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抓阄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56字数:4130

徐子归冷笑,心里却是已经有了一个隐约的轮廓。【】

若是一开始检查便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那样每月请一次平安脉,第八个月的时候刚好产子,因为不能请产婆,便只能要那个已经被自己收买了的太医替自己接生,生出来便让太医快速将那孩子送出宫……正巧赶上皇上来好奇过来看看这个一个月请一次太医的废妃,正巧看到刚生完孩子脸色惨白的德妃,故而生了怜悯之心,将那太医抓来一问,而那太医早被德妃收买,自然不会将真相说出来。

接到雪苑宫以后,德妃又接着养病的借口坐了月子,也躲开了与皇上同房。待到两个月自己彻底稳定下来之后,才宣布自己的病彻底好了。毕竟内里的病最难调理,又有宫中的老太医作证,皇上又是觉得刚刚得了稀世珍宝一般,自然是不会怀疑。

而德妃为了圆谎,便一直悄悄喝着避子汤,直到三年后觉得时机成熟了,才断了那汤药,而皇上却只当德妃是伤了身子不易受孕,心里存着愧疚,这才使得德妃在生莫城渊之前一直隆宠不断。

徐子归猜,兴许是后来后宫中又进了新人,德妃又人老珠黄了,皇上对她便只有了往日的情分与愧疚,才使得德妃不至于失宠,对于侍寝一事,似乎也就只有皇后和那些新人了吧……

可是这样的事情却只能是猜测,没有足够的证据,只凭着这几句话,人家只会说你是没事找事,届时德妃一句:“与假期最何患无辞”就能让她无话可说,况且人家还有当时的太医的话,那太医年事已高,想来当时也是及得皇上信重的,只从皇上也不会只听了这一个太医的话便再未找其他太医来验证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莫乐渊没有徐子归那么大的脑洞,只是因为徐子归一直猜测着柳良与莫城渊的关系,一再的被徐子归洗脑这才跟着徐子归的思路走了。

可是站在一旁听姐姐们讲话的徐子若,却是始终听不明白莫乐渊与徐子归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以为莫子渊要对莫城渊动手了,所以才打听德妃的事情,却仍旧不明白即是要对付莫城渊,打探莫城渊没出生之前的事情做甚。

“臣妹愚笨,还请长姐明示。”

徐子归与莫乐渊这才想起来徐子若对于这件事还是一无所知,对视一眼,俱都笑了起来:“只想着让若姐儿听听这内里的事,却忘了若姐儿还什么都不知道。”

说罢,也不给徐子若解释,只笑道:“罢了,这样的事请有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好些,即是什么都不知道便就什么都不知道罢了,知道了也只是徒增烦恼。”

徐子若点头,也知道徐子归这样也是为自己好,倒也没多问些什么,只是笑着与徐子归闲话起了别的:“长姐出来的时间也长了,这会子皇后娘娘也快过来了罢?长姐还是去院子招呼着罢,臣妹这儿有公……郡主陪着便是了。”

莫乐渊被贬为郡主还没有几天,徐子若一时不习惯险些说成了公主,因不知道个中缘由,又怕徒惹了莫乐渊伤心,还小心翼翼的看了莫乐渊一眼,莫乐渊逐笑道:“你无需这般紧张,我没事的,对我来说降级为郡主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徐子若不知道这是莫乐渊为了卫远风的牺牲,只是打趣道:“倒是因祸得福,皇上因着降了你的级才给你与卫候赐婚的吧?”

说着还对徐子归挤眉弄眼了一阵,笑道:“安阳不会开心了许久没睡着吧。”

徐子归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装模作样的笑道:“可不是,没看安阳的黑眼圈么,自从父皇赐婚以后安阳晚上就没睡着过。”

莫乐渊嘴角微抽:“我若是晚上睡不着白天哪来的这么大的精神来你这儿找你打趣。”

说着便将徐子归往外推:“都在等着你呢,赶紧出去吧,可别让人等急了。”

徐子归笑着点头,莫乐渊又说:“我与若儿一会儿就出去,我再带她认认那些人。”

“那就麻烦你了。”说罢,对着徐子若挤眉弄眼的笑道:“这个小姑子怎么样?若姐儿可还满意。”

一句话调戏的徐子若脸红不已,正欲说什么,却听到上方有一处含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皇嫂这么调戏臣弟的未婚妻,就不怕臣弟日后将刚得来的情报吞进肚子里不吐出来?”

三人俱是猛地抬头,看着倒挂在树上的莫琛渊,徐子归与莫乐渊嘴角微抽,徐子若则是脸又红了红,转身就想要走,却被从树上跳下来的莫琛渊拉住

“这脸皮薄的,怎么一见爷就跑?爷又不是豺狼虎豹,还能吃了你不成?”

莫琛渊本就是上京城里出了名的纨绔,不过是这些年略略收敛了些,不过调戏小姑娘的手段还是不减当年。

如今这嘴含笑意一双桃花眼顾盼流转,直看着徐子若的脸快要溢出血来。莫乐渊实在看不下去,一巴掌拍在莫琛渊抓着徐子若胳膊的那只手上,嗔道:“五哥将若儿当成了什么,怎么说调戏就调戏。”

说罢,还看了徐子归一眼,笑着吓唬道:“人家亲姐姐可在这儿,小心亲姐姐恼了你,不让若儿嫁给你了!”

莫琛渊便做出一副似是怕极了的模样对着徐子归拱手弯腰,笑道:“皇嫂,啊,不对,是长姐,大姨姐,小生这厢有礼了。”

说着,眼睛还朝徐子若看过去,似是在询问徐子若满意否。被莫琛渊这么一闹,本来就快要自燃了的徐子若的脸这会子更是红的堪比西红柿一般,莫琛渊似是还不愿放过徐子若,正欲再开口,便被徐子归抢在了前面

“眼看着就要娶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说着,先是瞪了莫琛渊一眼,到底心疼自家妹妹,对莫乐渊使了眼色,说道:“乐儿你先带若儿去院子里罢,若是让人见到小五与若儿私下见面,传出去对两人都不好。”

两人也是快要成婚了的,本来在大周即将成亲的女子是不能随意出门宴客的,只是这次是皇家第一个孙女诞生,又是其亲外甥,这才破例过来,若是再让人发现莫琛渊与徐子若私下见面,两人的名声便就不要要了,尤其是徐子若,届时定会被冠上不检点,等不及等说法。

为了徐子若考虑,自然是要带徐子若出去。况且莫琛渊撩妹手段了得,徐子若脸皮又极薄,在这儿不是羞涩死?故而莫乐渊也没跟自家哥哥一伙儿,徐子归一开口便点头带着徐子若去了院子。

见莫乐渊带着徐子若出去了,莫琛渊才嘟着嘴低估道:“皇嫂真是太小气,人家就是听说了小若儿在这儿才特特跑过来了一趟,结果还没好好与小若儿说上几句话就被皇嫂赶走了,真真是伤了人家的心。”

徐子归被莫琛渊一口一个小若儿听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抖了抖身上,嫌弃的看了莫琛渊一眼,嘴角抽了抽,说道:“你倒是与若姐儿好好说句话也成啊,瞧你一句正经的都没有,本宫妹妹脸皮薄,可不像你身边那些丫头似的听得你调戏。”

莫琛渊委屈的扁嘴:“都说皇嫂温柔,怎地对臣弟就这般凶。”

徐子归瞪了莫琛渊一眼,不得感慨果然是亲兄弟,就连耍无赖撒娇的模样都有些浑然天成的相似,倒也不想再与莫琛渊废话,直奔主题的问道:“你过来做甚?”

虽说刚刚莫琛渊说是因为听了徐子若在这儿才过来的,可徐子归可不相信莫琛渊像是这种为了哪个女人就什么都不顾的人,这儿毕竟是后院。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若是莫琛渊真的想见徐子若,完全可以跟他哥一样夜探威国公府的。

听徐子归这么问,莫琛渊先是笑了一声,转而便肃了脸色,说道:“我是大哥派去帮衬月容的人。”

徐子归嘴角微抽,莫子渊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敢指使,居然连亲弟弟都奴役,真真是有当君王的天赋:“所以呢?发现了什么?”

所以,徐子归也真的很有母仪天下的天赋,真的是夫唱妇随的奴役起了小叔子。

莫琛渊无奈,笑道:“您与大哥奴役起我来到时顺其自然的。”

说着,对着徐子归咧嘴傻笑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柳良果然以太监的身份见了德妃,可是也只是见了一面,什么话都没有说柳良就走了。”

“什么都没有说?”徐子归眯了眯眼,若是真的知道柳良被他们盯上了,兴许是会多加注意一些,知道祸从口出,所以什么都没说倒也正常,只是…….

“动作呢?两人见面难道只是傻傻的面对面站了了一会儿?难不成连肢体动作都没有么?”

莫琛渊摇头:“两人只是默默地相视而站了半炷香的时间,期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德妃眼里时而会蹦出一些类似很难过的表情,其余什么都有。”

说罢,又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大哥才让我过来与皇嫂说一声,说你们女人心细兴许能发现什么。”

徐子归点头,微微皱了皱眉后说道:“我知道了。”

说罢,看了莫琛渊一眼,终究是不放心,又嘱咐道:“别有事没事的调戏若儿,那孩子脸皮薄,小心她真恼了你。”

莫琛渊也不知听进去没,笑哈哈的点头,递给徐子归一块红木雕刻出来的小老虎,笑道:“给慧姐儿抓阄是放上。”

徐子归见那小老虎,不由笑道:“慧姐儿姑母想着咱们慧姐儿日后拿个文状元,咱们慧姐儿叔叔又想着要咱们慧姐儿日后得个武状元,兴许咱们慧姐儿日后真能文武双全呢。”

莫琛渊便笑道:“有大哥与皇嫂调教着,也不是不可能。”

说罢,估摸着时间不早了,便笑着对徐子归说了一声:“告辞”便一个转身不知所踪了。

徐子归无奈看了看莫琛渊消失的方向,拿着木刻的小老虎出来就看见了蓝香,逐将这个交给了蓝香,笑道:“一会儿小郡主抓阄时放上。”

蓝香点头,将小老虎收进袖中,便扶着徐子归去了院子。

此时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徐子归撇头问了问蓝香:“都来了么?”

蓝香点头,笑道:“回娘娘,都来了。”

徐子归这才笑着点头,继续低声吩咐道:“如此你便与红袖一边一个去将母后与皇祖母请过来罢。”

说罢,徐子归便扶着盼春的手去招呼旁人去了,红袖与蓝香则是按着吩咐快步朝凤栖宫与慈宁宫跑去,徐子归则是在盼春耳边耳语几句,盼春细细听了后,待徐子归说完,便到几位平日里交好的夫人耳边轻声低语道:“娘娘说小郡主已经在西南院子准备好了,请夫人移驾。”

毕竟场地有限,西南院子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况且孩子的抓阄礼本就是本家与几家交好的人共同观赏的,即便是皇子,也是没道理装得下所有人的,不过是像慧姐儿等皇家子嗣抓阄之后,会接着有嬷嬷们奔走相告众宾客小皇子或是小公主郡主抓了什么。

故而,没被邀请的夫人们也都是在院子里继续吃喝玩乐,等着小郡主抓过之后嬷嬷们出来告知小郡主抓了什么就行,而被邀请的出了小郡主的外家威国公府以外,还有太子妃的外家左相府,以及平日里交好的周国公府,再就是周意宁秦思雨等闺阁时交好的夫人,剩下的便是小郡主的几个姑母了。

而前院太子那边也是除了邀请了小郡主的外家威国公府与太子妃的外家左相府的人以外,便是卫远风顾城等跟着太子出生入死的兄弟,剩下的,便就是小郡主的叔叔们了。

待徐子归领着人从后院到西南院时,莫子渊正巧也领着人从前院到了西南院,几人纷纷福了礼后,莫子渊便从袖口处掏出了一支上好的毛笔,还有一锭金子,说是小郡主的两个舅舅送的,要给小郡主抓阄用。徐子归笑着吩咐了蓝香接过来,太后与皇后才纷纷赶了过来。

徐子归这才笑着主持起了慧姐儿的抓阄礼:“蓝香,小郡主抓阄要用的都摆上罢。盼香,将小郡主抱到床上去。”(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