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红袖叛变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1字数:4150

“娘娘,太子妃身边的红袖求见。【】”

这几日宫里关于太子与太子妃身边一等宫女之间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见徐子归吃瘪,德婕妤本就身心愉悦,又加上这些天皇上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她宫里留了几晚宿,虽也没说给她恢复妃位,却也是指日可待了。

德婕妤神清气爽的过了几天,这会子听说红袖找自己,算了算日子,也觉得差不多了,便点了点头,示意司琴将人请进来。

“去请进来吧。”

司琴应是,退了出去将红袖请了进来。

“德婕妤。”红袖进来后不卑不亢的给德婕妤福了礼,便站在原地头稍稍偏低,不卑不亢的站在那儿,等着德婕妤开口询问。

“到底是太子妃调教出来的人,”德婕妤抬眼打量了一番红袖,眼里闪过一丝讽刺:“是个妙人儿,怪不得惹得太子欢喜。”

说罢,懒懒的起身走到红袖身边,转了一圈以后,抬手将宫里伺候的人都遣了下去:“都先出去候着罢,本宫这儿不需要你们伺候。”

司琴应是,带着众人福礼退了下去。

红袖这才跪在地上给德婕妤磕了头,语气里带着愤怒:“奴婢被太子妃撵出了东宫,求娘娘收留。”

德婕妤冷笑一声,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冷眼扫了红袖一圈,冷笑道:“徐氏不要的,你凭什么以为本宫会要?”

红袖也不慌不忙的抬头朝德婕妤那边看了过去,只一看,红袖心里就有了底,她已经从德婕妤眼里看见了松动,知道德婕妤嘴里说的,与她心里所想的并不一样。

“奴婢知道太子妃的一切,了解太子妃的一举一动,能揣测太子妃的意图,这些娘娘都不心动?”

说完,便静静地看着德婕妤,不肯多说一句。

德婕妤眼角一跳,握着扶手的那只手紧了紧,努力让自己脸上做出一副淡然的模样:“本宫怎么知道你是真的投诚,还是徐氏派来的奸细!”

红袖抬眼不急不躁的看了德婕妤一眼,抓住人的心理这一点她虽然不及紫黛跟徐子归,却也到底是跟在徐子归身边呆久了的,这一点小事她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垂下眼帘淡淡说道:“碟儿在东宫里。”

德婕妤扶着扶手的手又紧了许多。

碟儿在她们手里这件事是徐子归特意吩咐红袖告诉德婕妤的,其实就是为了试探德婕妤与竹杏一家的关系。德婕妤跟竹杏她们家的关系一定不浅,不然也不会对着竹杏抬不起头来主子没有主子样,奴婢没有奴婢样。顺便也是为了让红袖看上去真诚一点,毕竟这件事算是一个大的机密了,可是红袖也能全盘托出,说明红袖是铁了心的要跟着德婕妤一起干了的。

德婕妤定定的看了红袖半晌,脸上紧张地表情不复存在,放松了深情看着红袖,笑道:“很好,本宫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不需要过多浪费口舌。”

说着,对红袖抬了抬手,示意道:“你起来吧,起来说话。”

红袖也不客气,德婕妤的话一出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德婕妤微微颔首:“请娘娘吩咐。”

德婕妤却是不急着吩咐红袖做事,而是指了指一旁的凳子示意红袖坐下:“坐。”

红袖依言坐下,德婕妤才开口问道:“你就因为太子妃将你从东宫里赶出来就心生了恨意?”

若是真的是这样,这么小心眼的人,她也是不敢用的。

德婕妤脑子不怎么好用,疑心却是不小,来之前徐子归与莫子渊便已经轮番给她讲过了注意事项,只是徐子归相信红袖的能力,倒是没有教她规范的答案,而是一切让她从容应对。

“奴婢与太子本没有什么,只是一起同乘一辆车回宫而已,可太子妃却心生醋意,处处找奴婢的麻烦。太子心悦奴婢吩咐奴婢去外书房伺候,奴婢身为宫女,哪里有不应的理?可是太子妃却认定了是奴婢故意媚、惑殿下,处处找奴婢麻烦,动不动就鞭打奴婢。这些事情确实真真寒了奴婢的心。想奴婢自幼伺候太子妃,一心一意的忠心于太子妃,最终却是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奴婢又怎会不寒了心?”

情到深处,红袖还伸手抹了抹眼泪,继续说道:“奴婢自幼伺候太子妃向来忠心,若是日后与太子做妾也一定不会逾越了规矩,还是会规规矩矩的伺候太子妃,况且日后有我们主仆二人,殿下就是再有了别人,我们两个也好有个伴不是?只可惜,奴婢一心替太子妃着想,可太子妃却是偏偏不领情!”

“非但不领情,还将奴婢赶了出来。本来这会子奴婢于太子做了妾,已算是东宫的半个主子,也能享几天的福了,谁知太子妃根本见不得奴婢好,早上太子刚与奴婢承诺了的,这会子奴婢便已经被太子妃赶出了东宫无家可归。奴婢岂能不恨!”

确实该恨。

德婕妤挑了挑眉,看着红袖一脸悲怆的面孔,嘴角微勾。红袖在徐子归身边伺候多年,脾性熟悉的,应该是徐子归做一个动作就可以猜出她下一个动作要做什么的。这一次,她可是捡到宝了。

“你先莫要哭了,瞧瞧这梨花带雨的小脸,真真是我见犹怜呢。”心思转了几转,德婕妤便敛了神色,起身亲自递了一块手帕交给红袖给红袖擦了擦眼泪:“本宫知道,之前你跟着太子妃没少与本宫斗气,这会子自然是迫不得已才来与本宫联盟。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咱们也不是没办法做朋友的。”

说罢,拍了拍红袖水嫩嫩的小脸,勾了勾嘴角,笑的意味深长:“你若是帮着本宫成就了大事,本宫保你后半生的清福。”

德婕妤说的鬼话红袖是不信的,不过面上却是伪装的极好,看着德婕妤几乎要感激涕零了。

见红袖这么一副模样,德婕妤很是满意,吩咐司琴进来将红袖安排进了一处住处。这第一回合的较量,算是红袖完胜。

对付德婕妤这样没有脑子的人,即便没有徐子归的提点,红袖也能独当一面的。

东宫里徐子归一面闲心的修剪着一叶兰,一面闲闲的问道:“红袖那边怎么样了?”

“月容时刻在那边保护着红袖,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盼春笑着将雪铁芋搬到窗边,一面笑道:“晚些时候月溪去与月容交换,月容过来回话听候娘娘的安排好传话给红袖。”

“你们安排的倒是合理。”徐子归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修剪的一叶兰,转头对着盼春笑道:“蓝香她们在干吗?”

“在小厨房做粥做点心,一会儿殿下回来了,您就拿着那些东西去外书房将殿下哄回来罢?”

盼春说的小心翼翼,虽说知道两人吵架是假的,可毕竟她们娘娘这么傲娇,让她亲自去外书房把人请回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带笑憋了一眼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盼春,笑着放下手里的剪刀,笑道:“去小厨房。”

盼春连忙上前扶住徐子归,一面笑着扶着徐子归往小厨房走,一面问道:“娘娘怎么想起来去小厨房?”

“不是要给殿下道歉将他哄回来了么?不真诚点哪里行?得本宫亲自下厨的。”

盼春惊讶的一时间没有合上嘴巴,就那么看了徐子归半秒钟。意识到自己失礼,盼春赶紧合上嘴巴,笑道:“早就听说娘娘会下厨,这会子正好也让奴婢见识见识。”

一面说着,一面替徐子归打帘进了小厨房,对着里面的人说道:“太子妃来了。”

“娘娘怎么来了?”蓝香与盼香急忙迎出来,身后是在小厨房做活的嬷嬷跟着出来,给徐子归福了礼:“给娘娘请安。”

徐子归这几天虽看着是失了宠,却也毕竟是太子妃,这地位却是变不了的,又有皇后在背后撑腰,底下的下人们倒是不敢怠慢了她。

徐子归对着几人微微点了点头,便朝盼春看了看。盼春会意,忙笑着跟众人吩咐道:“给娘娘找一身围裙来。方嬷嬷,按着这个准备一下食材。”

说着,将一张纸递给站在第一排中间的领头嬷嬷,又对着其他人道:“你们就在后面打打下手就是了,娘娘要亲自给殿下做些糕点。”

众人忙按着吩咐去给徐子归准备食材,盼春几个则是跟在徐子归身边给徐子归打着下手听着徐子归的吩咐。

忙活了一下午的时间,总算是做出了几道点心。一开始蓝香还不知道徐子归让自己使劲打晃着牛奶是作甚,这会子见徐子归将一道芒果班戟做出来,几个丫鬟不由都绕着它转了许多圈,嘴里新奇道:“娘娘从哪儿看到的这些东西?”

“是前些日子英利九皇子妃与本宫写信时提到的,本宫今儿个也算是试一试,倒没想到竟然做成了。”

说罢,指了指其他三块笑道:“将这三盘分别送到慈宁宫凤栖宫与安乐宫去,就说本宫闲来无事研究的新菜品,让皇祖母母后尝尝。”

又指了指一旁做出来的香蕉酥,笑道:“再装些这个给他们带过去。”

便有三个人出来应是,端着她们按着徐子归的吩咐去给皇后她们送去了。

徐子归才笑道:“盼香,你去看看殿下回来了没,盼春你将这些装进食盒里,蓝香你跟着田嬷嬷将小厨房收拾一下。”

众人应是,盼香出去打听了一番后,便笑着进来对徐子归说道:“殿下回来了。”

说着脸色怪异的看了看徐子归,似是想笑不敢笑:“殿下就在外面。”

“外面?”

徐子归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哪外面,挑眉看了看盼香,其他人则是眼观鼻鼻观心的低下了头。

还不待盼香再做出解释,莫子渊就由着守门的小丫鬟打帘的动作进了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牛皮纸抱着的圆滚滚的东西,一进来就将她扔给了田嬷嬷。田嬷嬷慌忙接住,莫子渊才说道:“去热一热然后给红袖姑娘送过去。”

从头到尾连眼神都不屑于给徐子归一个就转身走了,剩下的人更是面面相觑,尤其是拿着荷叶鸡的田嬷嬷,拿着的荷叶鸡明明已经凉了半截,可却在手中总感觉很烫手,是热也不是,不热也不是。

田嬷嬷试探性的朝徐子归方向看了看,就见到徐子归一脸隐忍的模样,坚忍的脸上似是想哭又使劲憋住一般。想到徐子归今儿过来的目的是为了给莫子渊做一些好吃的,好去哄哄这个伤了自己心得男人,结果那个男人却是从头到尾连看都没看徐子归一眼。看到这样隐忍的徐子归,田嬷嬷心里竟生出一丝心疼来。

徐子归今年才将将十五岁,再过几个月才及笄。在寻常人家里,这个年纪还应该是闺阁里无忧无虑的孩子,又加上徐子归的家世,这会子若是没有嫁进宫里,想来还是家里爹宠娘娇的姑娘,反观现在,却是只能在这看人脸色过活,田嬷嬷心里不自主的就心疼起徐子归来,又想到徐子归这么早嫁进宫来还是因为莫子渊,这般一想,心里便对莫子渊的好感没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顺手将荷叶鸡扔到了地上,然后又惶恐道:“老奴一时手滑,还请娘娘恕罪。”

当然,这也只是众人感觉出来的莫子渊没给徐子归眼神。从莫子渊进来时,先是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徐子归,确认徐子归没事以后才将手中的荷叶鸡扔给田嬷嬷的。这会子见莫子渊这样,心思微微转了转,心道兴许又出了什么事,与盼香使了个眼色,示意盼香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这会子莫子渊应该留了人在不远处等着她们的人出去。盼香则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走了出去。

又见田嬷嬷跪在地上认罪,徐子归忙给蓝香使眼色示意她将田嬷嬷扶起来,徐子归自然不会怪她,田嬷嬷这也是心里边站在自己这一边心疼自己才有意为之,她感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她?

“嬷嬷这是作甚?地上凉,快些起来说话。”

说罢,对着蓝香吩咐道:“你在这儿跟着田嬷嬷将小厨房打扫干净再回去。”

说着,看着桌台上的糕点眼里多了些抑郁,沉默半晌,叹道:“罢了,做都做出来,给殿下送去罢。”(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