颖说道:“两人也是护住心切,看来四弟妹平日里对待两位侧妃严厉了些,这才让萍儿两个心生了怨念,念在两人忠心耿耿的份上,也不至于乱棍打死。”

言外之意倒是在替两人说话了。萍儿与敏儿自是听了出来,两人感激的看了徐子归一眼,徐子归给两人一个安抚的眼神,问道:“给你们两个一次抵罪的机会,今儿伺候邵侧妃用膳的是谁?”

徐子归明显着帮着她们两个,又是真的在替邵清媛查案子,也算是帮着邵清媛查出谁是真正吃里扒外的那个人,萍儿两个也不是不知道好歹得人,自然是全力配合的。

“回太子妃娘娘的话,今儿伺候邵侧妃用膳的还有朵儿。”

徐子归点头,对一旁蓝香吩咐道:“去将朵儿带出来。”

蓝香点头应是,按着吩咐去将朵儿带了出来。

徐子归淡淡看了莫清渊一眼,才将目光移向朵儿身上,语气温和平常:“你做过什么是自己招了还是让本宫将你送去皇上那儿?”

朵儿原想从徐子归脸上看看徐子归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可是徐子归面无表情,语气中也并无异样,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朵儿心里一阵绝望,想要往莫清渊那边看过去,却被蓝香似是无意一般挡住了视线。

朵儿只好低下头,咬着唇不肯说话。

既然是替莫清渊做事,想来是个硬气的,徐子归也不逼她,只说道:“伺候邵侧妃用膳的就你们三个,如今萍儿与敏儿嫌疑已经排除,如若你还不肯招供,便只好将你送到慎刑司了,毕竟残害皇家子嗣不是小事。”

听徐子归这么问话,朵儿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原来徐子归不是在问是谁指使了,而是问是不是她做的,既然这么问那边好回答多了。那个指使她的人即便她招供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届时却是会连累她的家人,倒不如让她将一切都认下,也能互家人平安。

这般想着,朵儿正欲开口,却有小丫鬟从里面跑出来,回话道:“四爷,娘娘,邵侧妃诞下一男孩儿,已经没了气息。”(未完待续。)

ps:这几天要被毕业论文整疯了,所以这几天真的是没时间将文文早早写完,还请大家多多见谅,爱你们哟么么哒。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