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搜宫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1字数:4082

“你还记的上次咱们去竹杏家,李中的奇怪了么?”

莫子渊点头,皱眉:“回来后我让靳东去调查李中,发现李中与赵家并没有太大的联系,只是乡里乡亲的,平常也只是点头之交……”

莫子渊没有把话说完,徐子归却懂她停顿的地方,平常只是点头之交,怎么上次他们去的时候李中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就纳闷激动?先是对传闻的激动,又是对碟儿的关心,从莫子渊后来调查的李中来看,怎么都不像一个人。【全文字阅读】

“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或者是他们料定我们一定会去竹杏家里,提早就买通了李中,让他用假话来迷惑我们?”

莫子渊眯了眯眼,细细想了这些天的事情,皱眉摇头道:“应该不会,李中跟我们说的都是真的,这些从蓝香这些天到竹杏那边问话时就可以看出来,如果是假的竹杏一定会拆穿的。”

“这也就是竹杏一直不担心的原因啊,”徐子归皱眉,还是觉得其中定是有猫腻:“不然竹杏怎么不担心她老子?”

莫子渊摇头,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想了想,说道:“李中确实有问题,不过她说的话应该是真的,你看他激动的样子就不像是装出来的……我让靳东再去查查李中。”

徐子归点头,提醒道:“最好是派个人看着他。”

“我晓得的。”莫子渊点头,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叹道:“快铺床罢,这些天一直没睡好,今天在这儿好好休息。”

徐子归点头,也没唤人,亲自拿了被褥来铺,一面笑着跟莫子渊闲话:“明儿你还要早些起来偷跑回外书房,从外书房去早朝,这么来回折腾,你也不嫌麻烦。”

“有甚麻烦的,”莫子渊也弯下腰帮着徐子归一起铺床,一面笑道:“在外书房也睡不好,在你这儿还能好好休息一会儿,都差不多。”

徐子归笑着点头,站直身子给了莫子渊一个大大的拥抱,一语双关:“夫君辛苦了。”

徐子归这句辛苦了不用猜莫子渊也能从徐子归那满脸坏笑上看出来。瞪了他一眼,笑道:“促狭鬼,是忍得挺辛苦,不然今天晚上泄泄火?”

然后,徐子归总算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这人不是说这几天一直很累休息不好么!怎么精力还这么旺盛!

第二天一早莫子渊起身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吵醒徐子归。这几天没有莫子渊陪着,又知道现在东宫不算太平,总是绷着一根神经,也是一直没睡好。昨儿夜里莫子渊在这儿睡,徐子归那一颗小心脏才稍稍放松了下来,这会子正是睡得香甜。

莫子渊看着徐子归沉沉的睡颜,笑着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吻,正要起身穿衣,就听到外面一面嘈杂,然后就听到了蓝香的声音:“六爷您不能进去,这会子我们娘娘还在睡觉呢。”

莫城渊来了?莫子渊皱眉,听这动静好像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好像还是带了好多人过来。他过来作甚?

“怎么了?”外面一片嘈杂,徐子归就是睡眠质量再好,这会子也该被吵醒了,又何况这些天本身就神经紧绷有些睡得不踏实,原本想今儿个能睡个好觉,结果半路被人吵醒了,徐子归那一点起床气一下子就崩了起来,对着外面大吼:“谁在外面乱?蓝香给本宫拖下去杖责四十,逐出东宫!”

徐子归的起床气,整个东宫的人都是惧怕的。

噙着笑看了徐子归一会儿,莫子渊一手捂住徐子归的嘴省的她起床气上来迷迷糊糊的露了馅:“先别说话,听我说。”

见莫子渊这样,徐子归一时间什么起床气都没有了,毕竟莫子渊眼里带着些许紧张,就说明这件事不好办。

点了点头,示意莫子渊放了自己说话,就听到外面莫城渊的声音:“皇嫂,臣弟也是刚刚进宫准备上朝的,结果在去太和殿的路上碰见了刺客,现在奉命带兵搜查各殿,还请皇嫂配合。”

言外之意就是他是奉命搜查的各宫,若是徐子归不配合,就算是抗旨不尊。

看来是得了风声觉得莫子渊可能在正殿,这个时候是带着人来搜查呢。徐子归冷笑,这是给自己下套呢。

转头看了莫子渊一眼,低声问道:“你能逃跑的几率为几?”

“零。”莫子渊抿着嘴淡淡说道:“他既然是来搜查的,定然是在四周都布好了自己人,就只等着我逃出去落网呢。”

况且还特特跑到皇上那儿说是发现了刺客,他现在这一身夜行衣在身上,若是逃出去便是百口莫辩了。退一万步讲,若是他现在脱了这一身夜行衣,到时候他逃出去被抓,也给人落下话柄——你在自己宫里,不走正门从窗户这边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这样一来,就更给了莫城渊搜宫的理由。进来搜宫必然就会搜到自己这身夜行衣。届时,还是百口莫辩。

莫子渊冷笑,这莫城渊倒是有两把刷子。

徐子归点头,算是明白了如今的困境,知道为今之计也只有是胡搅蛮缠着不让他进来搜查了。好在徐子归身份上高出莫城渊一块,倒也不算很麻烦。

与莫子渊对视一眼,莫子渊立马将被子掀开躲进了被子里,以准备最后是在拦不住的时候进来不被发现。

待莫子渊藏好,徐子归才懒懒散散的开口:“这样啊,这里除了本宫没有其他人,你带人去别处吧。”

说罢,又不放心的嘱咐道:“慧中这会子睡得正香,西南院子你仔细着些,别将慧中吓到。”

这句话明显是在刺他了,人家的亲闺女,这会子却养在她身边,而且每次想到慧中,莫城渊就又要复习一遍柳子衿是怎么死的——莫城渊一直嘲笑莫清渊后院不宁才失败了,却没想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后院关系,结果最后却成了互相残杀。还不如人家莫清渊,最起码人家的小妾老婆都活的好好地,他这边却是闹出了人命。

莫子渊躲在被子里听徐子归这小心眼的报复心理,险些闷笑出声。不过是打扰她睡觉,她就这么拿这件事刺他,莫城渊这会子不抑郁才怪。

果然,莫城渊的声音已经出现了愤怒:“臣弟也是为了皇嫂的安全,皇嫂还是开门让臣弟进去搜查一番罢,毕竟臣弟是看着刺客朝着皇嫂的方向跑过来的。”

“放肆!”莫城渊的话音刚刚落下,徐子归就语气愤怒的打断:“你还知道要唤本宫一声皇嫂,本宫的寝宫也是你能随便进入的?男女授受不清,本宫若是开了门要你进来了本宫的名声要还是不要!”

说罢,挑了挑眉,按照惯常的步骤,接下来莫城渊要说自己想要窝藏刺客了。

冷笑一声,在莫子渊低声说完:“堵了他下面的话”话音刚落,徐子归就勾了勾嘴角高声说道:“怎么?难不成六弟还怀疑本宫窝藏刺客不成?本宫又不傻,窝藏了刺客作甚?让他专刺本宫一人?”

果然,徐子归话音一出,莫城渊在外面就被噎了一下,徐子归不按套路出牌,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沉默了一会子,莫城渊才底气不足道:“臣弟也是为了皇嫂的安全……”

“本宫现在很安全!”不等莫城渊说完,徐子归就高声打断:“本宫劝你快些走罢,不然一会儿太子得了消息过来,见你非要进本宫的寝殿,后果你自己想就是。”

这句话其实是在暗示守在外面的靳东,想办法制造出莫子渊要过来的假象。

靳东不傻,自然听懂了徐子归的暗示,趁着那些包围住周围的人不注意,偷偷地一点一点出了正殿的大门,又在一处别人没注意的地方直起身子,朝正殿这边走过来,站在正殿门口吆喝道:“你们这是在作甚?”

莫城渊是认识靳东的,见到靳东之后,眼里却是闪过一丝惊讶,据可靠消息莫子渊这会子应该是在徐子归的寝宫才是,身为莫子渊的贴身护卫,这会子应该是在徐子归寝宫附近保护两人安全的,怎么见他这样子却像是从外书房过来的?难道那个消息是假的,莫子渊没在正殿?

“你怎么来了?大哥呢?”莫城渊定了定心,想要看出这里面的破绽。

靳东能跟在莫子渊身边这么多年,又及得莫子渊信重,自然是有一定能力的。见莫城渊这幅模样,眼里快速闪过一丝讽刺,说道:“殿下已经去了太和殿,才听说了六爷带着侍卫往东宫过来,这才遣了臣过来瞧瞧。”

莫城渊带人来搜宫,若是莫子渊再不露面,确实有些说不过去——即便徐子归与莫子渊两人再怎么吵架,可是里子是里子,面子是面子,自己的女人还是不允许别人来欺负的。

莫城渊本来就是想要证实一番莫子渊到底在不在徐子归这边,证实一下两人到底是不是在做戏,红袖到底是不是他们派过去的奸细,可是这会子徐子归不肯让自己进去,靳东又从外书房过来,这么一来,他倒是有些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坚持下去了。

莫子渊碰了碰徐子归,示意徐子归看他,徐子归低头朝莫子渊看过去,莫子渊才低声开口:“你若是不让小六进来,他还不相信咱们是真的吵了。”

徐子归点头,这点她倒是知道,只是这样让一个外男贸然进自己的寝宫传出去以后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可是若是不让他进来,他又始终不肯真正相信红袖,还真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这莫城渊也没安什么好心,一定也是打着毁了自己名声的旗号过来的,再说了,莫子渊这个时候穿着夜行衣,就算是脱下来藏了,他既然进来了能不搜查一番?搜出了夜行衣又该如何解释?

只是这些在外人看来棘手的问题,却是难不倒莫子渊。见徐子归一脸为难的样子,悄声说道:“你让他找个宫女进来看不就好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徐子归兴奋地俯身在莫子渊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后,便似是妥协一般开口道:“小六,本宫也知道你是奉旨行事,也知道你为难,况且这件事也惊动了太子……不怕你笑话,你也知道本宫这些天跟太子的事情……”

说着,声音里应景的掺了一些悲凉:“若是让他知道你闯进了本宫的寝宫,情况就只会更糟了。”

说罢,便似是妥协一般说道:“这样,你找个信得过的丫鬟进来瞧瞧,也算是证明刺客不在这儿。”

这已经是徐子归最大的忍让限度了。从口气中莫城渊就听出来了。这会子见到靳东莫城渊心里就已经开始动摇,听徐子归这么说,自然不会再据理力争的要求亲自进去。毕竟自己要进徐子归的寝宫搜查也是自己理亏,哪有小叔子去嫂嫂的寝宫搜查的,更何况人家还没起床。

“多谢皇嫂体谅。”

莫城渊抱拳对着门外算是行了礼,说道:“既然如此,臣弟想不若让竹杏过来看看吧。”

竹杏是莫城渊的人,又有一层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莫城渊倒是极相信竹杏的。徐子归冷笑,让竹杏过来,便是变相解了竹杏的禁足,还能让他看看竹杏过得好不好,真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不过徐子归倒也不计较,看她过得好不好又能怎么样?他既然想看,她就让她看好了。逐开口,吩咐

“盼香,去将竹杏找来。”

盼香应是,快步朝厨房走去。不一会儿盼香就把竹杏带了过来。竹杏看莫城渊的眼神全是讽刺与冷淡,莫城渊见竹杏自然也是尴尬不已,只匆匆的说了将她找来的来意,便挥手让她进来了。

竹杏冷哼一声,虽看不上莫城渊不敢担当的怂样,可自己毕竟是为人奴婢,主子吩咐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故而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在莫城渊的话音一落,便扭头进了徐子归的寝宫。

左右这两派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若是可以借此将两派人都打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