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梦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51字数:4128

徐子归一回东宫就碰见坐在正殿等着自己的莫子渊,忙快走了两步上前唤他:“殿下。【全文字阅读】”

说罢,看了看两旁伺候的宫女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先退下吧。”

两旁的丫鬟应是,屈膝福礼退下。徐子归才上前做到茶几旁,先到了杯茶灌了下去,才说道:“那些确实是黑衣人是莫清渊派来的。”

莫子渊及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食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沉吟道:“你说那些人是老四派来的?”

徐子归点头,抬头见莫子渊的模样,疑惑的看着莫子渊,问道:“怎么?”

莫子渊摇头:“可是我查出的人不是老四那边。”

“是谁?”徐子归轻咬了下唇,微微皱眉:“不是莫清渊?可是邵清媛跟我说的确实是莫清渊。”

“她怎么说?”莫子渊皱眉,难道是邵清媛在说谎?

徐子归摇了摇头,咬了咬唇,知道莫子渊心里想的什么,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邵清媛没说谎。”

说罢,问道:“你那边查出来的人是谁?”

莫子渊定定的看了桌子上的茶杯,淡淡开口:“风廷。”

自从上次捉住的那个自杀的刺客,莫子渊看着他的衣着手工像是风将军府上出品时就起了疑心,派了人去风将军府观察,果然见风廷派了些人在莫城渊府上以及东宫附近埋伏着。

“风廷?”徐子归着实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莫子渊:“若是风老将军的话,六皇子府派个人监察倒是不成问题,可是他的人是怎么进的了皇宫的?”

自古以来皇宫戒备最是森严,除非是特殊训练过的reads;。否则哪有这么轻易地就能出入皇宫?这样的训练也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训练出来的,可若是这些人真的是风廷的人,那也就是说其实风廷早就训练过……那么也就是说风廷难不成是早就有了策反之心么?不然他做什么训练这些人?

不对!徐子归突然想起了什么。抓住莫子渊的胳膊,说道:“还记得上次那个刺客么?”

莫子渊点头。示意徐子归继续说下去。

“上次那个刺客也说自己是老四派来的……”

“所以?”莫子渊挑眉:“你在怀疑风廷是老四的人?”

一般正常人的思维,肯定是会以为这些人是风廷想要诬陷莫清渊才会让人这么说的,可偏偏莫子渊与徐子归都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人,思想自然也不会与常人一般,所以莫子渊才会能轻而易举的知道徐子归此刻在想什么。

有个人能如此懂自己,真的是此生再无他求了。徐子归朝莫子渊傻笑了一会儿,才又说起了正事。

“……说是像是逼急了的样子,还说他得了贵人相助。对夺嫡一事十拿九稳了。”

说罢,想了想,越是肯定了起来:“明儿问问小五府上最近有没有出现过黑衣人便可以肯定了。没道理若是敌国派来的人偏偏就他莫清渊府上没人监视不是。”

莫子渊笑着点头,似是不愿与徐子归再说这些是,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笑道:“有娘子替为夫精打细算的,为夫是不是可以躲在娘子怀抱里安全了?”

说完,还调皮的对着徐子归眨了眨眼睛,气的徐子归嗔瞪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么恶心我。你信不信我这就把你丢到兵荒马乱的战场。”

莫子渊无辜眨眼:“只要有娘子陪着,为夫倒是不怎么害怕。”

言外之意即便自己去征战,也是可以带着媳妇儿去的。

毕竟徐子归现在是正经的太子妃。莫子渊身边又没有其他侍妾,若是他去边疆征战身边势必是要有伺候他的人,可莫子渊又说过七年内不纳侧妃不纳妾的话,皇上也不能强行给他安排上一个侍妾随他征战。怎么说莫子渊也是未来君主,而君无戏言。

徐子归咬牙等着莫子渊,她就知道自己不是这厮的对手,索性不理他,起身径直走到床前:“赶紧睡觉,明儿你还要早朝呢。”

莫子渊点头。嘴角挂着不正经的笑意:“睡前得运动运动啊,不然睡不踏实。”

说罢。还不等徐子归再说什么,便上前抱住了徐子归往床上丢去。

于是。又是一夜运动。

第二日莫子渊走时徐子归还如同死猪一样躺在床上一点被吵醒的迹象都没有。

用手抚摸了会儿徐子归略显疲倦的睡容,微微叹气,在徐子归额头上吻了吻,便起身上朝去了。

其实那些事情莫子渊不太想让徐子归知道也是不想让徐子归担心罢了。莫清渊突然胆子大起来做事开始张杨,他便猜到了莫清渊手里有了底牌。以前他不敢完全相信风廷不过是因为他跟临海长公主的关系让他随时抱着一丝戒备,就怕风廷是莫城渊那边派来的卧底。昨儿个听了徐子归从邵清媛那儿听来的那些话,莫子渊却忽然茅塞顿开。

以前风廷一向都不表明自己是哪一派的人,一直都是表现出一副对皇上忠心耿耿的模样。可是临海长公主一回来,或者说是临海长公主一找他,他便像是突然活过来的模样上蹿下跳的,一会儿在莫城渊那边表了诚心,转身就到了自己这边来告诉自己他始终是支持皇上与储君的reads;。

所以,疑点就在这边,若是真的是支持皇上与储君的人,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想威国公那些人一样与自己交往密切,而是几乎没有什么来往,反而是长公主找了他之后,他们风府便像是才想起来要人际交往似的,开始在上京城活跃起来。

难道是早就与莫清渊联手了?不然没道理突然想要插手夺嫡一事还选择了三人里最弱的那一方啊……

“原来还只当他是孤臣呢……”莫子渊皱眉暗暗低喃了一声,抬头往前看了看,正巧看见了往这边走的莫麟渊,莫子渊微微挑眉,见莫麟渊也往这边看过来。莫子渊先是对莫麟渊使了个眼色,见莫麟渊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等着他一走近就说道:“你也快出宫开府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

这俩兄弟在外人眼里就是水火不容的存在,所以莫麟渊一过来莫子渊便挑刺。周围众人倒是没有觉得奇怪的。

而莫麟渊向来不怎么敬重这个哥哥,所以便也就不理莫子渊想着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虽是不明显,却也是放慢了脚步。

果然,莫子渊见莫麟渊不理自己,便也就见怪不怪的无视他,自说自话道:“孤听父皇说你的府邸在小六府邸附近?这倒是如了你的愿,你与小六关系近些。去了那儿让小六教育你也是好的。”

莫麟渊与莫城渊两人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反正是要比他与莫子渊这个胞兄的关系要好上很多,所以莫子渊这么说,倒也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莫麟渊却是暗暗挑眉,知道莫子渊是想要让自己从莫城渊那儿套话了。状似不经意的看了莫子渊一眼,示意了莫子渊放心,便冷笑道:“去了府邸我自然是要去六哥那儿拜访的,至于教育,哼,六哥可比你会教育人。”

言外之意便是自己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这几天便去莫城渊府上看看。

莫子渊这才放心点头。冷哼一声便转身走了。

兄弟两个为了好办事,在外人面前向来都是这样,所以一旁的人也都没有觉出什么不妥来。两人演技又着实好了些。倒也没有人怀疑两人是装出来的不和谐。所以两人分道扬镳以后,并没有成为其他朝臣们谈论的话题。而他们现在谈论的话题还是风廷——徐子瑜长子的满月宴,风老将军竟带着风老夫人及长子长媳一起拜访了威国公府。

再有就是季明月成亲当日,风老夫人竟然做了全福夫人。

一向被当作孤臣来看待的风廷最近做出的这些反常,确实够大家茶余饭后的讨论上个把个时日了。尤其是那些与风廷一般年纪的朝臣,都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风廷与临海长公主的事情,所以对于风廷最近徘徊在莫城渊一派与莫子渊一派的事情,也是他们饭后的谈资。

其实说是谈资,倒不如说是都在猜测。风廷这样位高权重的朝臣到底是哪一派的人。那些还没有明确站队的,现在想的。却是手握重权的风廷是哪一派,那他们就愿意跟着风廷站在哪一边。毕竟风廷与皇上的关系不一般。皇上想什么兴许风廷还能猜上些许。兴许风廷的动向就是皇上的指示也未可知。

朝臣们绞尽脑汁的在想着风廷到底是哪一派的人,而醒来后的徐子归却是一直目光呆滞的坐在床上,蓝香几个与她说话,她也不理——连回应都是懒得回应的。

见徐子归一觉醒来之后成了这样,急的蓝香几个纷纷想办法引着徐子归的主意却都是不得要领,红袖替徐子归把了脉,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来,皱眉说道:“还是叫太医吧。”

这才让徐子归稍稍抬眼看了她们一眼,淡淡说了一句:“不用。”

可是不等她们几个欢呼,徐子归又恢复了目光呆滞的模样,不再理她们reads;。

“娘娘这是……”盼香皱眉看着徐子归,困惑的看着蓝香,问道:“以前娘娘也这样过么?怎么像是受了多大的打击似的?”

蓝香摇头:“从来没有过。”

说罢,仔细端详了徐子归一会儿,与红袖对视一眼,说道:“红袖,依照咱们对娘娘的了解,怎么感觉娘娘不像是受了打击,而是在想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红袖点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毕竟红袖与蓝香两人伺候徐子归时间长些,知道徐子归脑子里偶尔会蹦出些什么不可思议的想法来,所以这会子倒不担心徐子归会受什么刺激,相反她们倒有些担心莫子渊。毕竟徐子归这表情太诡异,像是在想整人的法子一般,可若是要整人,好像除了太子她们还真想不出其他人来。

“真的不是受了刺激?”

盼春盼香两个显然伺候徐子归时间不够,不太知道徐子归现在这个表情的含义。

红袖蓝香两人对视一眼,点头后,给盼春使了个眼色,眼里闪过一丝坏笑,高声说道:“呀,殿下怎么回来了?”

然后……徐子归依旧不理她,依旧该发呆的发呆,不理的还是不理……

于是,蓝香两个生出了一股挫败感——难道她们还是不了解她们主子嘛?

正在两人“忧伤”之际,徐子归却突然抬眼回复了正常:“去安乐宫将安阳公主找来。”

红袖点头应是,复又担心道:“娘娘您没事吧?”

“没事啊,我很好啊。”徐子归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看着红袖,像是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了一般:“怎么了么?”

红袖嘴角抽抽:“刚刚姑娘一直在发呆来着。”

一边说着,蓝香还一边给徐子归学着刚刚徐子归发呆的模样:“娘娘从醒来以后就一直这样了,奴婢们都很担心呢。”

说着,还很委屈的看着徐子归,像是在说徐子归刚刚真的把她们吓坏了。

徐子归一愣,眨眼:“我刚刚这么吓人?”

说完,看着四个丫头齐齐点头,徐子归不由讪笑:“我不过是做了个梦,在想梦里的事情而已……你们学的怎么像是本宫要算计谁一般……”

说罢,很是不可思议的又朝四个丫头看过去,再次确定了一边:“我真的是那个样子么?不是应该像是思考问题一般在沉思么?”

毕竟那个梦给了她不少提示啊,她不应该是在沉思么?怎么一副要整蛊人的表情?

四个丫头嘴角一起抽抽,点头,然后——

红袖:“奴婢去请安阳公主过来。”

蓝香:“奴婢去给娘娘摆饭。”

盼春:“奴婢去看看月容有没有带回消息来。”

盼香:“奴婢去看看月溪有没有带回消息来。”

然后盼香很感谢盼春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月溪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让自己不用面对脑子抽抽的主子。

见四个丫鬟纷纷找理由出去,徐子归颇为哭笑不得,笑着看着四人出去,脑子里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来……(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