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杖毙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2:57字数:4228

皇上一览无余的全看见了,徐子归与莫子渊自然也都看得见。【】

两人先是对视一眼,莫子渊事先不知季明月已经拿着这封信威胁过徐子归一次,怕徐子归看了这封信乱了阵脚,给徐子归使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正欲赶在徐子归前面替徐子归说话,却被徐子归抢在了前面装作不经意的开口:“凤九殿下给本宫的信?”

说罢,皱眉,很是不解的看向季明月,问道:“若是给本宫的信,怎么会在六弟妹那儿?”

其实本来皇上确实如季明月想的那本,本身就是在气头上,这会子本就没了什么思考的能力,刚刚见了那封信时,确实是信了徐子归与凤九卿有什么牵扯的。

不过幸而徐子归反应快,不等着皇上开口问,就先自己开口了,也不急着解释,也不辩解这封信不是自己的,而是就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看着地上的那封信满是惊奇的问:“这是凤九给本宫写的信?”问的坦坦荡荡,一点心虚的表现都没有。

这般下来,皇上倒也冷静了下来,一是觉得若是徐子归真的与凤九卿有什么牵扯的话,这会子也不至于这么淡定的照单全收,而是该想的怎么辩解了。这二吧,便是如徐子归与蓝香所说的那样,皇上本就找人监督着凤九卿,凤九卿到底有没有送过信皇上还是知道的。刚刚也不过是因着莫城渊与竹杏的事情在气头上丧失一些基本的思考能力,这会子经徐子归这么一点拨,自然是该有的想法也都有了。

只是还没等开口询问,徐子归便有自己嘀咕了一句:“是因为风九殿下担心这封信若是给太子会落到别人手上所以才故意写了本宫的名字?”

说罢,更是皱紧了眉头,很是不解:“可也没道理这封信到了六弟妹手上啊......”

言外之意便是莫城渊图谋不轨****关注着东宫这边的动静,又猜出来这封信就有可能是打着给徐子归的幌子实则给莫子渊的,所以才中途截下来的。

眼看着自己精心布置下的局马上就要被徐子归三言两语的带偏,季明月忙抢在皇上之前开口道:“父皇,皇嫂与凤九殿下确实不清不楚,这封信就是证据!”

说罢,举着那封信对着徐子归说道:“刚刚在亭子里是皇嫂不小心掉落的,弟妹原本想捡了来还给皇嫂的,可因为看到了凤九殿下的落款,因着好奇便打开看了看......”

说着,抬头看着皇上,眼神中甚是委屈:“就因为看了才知道,原来皇嫂与凤九殿下联系的这般密切。”

听季明月将这封信的由来说成是三人在梧桐月亭处谈话时自己无意中掉落的又被她检到,徐子归就险些忍不住要冷笑出声,而皇上却是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后,问道:“你说这封信是你捡到的?”

季明月被皇上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不过是这一步已经走出来了,便没了退路,况且也因为这件事让皇上确实已经忘了处理竹杏这件事,季明月只好深吸一口气后,装作淡然的模样点了点头,叹道:“儿媳本是想着待一会儿单独拿给父皇瞧得,毕竟这儿人多,让皇嫂以后也没法做人了。”

徐子归却是冷笑:“那本宫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啊?”

说罢,看也不看季明月,只转头看着皇上,眼里已经染了一层凄凉之色:“父皇,这会子六弟妹手上拿着信,儿媳再怎么辩解想来也是无济于事了,只不过儿媳只有一句话要说。”

皇上点头,意味不明的看了徐子归一眼,说道:“说。”

得了皇上的允许,徐子归才看向季明月,不急不躁的缓缓开口道:“本宫只问你一句,若是你,你不将这般重要的东西看过之后销毁,反而****带在身上,是傻了?”

说罢,莫子渊也冷笑一声,上前一步,微微将徐子归护在身后,神色上已经带着温怒:“小六!你自己的媳妇儿自己管好了,若是再有下一次,孤定是饶不了你!”

说着,便转身,揉了揉徐子归的头发,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很温柔了:“别担心,他们无赖你,孤自会证明你的清白。”

徐子归还不做解释,莫子渊已经发声说明自己对徐子归的信任,而皇上这会子亦是神色不明,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这会子,众人倒是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如何了。

而季明月本身就心虚,这会子被皇上意味不明的看着,一直顶着巨大的压力,偏偏莫城渊空有野心,头脑倒是比起皇上与莫子渊来再多加两个都不够。况且季明月这次铤而走险拿着伪造的凤九卿的信来诬陷徐子归,莫城渊本身就是反对的,这会子也是为了让皇上不再执着与竹杏的事情季明月才这般做的,莫城渊又不好说季明月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便也就只能默默地跪在那儿,看着季明月一个人与他们斗法。

只是莫子渊已经点了他的名字,他也不好再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默不作声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皇兄说的这话好没道理,连信的内容都没有落实一下就这么武断的说月儿在诬陷皇嫂,是不是太过绝对?”

说罢,便对着皇上磕了一个头,说道:“父皇,月儿既然这么说了自然也是有道理的,儿臣以为父皇还是先看看信里的内容再做决断。”

谁知,莫城渊若是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皇上更是来气,一脚踹上了莫城渊,将他踹开后,冷笑道:“你倒是会给你嫂嫂安罪名,这封信难不成你也看过不成?”

“没......”莫城渊连忙低下头否定。刚刚季明月可是说这信是在亭子里才捡的,若是这个时候他说自己知道这信里的内容,不就摆明了说这是他跟季明月陷害的徐子归么。

皇上冷笑一声,却是连看都懒得再看季明月手中的信,只说道:“朕早就安排了时刻关注着凤九的动作!他送没送信朕最清楚不过!用这样的腌臜手段没得污了众人的眼!”

说罢,便不给季明月夫妻两个解释的机会,直接开口说道:“德妃教子不擅,使其道德败坏,逐降为婕妤。”

说完,也不给德妃或是其它人求情的机会,便甩袖离开了前院。

见皇上离开,众人也不好多待,先是皇后带着众妃子们离开,徐子瑜也带着朝臣们给莫子渊拜退。待到众人离去只有,莫子渊才冷声开口:“今儿个六皇子与六皇子妃也累了,靳东,你送两位主子回府上。”

靳东应是,上前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两人起身,结果莫城渊因为本来就不爽,这会子自己的母妃又降了位分,心情本就阴郁,这会子见自己跪着一个下人却敢站在自己面前硬生生的受了自己的礼,便再一次忍不住自己的火气,起身就要朝靳东打过去。

靳东也不是吃素了,况且靳东向来跟着莫子渊伸手想来好的没话说,这会子怎么会让莫城渊得逞?不过是念着莫城渊是主子,不敢反攻,这才只守不攻的。

待到靳东闪躲了几次之后,莫子渊才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上前亲自制止了莫城渊。只是莫子渊本身就是伤着了右手,又是本能的用了右手,许是牵扯到了伤口,徐子归见到莫子渊眉头及不可见的皱了皱,心里便对莫城渊的恨更重了一层,逐开口问道:“殿下,殿下还没说竹杏怎么处置?”

莫子渊阴郁的看了莫城渊夫妇两个一眼后,意有所指道:“竹杏怀了身子?”

徐子归点头,正欲说话,却见莫子渊又开口问道:“蓝香,你来说,东宫的宫规背叛了主子要该受什么惩罚?”

蓝香毕竟不像是跟在徐子归身边时的时间长,况且莫子渊又向来琢磨不透,蓝香也不知道莫子渊到底要做什么,主子问话又不好不回答,便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回殿下的话,东宫宫规叛主者一律杀无赦。”

莫子渊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盼春,你来说说,太子妃刚进宫那天孤说的东宫宫规第一条是什么。”

盼春到底是跟在莫子渊身边久了的人,这会子见莫子渊这么问,猜着八成是这些人给了太子妃委屈受,她们太子忍不了了,准备要给自家娘娘报仇了。

故而盼春回答的声音很是洪亮:“回殿下的话,东宫宫规第一条,欺负太子妃者,惹得太子妃不开心者,让太子妃受委屈者统统杀无赦!”

东宫的宫人们都知道,在东宫有一条很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如果有人惹了太子,兴许看在你认错态度够诚恳犯的事还不大的份上,兴许能绕过你。可是若是你惹了太子妃,即便是太子妃不计较,可是只要太子妃一皱眉,行了,以后的日子就别想好过了,太子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折磨你的。

所以,盼春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东宫的宫人们其实都很无动于衷,而即明月夫妻俩则是震惊得看着一帮人的淡定,又看向一旁早就颤抖着不住哭泣的竹杏,便知道,盼春并没有骗人,毕竟从竹杏的眼里流露出来的害怕不是假的。

竹杏毕竟是在东宫伺候过的,自然知道东宫这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的,不过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喜欢莫城渊了,这才壮着胆子与徐子归做对。

这会子见莫子渊竟然问起了宫规,便知道季明月陷害徐子归的事情让莫子渊很是生气,而自己肚中怀着莫城渊的孩子,因为六皇子府已经失了一个孩子,所以自己肚中的孩子也算是莫城渊的一个希望了,不过这会子听莫子渊问起宫规,心里便也就猜了个七七八八。逐往季明月与莫城渊身边凑了凑,求道:“爷,爷救救奴婢吧,奴婢身上还有爷的骨肉啊好歹。”

说罢,又拽着季明月的袖子,哭道:“娘娘救救奴婢吧,奴婢的孩子也是娘娘的孩子啊,娘娘,看在奴婢为了您做了那么多事的份上,您就救救奴婢吧。”

一着急,竟是连自己替季明月做过事这件事给说出来了。好在莫城渊这会子关注点不在这上面,也并没有听出什么不妥来,只当竹杏的意思是替他们两个做的事,倒是也没有多想,只是不耐烦的将竹杏挥到一边,不耐烦道:“既然是怀了爷的人,爷自然会保住你。”

说罢,便是一副很是了不起的模样看着莫子渊,说道:“竹杏怀的毕竟是皇嗣,父皇都没有说什么,皇兄也就别太不自量力的以为除掉这个孩子就能将臣弟除掉了。”

说着,还挑衅的看了莫子渊一眼,冷笑道:“皇兄以为上次若是没有臣弟的帮忙,皇兄能这么快的就将四哥拉下马?”

虽说这人都走光了,可这东宫里还是有许多宫人的,到底人多口杂,徐子归倒是没想到莫城渊竟然能疯到这个份上,可见也是醉酒的厉害。

莫子渊则是冷笑一声,说道:“你喝醉了就会说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罢,还是很轻蔑的看着莫城渊笑了一下,又凑到了莫城渊耳边小声说道:“孤除掉竹杏和那个孩子,并不是害怕你的势力,不过是心里不爽给你添堵罢了。毕竟孤就喜欢看你痛不欲生又无能为力的模样。”

“你!”莫城渊被莫子渊激怒,愤怒的抬头看着莫子渊,莫子渊却是不再理他,而是冷笑一声,对着宫人们吩咐道:“六皇子醉酒厉害,不能再耽搁了,靳东,还不将六皇子与六皇子妃送去休息!”

说罢,便不等着靳东带着莫城渊他们夫妻俩走就又开口说道:“竹杏叛主又不知检点,也不知从哪儿怀了野种竟也敢冒充皇家子嗣!”

说着,不动声色的给徐子归使了个眼色,继续说道:“红袖,速速去调一碗堕胎药来给竹杏灌下去!再将她杖毙!”

徐子归自然是看懂了莫子渊眼神的含义,逐在莫子渊话音刚落,便配合的天衣无缝的开口:“殿下!且慢。”

说罢,抓着莫子渊的手晃了晃,说道:“殿下,好歹是两条人命,今儿是慧姐儿的满月礼,不看僧面看佛面,咱们怎么也得给慧姐儿积点德不是?竹杏肚中的孩子不知是谁的,便打了也就打了吧,咱们就将竹杏的命给留着,殿下若是实在气不过,大不了过了这几天再杖毙也不迟啊。恩?”(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