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和好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3字数:4026

“谁说我要抬举他?”莫子渊冷笑一声,给徐子归涨了杯茶端给她,冷笑:“先给他颗糖让他先看着,看得到摸不到的吊着他。【】”

皇上原本是要封莫城渊为郡王,结果却被莫子渊中途插画,硬生生的让皇上给改成了亲王。要知道莫城渊成日盯着莫子渊的太子之位眼睛都直冒绿光,结果莫子渊还帮着这么个实实威胁着自己的弟弟成了亲王,别说是别人会觉得有猫腻了,就是莫城渊,即便这个时候成了亲王,可以想到自己这个亲王是怎么得来的,也该小心行事,以免掉进了莫子渊挖的坑里去。

“你这风险冒得也太大了,给了他亲王的封号,便是给了他往上攀登的梯子,万一他顺藤摸瓜的”

徐子归没将话说完,可话里的意思已经明确不已。莫子渊笑着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毫不在意:“那也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往上爬了。”

说罢,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笑道:“再说了,这里边可是还有你哥哥跟你爹帮忙呢。”

原来这是他们商议出来的结果。听莫子渊这么一说,知道不是莫子渊一时冲动,而是大家商议出来的结果,倒也放心了不少,故而笑道:“原是有爹爹在中间参谋着。”

说罢,笑问道:“什么时候商议出来的?不与我说一声也就罢了,怎地还将母后蒙在鼓里,母后好是担心呢。”

“昨儿晚上刚刚商议出来的,还没来得及与母后说。”揉了揉徐子归的脑袋,莫子渊笑道:“昨儿晚上我去了威国公府找了岳父跟舅兄商量了一晚上的结果。”

徐子归挑眉,用眼神询问作甚这么着急,竟然连夜赶过去商议。

莫子渊捏了捏徐子归的手,点到即止:“昨儿回来我问了靳东好一会儿,靳东说感觉柳良像是发现了你们。”

“你是想再给他们制造些问题,让柳良没时间细细思考那天晚上的事情?”

莫子渊突然帮腔把莫城渊抬举到亲王的位置定然是目的不纯,可是莫子渊这么做的动机又是什么?到底挖了什么坑想要让他们往下跳?有了这些疑虑,柳良估计来不及去考虑那天晚上那个有些漏洞的荷包了吧。

再说,那个荷包也已经被柳良随着信件烧毁,即便再想要研究也是没有东西来细细研究了。

只是,柳良明明觉出那个荷包可疑,为什么还要将其烧毁?难不成真的是知道他们就在附近,做给他们看的?可是即便是做给他们看的,这样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终归有些不妥吧。

徐子归皱着眉看着莫子渊,莫子渊耸了耸肩,笑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不过是先给他制造些问题,让他没时间去想罢了。”

说罢,又问道:“听说你也在找赵诚?可有什么线索?”

徐子归摇头,笑道:“就连你都没有什么线索,我又从哪儿找到那么多线索,不过”

说着,顿了顿,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感觉他躲在宫里的几率大些,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柳良不仅有战略,又敢于冒险,这一点无可厚非。”

莫子渊点头,与徐子瑜对视一眼,大笑道:“这一点你倒是与你哥哥想到一块去儿了,岳父果然教子有方。”

“我不过是瞎想的而已,倒是哥哥,肯定是有理有据的了。”徐子归难得谦虚了一下下,又笑道:“这些天我让月容跟红袖都仔细盯着雪苑宫的动静呢,若是赵诚进宫,定是以小太监的身份进雪苑宫的,只有在皇贵妃身边,赵诚才算是真的安全,不是么?”

徐子瑜点头,颦眉道:“可这也有些时间了,红袖那边还是没有动静么?”

徐子归点头,也是皱眉:“红袖跟月容都没有动静,说是雪苑宫并没有什么新来的人,也没有看到可疑的人。”

“不急,”拍了拍徐子归的手背,莫子渊笑着安慰一脸紧张地兄妹两个,笑道:“雪苑宫如今隆恩正盛,赵诚一进宫怎么会直接往雪苑宫里送?”

“你的意思是说”徐子归皱眉,与徐子瑜对视一眼,看向莫子渊,问道:“赵诚会像竹杏那样,先在哪个地方待一段时间,待到皇贵妃得了消息,然后便制造出一场偶遇,将他带进自己宫里?”

莫子渊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样。”

说罢,又补充道:“若是没什么意外,大概今天皇贵妃就会在宫里某处与赵诚偶遇,然后将其带进雪苑宫。”

“这么快?”徐子归惊讶,不可置信:“当初竹杏”

“竹杏什么竹杏,你以为他们还能再等几天?当初竹杏进宫的时候一切都还太平,六王爷也没露出什么风头来,如今不说四皇子他们已经接二连三的倒台,只说咱们已经发现了赵诚跟皇贵妃的秘密,你觉得他们还有那个耐心登上三年半载的再动手?赵诚在宫里呆一天,所有人的脑袋就是系在裤腰带上一天,永远都不会绑到脖子上,只有将赵诚送到皇贵妃身边,有皇贵妃护着,他们才能稍稍松一口气,只有将我们全都咔嚓了,他们的脑袋才彻底的在脖子上安全了。”

徐子瑜一面说着,一面在脖子上用手做刀状,抹了抹脖子,危言耸听:“兴许这几天皇贵妃他们就在宫里谋划着怎么将我们一锅端呢。”

徐子归见徐子瑜一副逗小孩的模样,微微不满的扁了扁嘴,瞪了哥哥一眼,扁嘴道:“他们若是敢动手还好些,索性到时候直接绑了他们到父皇跟前去,在宫中行凶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倒是蛮聪明的,”莫子渊笑着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笑道:“只是你能想明白的他们未必想的明白,你哥哥也不是在吓唬你,他们有可能这会子真的是在考虑把咱们一锅端呢。”

毕竟狗急了也会跳墙,这一点徐子归也懂,只是觉得有莫子渊在,好像这些危险就会离她很远。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就像上一世嫁给莫清渊时,其实不只是莫清渊对自己并未交心,就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她对莫清渊不也是一直不放心,不信任么,最起码,她嫁给莫清渊时并没有如今这般安逸。

上一世几乎是一有些风吹草动自己就担惊受怕,生怕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可是这一世,明知道已经非常危险,可徐子归却依旧感觉不到任何危机。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如果你过的安逸舒适,觉得生活里充满安全,那只能说明有人在暗暗保护着你,不让你受伤。

徐子归反握着莫子渊的手,迫于徐子瑜在这儿不好做太出格的动作,只是低低的低下头不说话。徐子瑜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又在心里想七想八的肉麻着,知道自己做了电灯泡,逐笑着起身:“时候也不早了,臣也该打道回府了。”

说罢,笑瞪了妹妹一眼,调侃道:“怎么不送送哥哥?”

徐子归知道徐子瑜在调侃自己,瞪了他一眼,装听不懂的样子起身,笑道:“哥哥难得来一趟,吃了饭再走吧。”

徐子瑜却是一语双关:“太子妃与太子今儿个刚刚和好,定是有许多话要说许多事要做,臣还是不打扰为妙。”

徐子归瞪了徐子瑜一眼,知道再贫下去自己也不是徐子瑜这只老油条的对手,索性闭了嘴,扁着嘴跟莫子渊一起去将躲在格殿的莫乐渊卫远风两人揪出来,一起将徐子瑜和卫远风送出了宫。往回走的时候,莫乐渊就一直扁着嘴,一副聊得不尽兴的模样把徐子归逗乐,捏着莫乐渊的脸安慰道:“这几天事儿多,卫小侯爷大概会常来吧。”

果然一句话又让莫乐渊兴奋不已,徐子归不由笑着叹道:“都是快要嫁人的了,怎么还着么小孩子心性。”

莫乐渊笑道:“说起来虽我唤你一声皇嫂,可到底还是比你大些的,瞧你说的好像要比我老上许多一样。”

自己重活两世,可不就是比她只有十几岁的年纪老上许多么。徐子归与莫子渊笑着对视一眼,笑而不语。两人将莫乐渊一起送回了安乐宫便一起回了东宫徐子归的寝宫。

两人这样在后宫里走了半遭,后宫的人便也就都传了开,太子与太子妃闹了进半个月的矛盾,今儿总算是和解了。

这个消息传到雪苑宫,让皇贵妃冷笑连连,特特将红袖唤来嘲讽了两句才算是舒坦了许多。

“瞧瞧你打小侍忠的主子说不要你就不要你,前些天还为你硬着脾气的男人只是几天不见便又回了温柔乡,所见他们心里是没有你的。”

红袖垂下眼帘,让人看不出情绪来,语气听上去却是恨极了一般:“他们这般待奴婢,奴婢自此心里却是再无一点愧疚了。”

说着,重重的给皇贵妃磕了三个响头,像是正式拜主一般说道:“日后还请娘娘多加照顾,以助奴婢报仇之力。”

皇贵妃这才嘴角勾起阴狠的笑意,笑着连说了三个“好”字,让司琴将人扶了起来。如此一来,她是再也不害怕红袖哪天后悔了又跑回徐子归那儿去了。这可是徐子归自己给自己断了后路。

红袖见皇贵妃信了自己,低着头退了下去。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却是因为低着头,没有人注意到。

徐子归与莫子渊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东宫的人听说是太子与太子妃一起回来的时候,整个宫人都在欢呼,这几天两位主子冷战,他们生怕了引火上身一个照顾不周让主子们发落了。

这下好了,两位主子和好了,但愿回到以前那般和谐,那样他们的日子也才能好过一些。

见两人一起回来,东宫的小丫鬟们跑东跑西的帮着忙活,盼春更是笑着从正殿迎出来上前扶着徐子归,笑道:“娘娘跟殿下可算是回来了,蓝香等候娘娘多时了。”

说罢,看了看徐子归一旁的莫子渊,笑着询问道:“两位主子是先用膳还是先传蓝香过来?”

徐子归看了看莫子渊,见莫子渊点头,徐子归便笑道:“将蓝香传到饭厅罢。”

左右她跟莫子渊都不是讲究这些事情的,这么晚了不吃饭也不是个事儿,可蓝香那儿又确确实实是正事,索性就一起叫到饭厅,他们一面吃蓝香一面汇报便是了。

既然徐子归都这么说了,盼春自然没什么意见,笑着应了是,便快步下去传唤蓝香去了,盼香要上前去扶徐子归,却被徐子归摆手示意听住。

“本宫与殿下一起进去就是了,你们不用伺候了。”

盼香应是,便规矩的退至一旁,目送徐子归跟莫子渊进了饭厅。才跟着进去帮着摆了饭,才笑问道:“是奴婢帮着布菜还是等着蓝香过来?”

“本宫与太子两个人,蓝香一个怎么对付的过来,况且蓝香又要与本宫说说今儿个在竹杏那儿的收获,一心怎么能二用?你跟盼春帮着布菜,给蓝香搬个凳子,让她只管坐着说话就是了。”

“那奴婢可要先谢过娘娘恩典,给了奴婢这么轻松的活儿。”徐子归话音刚落,蓝香便与盼春一起打帘进来,笑盈盈的给徐子归福了礼,笑道:“谢娘娘恩典。”

说罢,还对着徐子归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就你猴儿皮!”徐子归笑瞪了蓝香一眼,看了莫子渊一眼,见莫子渊并没有怪罪蓝香不守规矩的意思,便也就放了心,问道:“竹杏见到碟儿说了什么?”

“还能说什么,不过就是说碟儿被养的很好,谢谢娘娘之类的话。”蓝香没好气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很是无奈:“竹杏的嘴倒是硬的很。”

莫子渊适时插话道:“不硬怎么行,这可是关系她自个儿身家性命的问题,你们不跟她保证些什么,难不成还真指望从她嘴里套出什么来?”..

...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