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当年的太医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1字数:4036

“不要。【】”

碟儿摇头,抬头看了看红袖又低下头继续玩徐子归给他找来的沙包。

碟儿并不是人生,只是突然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多少有些不适应,小孩子从小颠沛流离与亲人分别,防备心总是大的。见碟儿这样,红袖也不恼,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更和善一些。

“为什么呀?技多不压身,姐姐会些医术,教会你了,以后你找到你父亲还可以帮你父亲看病呢。”

“我爹自己就是大夫,不需要我给他看。”

说这句话的时候,碟儿高昂着脑袋,脸上表现出来的是一派骄傲。红袖及不可见的勾了勾嘴角,继续诱哄道:“哇,真的呀,你父亲这么厉害?还会给自己看病?你父亲怎么没有教你给人看病啊?”

听了红袖这句话,碟儿的头昂的更高了一些:“我爹说了,等我再长大一些,就要教我医术,说我们老赵家的医术不能在我这儿断了。”

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眼眶也红了起来:“可是现在我找不到我爹了,我爹还没来得及等我长大教我医术就不见了。”

红袖忙上前将碟儿抱进怀里轻声哄着:“娘娘跟殿下神通广大,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爹的。”

“真的?”碟儿抬头看着红袖,眼神晶亮:“姐姐说的可都是真的?”

“是真的,”红袖笑着点头,转了转心思,问道:“你刚刚说等你长大了你爹就教你医术,好不让你们赵家的医术在你这儿断了根?”

碟儿窝在红袖怀里乖巧点头,小声说道:“我爹的一手好技术都是我爷爷教的呢。”

“真的呀?”红袖笑着轻拍着碟儿,像是聊闲话一般,继续问道:“那你爷爷的医术是谁教的?”

“自然是我太爷爷。”碟儿说的理所当然,又表现出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来拽了拽红袖的衣袖,小脸蛋全是骄傲:“姐姐你知道么?我爷爷好厉害的,以前还在宫里当过太医呢。”

这句话让在外面听着两人对话的莫子渊也是身子一震,竖起耳朵来继续听着里面的动静。

红袖果然不愧于这些年徐子归对她的调教,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不用教,红袖就知道接下来要再怎么问。

“哇,你爷爷这么厉害?怎么没将你爹送进宫来子承父业?”

碟儿摇头,嘟着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爷爷说这一辈子赵家人再不入宫。”

说罢,嘟着嘴嘟囔道:“姐姐硬要进宫,应是将爷爷气病了,直扬言要将姐姐赶出家门,我娘跟我爹心疼姐姐,将爷爷劝住了,可从此以后爷爷再也没让姐姐进过家门,直到爷爷去世,也不肯原谅姐姐。”

说着,突然抬起头来,有些害怕的看着红袖,问道:“姐姐,我现在也是在宫里了,爷爷会不会也生了我的气?”

竹杏非要进宫?又是为何?红袖挑了挑眉,拍了拍碟儿,轻声安抚道:“我们小碟儿这么乖,这次进宫是为了找父亲保护自己,是有苦衷的,爷爷断然不会怪碟儿的。”

“真的么?”碟儿希翼的抬头看着红袖,直到红袖对着自己肯定的点了头,这才放心下来,大笑起来。

红袖拍了拍碟儿的脑袋,眯了眯眼,低头问道:“碟儿,你可知道你姐姐为什么非要进宫么?爷爷对姐姐不好么?”

“不是,”碟儿摇头,嘟着嘴说道:“爷爷可疼姐姐了,还说姐姐是学医的好苗子,可是姐姐就是不乖乖跟着爷爷学医,削尖了脑袋非要进宫。”

“为什么呢?”红袖循循善诱道:“姐姐可是嫌弃家里穷贪图荣华富贵?”

碟儿大力摇头:“我姐姐才不是那种人,她在宫里赚的钱都留着给我爹我娘呢,才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我爹常说我姐姐身上怨气太重,若是姐姐肯放下仇恨凭借家里的条件也是可以当作姑娘养的。”

确实,依照赵家老一辈行医赚的钱,这一辈赵父又是勤恳能干,确实不需要将姑娘送来看人脸色受这份罪。

红袖眯了眯眼,拍了拍小碟儿的脑袋,笑道:“碟儿你乖乖在这儿自己玩,姐姐有些事情还没有做完,不陪你玩了好不好?”

碟儿乖巧的点了点小脑袋,拽着红袖的衣袖,可怜巴巴的看着红袖,眼里全是乞求:“姐姐以后天天来陪碟儿玩好不好?”

“好。”

红袖笑着揉了揉碟儿的脑袋,便打帘从格殿出来,对莫子渊点了点头,叹道:“碟儿的爷爷果然是太医院的。”

说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里尽是悲哀。碟儿这么信任自己,自己却利用他的信任来套的话。日后碟儿若是知道自己的一句话惹得自己整个家族的灭亡是会怪罪自己还是怪她?

上位者最缺少的就是同情心,有的只是成王败寇的认知。这会子见红袖伤春悲秋自然不是很理解。微微皱了皱眉,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

红袖点头,正要出去,又转头唤道:“殿下。”

莫子渊回身看她,皱眉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说。

没有徐子归在旁边,莫子渊向来是面无表情的,身上上位者威严的气息让红袖深感压迫感,这会子莫子渊不说话,只皱着眉看着她,红袖心里就在打颤,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就被眼前这位结果了。

在心里深吸一口气,才强迫自己淡定下来,说道:“奴婢是去雪苑宫还是去娘娘那边?”

“去雪苑宫。”

莫子渊声音依旧冷淡,红袖应是,逃也似的从书房打帘出来,然后换上一副娇羞的模样回了雪苑宫。

现在东宫到处都是眼睛,莫子渊他们自然不敢行错半步,这会子自然是不敢让红袖去正殿找徐子归的。

待到红袖走后不久,莫子渊便换上一身夜行衣,飞身出了门。

兰妈妈并不知道徐子归与莫子渊之间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这会子怕徐子归伤心,经常将小慧中抱来陪徐子归,徐子归本来觉得闲着也是闲着,就让兰妈妈把慧中留下,让其下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自己则是在内室逗着小慧中玩儿。

眼看着小慧中就要满百日了,也知道认人了,这会子见到徐子归也会伸出手要抱抱,徐子归捏着她的小肉手正跟她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听到窗户处有些响动,想到靳东说的这几日东宫里面不太平,有莫琛渊的人监视着,这会子徐子归不敢轻举妄动,警惕的朝窗户那儿看了看,伸手摸了摸这几日押在枕头底下的匕首,微微松了一口气,轻轻拍着小慧中,面上看着云淡风轻的,心里却紧张地不行,时刻用余光注意着窗户处的动静,背后更是不敢有一些松懈。

待感觉到有人进来的时候,徐子归刷的从枕头底下将匕首掏出来朝黑影刺去。辛而莫子渊反应灵敏,及时扼住了徐子归的手腕,将蒙在脸上黑布往下一拉,语带笑意:“是我。”

徐子归这才松了一口气,挣脱了莫子渊的手将匕首放到小几上,嗔道:“悄无声息的,吓死我了,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莫子渊环胸调笑着看着徐子归,笑道:“靳东都在周围安排好了人,只有有人进来你一叫人就会有人进来,不比担心。”

徐子归这才放下心来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向心思缜密,自然是四处都安排好了人。”

最主要的是莫子渊怎么可能会让她处于危险之中。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眼睛眨巴眨巴好奇的看着莫子渊的小慧中,徐子归笑着上前将小慧中抱起来,指着莫子渊笑道:“这是你爹爹,爹—爹—”

小慧中还不会说话,只会“啊啊啊”的喊着,徐子归笑着摇了摇头,给莫子渊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躲开,自己则是唤人道:“蓝香,本宫乏了,你进来将小郡主送回去喂奶的罢。”

徐子归原本是要抱着小慧中一起睡觉的,见莫子渊这身打扮进来,一是怕吓着孩子,二就是知道莫子渊过来定是有正经事要说,一个孩子在这儿还要随时照看着她,一会子不跟她玩就要哭闹,小孩子一哭闹再引起外人的注意就不美了,徐子归这才欢乐人进来将孩子抱回去。

蓝香进来的时候,见床上有一处黑影,疑惑的朝徐子归看了看,徐子归使了个噤声的眼神,对着蓝香点头,算是回答她屋里的人是莫子渊。

蓝香这才放下了心,配合着徐子归,高声说道:“娘娘不是要留小郡主过夜么?怎么又要送回去了?”

徐子归亦是高声说道:“小郡主饿了,送她去奶娘那儿,也省的再来回倒腾了。”

说罢,低声对蓝香嘱咐道:“夜深露中你仔细着,别伤了郡主。”

“奴婢省的的。”蓝香低声笑着点头,又配合着高声说道:“奴婢这就将小郡主抱回去。”

说罢,轻轻给徐子归福了礼,徐子归点了头,又在小慧中的脸颊上吻了吻,才挥了挥手示意蓝香抱着小慧中下去。

蓝香出去以后,徐子归才走到床边,坐在床头上看着躲在床尾处得莫子渊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在想到外面可能有人随时偷听着屋里的动静,及时压低了声音,小声对莫子渊说道:“我倒是想起一句谚语来。”

莫子渊挑眉,笑问道:“什么?”

“夫妻哪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

莫子渊看了看坐在床头的徐子归,又想到自己刚刚怕蓝香打帘进来被外面的人发现而躲到床尾处,不由也笑了笑,瞪了徐子归一眼,说道:“就你知道的多!”

说罢,便也不再耽搁时间,说起了正事。

“竹杏的爷爷,以前是宫里的太医,姓赵。”

徐子归挑眉:“你可派人去搜查当年有关赵太医的一切?”

莫子渊就喜欢跟徐子归这般聪明的人说话,能一时间抓住你话中的重点,并且问话更是能直击要害,省时省力。

莫子渊点头:“红袖回雪苑宫了,估计这几天就能查出雪苑宫那位当时跟赵太医的纠葛。”

说着,突然皱眉,说道:“你这边也该加紧一些,一定要从竹杏嘴里问出来她为什么拼着被逐出家门都要进宫,赵太医曾经说过,他们赵家人誓不进宫的。”

徐子归点头:“这几天我一直让蓝香在竹杏耳边提她爹跟她弟弟,只是她却总是一副不着急的模样……”

说着,徐子归不由着急皱了皱眉头,叹道:“竹杏与家里关系不好么?”

莫子渊摇头,把碟儿的话跟徐子归复述了一遍:“……怎么会与家里人关系不好。”

“那就是知道她老子跟她弟弟不会有危险了。”徐子归眯了眯眼睛,眼里散发着如同莫子渊一般的危险信号:“她凭什么这么自信她爹不会有危险?”

竹杏毕竟是在徐子归这边伺候过的,虽然没有近身伺候,可见她对没有血缘关系,还挡了自己孩子道的慧中都能温柔对待,又何况是对一个无冤无仇的小孩子?若是碟儿落在徐子归手上,竹杏反而是不担心了,徐子归虽然手段印痕,心地却是极为善良的。

可是她爹却并不是在他们手上……她不担心自己的弟弟,为什么连她爹也不担心?

与莫子渊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没有想通这里面的个中缘由,徐子归则是有一个念头呼之欲出,却就是卡在脑壳那儿,出不来。

徐子归恼恨的捶了几下脑袋,便被莫子渊握住了手腕,调笑道:“想不出来就莫要想了,作甚与自己过不去。”

说着,还捏了捏徐子归的鼻子,笑道:“本来就是,别拍的更傻了。”

徐子归用没被莫子渊握住的那只手腕往莫子渊脑袋上一招呼,在拍倒莫子渊的脑袋时,突然重重一派,兴奋地小声说道:“我想到了!”

莫子渊吃痛皱眉,瞪了徐子归一眼,捂着被拍疼的脑袋问道:“你想到什么了?”(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