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柳良的爹找到了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2字数:4081

“怎么?”走到门口时,莫城渊见柳良突然停住了脚步目视着斜上方,皱眉问道:“有什么东西么?”

柳良还是目视着斜前方,眯了眯眼,才将视线转回莫城渊身上,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一面说着,一面从袖口掏出钥匙,将外书房的门锁打开。

在门锁打开的一瞬间,躲在格殿的徐子归的心也跟着紧了紧。深吸一口气,将手捂在鼻子上,尽量使自己的呼吸声不要太重。

刚刚听到人的声音时,徐子归真的认为自己是死定了,却没想到在关键时刻竟然有个黑影快速过来将门落了锁。徐子归一度怀疑是月容一直跟着自己,可躲到格殿以后自己慢慢平静下来之后一想,便觉出了不对,刚刚那个黑影,看身形明明就是个男人。

柳良进了书房也是先打量了一圈书房内室,没有发现异样后,才笑着招呼着莫城渊坐下。莫城渊则是从一开始就察觉出了柳良的异样,一面跟着柳良落了座,一面问道:“你刚刚怎么了?”

落了座,柳良才皱眉问道:“殿下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影过去?”

柳良的这一问话让躲在格殿的徐子归心里又是一紧。

所幸当时柳良走在前面,正好挡住了莫城渊的视线,莫城渊并没有看见那个一闪而过的黑影。

听莫城渊说自己没有看见,徐子归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一动不敢动的躲在格殿后面听着两人的对话,想着两人怎么着也要说些什么秘密。只是柳良防备心太重,刚刚眼前一闪而过的黑影,让柳良立马戒备起来,倒是没往自己书房里进了人方面想,只以为是莫子渊派了人过来监视着他的,所以这会子自然是不敢与莫城渊说什么。

虽说莫城渊没看见那个闪过的黑影,可柳良不是那种无中生有的人,听了柳良的话,莫城渊也是心里有所怀疑,给柳良使了个眼色,便率先站起了身子。

“上次让你给爷找的书呢?”

柳良从书橱上端端下一个盒子来,打开那个盒子,从里面找出一封信交到莫城渊手上,又随手从书橱上抽出一本书来连带着那封信一块儿递给了莫城渊。

“六爷您要的书。”

然后在低声说道:“这是奴才能找到的关于太子妃的所有,并没有发现一样,爷您回去再看看。”

莫城渊点头:“你做的不错。”

说罢,便将信收到怀里,拿着书往外走。柳良忙出去送他:“奴才送您。”

正好莫城渊还有话要跟柳良说,也并没有推脱,而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便举步往前走,柳良则是随后跟上。

到底顾忌着那个黑影,出了外书房转身就在门上落了锁。

听到锁门的声音,徐子归心里暗骂了一声,到底是在屋里,还有窗户,即便是锁着,打开也就是了。刚刚不敢从窗户处逃走是因为自己身上并没有功夫,若是从窗户处逃走了万一弄出点动静来,那就功亏一篑了。

徐子归刚从窗户处跳下来将窗户关好,就有一个黑影落在了徐子归身边。

徐子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目光防备的看着那个人:“你是谁?”

“娘娘。”那人先是拱手给徐子归行了一礼,上前抓住徐子归的胳膊往上带:“奴才是太子的人,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出去这里。”

听说是莫子渊的人,虽说还是有点防备,却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所幸先逃出这里,出去再说,总之这人若是真的想害自己,刚刚就不会救自己一次,索性自己就信他一次,跟着他走就是了。

不过徐子归很快就后悔了——这厮把自己带去了宗人府。对,今儿宗人府是莫子渊当值。

徐子归欲哭无泪:“大哥,本宫知道你是太子的人,你不用这么证明的。”

莫子渊冷笑:“你出去就不能带两个得力的?”

那个暗卫看主子们说上了话,便也就不动声色的出了门,给两人留足了空间,左右有莫子渊在这儿,徐子归不需要自己的保护了,自己则是去了月容那边,防止月容出现什么差错好护着些。

“不是把月容带出来了么,”徐子归说的心虚,对上莫子渊似笑非笑的眼神就更觉心虚,嘿嘿傻笑了一会儿说道:“我昨儿个就想着要去柳良的住处瞧瞧,又怕你不愿意就没跟你说。”

“本来我是想带着月容一起的,可是今儿早上不是出现了特殊情况么,德娘娘突然让司琴去赵家一趟,你说赵家都没人了,还派人过去作甚?我自然是要让月容跟着司琴去了,又想着这会子柳良不在家,他那样孤傲的性格不像是与人同住的人,我自己也可以,这才…….”

“对了!”正说着,徐子归突然想起一件极重要的事情,也忘了心虚,抓着莫子渊的胳膊说道:“柳良府里真的有人。”

废话,没人还能有鬼不成。

不过莫子渊却知道徐子归一向说话抓重点,不是说废话的人,这句话细细想来便知道,柳良的住处有除了柳良以外的人。

莫子渊挑眉,问道:“谁?”

徐子归摇头,将两人的对话给莫子渊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道:“你说,那个气势弱的,会不会是竹杏她爹?”

莫子渊点头,若有所思道:“有可能……”

莫城渊将人绑了,一般人不知道柳良的住处,都只以为柳良跟莫城渊住在一处,所以也都会以为竹杏的爹跟弟弟被绑到了六皇子府,却绝对想不到柳良还有一处住处。

“还发现了什么?”莫子渊挑眉,若是找到了竹杏她爹,再加上碟儿,足以威胁竹杏了,到时候加上这么一个人证……

“哦,对了,”徐子归从袖口处拿出那封信递给莫子渊:“这个。”

莫子渊接过信,对徐子归招招手,示意她过来一起看:“过来。”

徐子归点头,原想要坐在莫子渊旁边,可刚绕过桌子就被莫子渊长臂一览将自己揽进了怀里。

徐子归惊呼一声,嗔瞪了他一眼,莫子渊立马将拆开了的信件挡在徐子归眼前,眼里全是得意挪谕的笑意:“看信。”

徐子归嘴角抽抽,也不与他的幼稚一般见识,老老实实的窝在他的怀里读起了信。

“良儿?这么亲密?”徐子归眨眼,继续往下看:“……身为赵家人却委屈你这些年来一直顶着柳姓,不能入族谱,一直以低人一等的身份寄人篱下……”

“赵家人?”

徐子归与莫子渊对视,眼里若有所思,这一次可真是发现了重大新闻。

“柳良跟竹杏…….等等……同父异母?同父同母?柳良到底是不是德娘娘的孩子?还是说就连竹杏也是德娘娘的孩子?这不至于吧,年龄也对不上不是……”

徐子归觉得脑袋简直就要炸了,这一封信的信息量简直太大了,难不成柳良是德妃跟竹杏她爹的孩子?所以当年赵太医才会不管怎么样都要拼死掩护,毕竟若是事情败落,不仅德妃以及其母家遭殃,就连整个赵家都会被受牵连,这样的事情毕竟是诛九族的事情,敢碰皇上的女人,皇上还会对其手下留情?

“怪不得……怪不得碟儿说他爷爷说赵家人誓不进宫……原来是不敢进宫。”

徐子归嘀嘀咕咕的皱着眉缕着顺序,莫子渊则是紧抿着嘴不说话。徐子归也能理解莫子渊现在的心情,毕竟这个时候男人可以三妻四妾招蜂引蝶女的就要绝对忠贞,而德妃这可是给莫子渊他爹戴的绿帽子,莫子渊现在表情阴郁,心里还不定给德妃脑补了一百种死法呢。

徐子归也不再吵他,而是默默地在心里顺理着这一层层的关系,莫子渊看徐子归坐在自己怀里低着头乖巧的很,脸上的阴郁一瞬间就消失了,心里只觉温暖,眼里也全是暖意,在徐子归的发迹上清浅的吻了一下,笑道:“怎么突然安静了?”

徐子归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在同情他爹,只好笑着摇了摇头,笑道:“我们回去吧,月容这个时候可能也快回来了吧。”

莫子渊无奈,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笑道:“红颜祸水,你这是在媚、惑我不做事啊。”

徐子归扁了扁嘴,瞪了莫子渊一眼:“你做活就是,我自己回去。”

莫子渊大笑,自然是不放心徐子归自己一个人回去,刚刚那个暗卫还是平日里徐子归在宫里莫子渊怕自己跟靳东不在宫里的时候徐子归受了欺负,这才放了一个暗卫在徐子归身边。这才有了刚刚徐子归险些躲不及,有暗卫及时出现帮徐子归将门锁了起来。

这么一次惊险的事情徐子归自然不敢跟莫子渊坦白,不过想也知道莫子渊肯定会问那个暗卫今儿都发生了什么,那个暗卫自然也会事无巨细的全盘托出,所幸莫子渊问的时候肯定不会当着自己面问,能躲一日是一日吧。

跟着莫子渊出了宗人府,徐子归是想着直接回宫的,莫子渊却直接带徐子归去了东大街:“那边刚开了一家面点铺,听说里面的糖蒸酥酪不错,枣泥山药糕也还行。”

于是,徐子归放弃了立马回宫的打算,屁颠屁颠的跟着莫子渊去了东大街的面点铺。

不过那家做出来的点心确实好吃,一点也不输御膳房里做出来的,徐子归吃过后还觉意犹未尽,莫子渊看她一副小馋猫的样子只觉好笑,笑着给徐子归每样都要了一些带回了宫去,徐子归这才满脸可惜的跟着莫子渊回了宫。

以徐子归当时的表情是恨不得就住在面点铺里天天吃这些的,揉着肚皮在马车上跟莫子渊闲话:“怪不得说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莫子渊凉飕飕的看了徐子归一眼,为了防止不将自己的手放在徐子归的脖子上,莫子渊只做没听见状,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偏偏徐子归还不知道替自己的脖子着想,又填了一句:“等慧中大一点了我就开始教她做各种好吃的,以后若是看上哪个公子哥了,就直接拴住他的胃。”

于是,莫子渊又用余光凉飕飕的朝徐子归那边看过去:“我好好地闺女你别给我教坏了,再像你这般不矜持了还行。”

徐子归扁嘴:“若不是看在你是这个世上眼光最好的人,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然后莫子渊沉默了半晌,淡淡吐出三个字:“不要脸。”

徐子归大笑:“我不要脸我开心,你管我。”

说罢,莫子渊也跟着徐子归大笑起来:“我怎么就这么没眼光看上你了。”

徐子归正欲发作,赶车的靳东就在外面说道:“殿下,到了。”

莫子渊点头,从马车上下来,又将徐子归扶了下来。徐子归穿的还是早上出来时那身小丫鬟的衣服,宫门口处的侍卫宫女们没见过徐子归,却是对上一次莫子渊带着这个丫头同乘一辆轿撵的事情记忆犹新,这会子只当徐子归是那个宫里传的“红袖姑娘”,所以即便知道其是个宫女,态度却也十分恭敬,毕竟是太子看上的女人,虽说现在有太子妃当着,可现下若是有人碰了太子心尖尖上的人,即便没有身份,太子想要偏袒保护照样能给其报仇不是。

对于宫人们的徐子归很是哭笑不得,匆匆忙忙跟莫子渊坐着轿撵回了东宫,在东宫门口就下了车,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让轿撵一路将他们送去外书房。

莫子渊知道徐子归心里记挂着月容去听的消息,便依了徐子归的意思,让宫人在东宫门口停了轿撵,便挥退了那些个宫人。

“你先回去罢,我再去外书房一趟,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办完。”

徐子归知道莫子渊没有将手上的工作做完就陪着自己回了宫,又带着自己出去玩了一趟,现在只能回外书房加班加点,心疼的点了点头,毕竟害怕被莫城渊派来的人发现,徐子归只是看了看莫子渊点了头,便低着头遮掩着脸面回了正殿。

一进去就对守在外面的蓝香问道:“蓝香,月容回来了没有?”(未完待续。)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