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看似平静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5字数:4081

对于莫子渊的反应徐子归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疑惑的看了看突然抽风的莫子渊,颦眉道:“你又在抽什么风?那个荷包应该不是…….”

还没说完便被莫子渊打断了话题,皱眉说道:“那个荷包即便不是你的留在他那儿也只是个威胁,我去给你拿回来。【】”

说罢,就要往外走,徐子归赶忙拦住他,皱眉:“要去便让靳东或是文昌他们过去就是了,这样的小事哪里就要你亲自动手了。”

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较量,关于尊严问题莫子渊当然不会让步,见徐子归一副担忧的神色,便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笑着安慰,胡乱编了一个理由:“柳良这个人阴险狡诈,靳东怕是不是他的对手,我亲自过去也放心一些,你放心,我去去就回。”

徐子归见怎么也说服不了莫子渊,索性就由他,松了莫子渊的胳膊,点头嘱咐道:“那你注意安全,小心些,别让人发现了,早点回来。”

对于徐子归絮絮叨叨的不放心自己这一点莫子渊还是很受用的,拍了拍徐子归的脑袋又轻轻抱了抱徐子归,莫子渊便推门走了。

蓝香她们几个在外面守着随时待命的见莫子渊走的气势汹汹,不由都互相对视一眼,刚刚也没听见两人吵架啊……不放心徐子归一个人在屋里,四人对视了一眼便一起进屋,见徐子归优哉游哉的靠在榻上缝着荷包,这才放下心来,见徐子归疑惑抬头看着她们三个,还不等徐子归发问,红袖便笑道:“将将殿下走的气势汹汹的,奴婢只当娘娘跟殿下拌了嘴,不放心才进来瞧得,这会子娘娘没事,奴婢们便退下了。”

徐子归忙笑着将手中的荷包放到一旁,笑着对她们招了招手,笑道:“既然进来了,本宫便吩咐你们些事情去做罢。”

四人一起福礼应是,徐子归才又笑道:“盼春跟红袖这些天就一直准备着三姑娘添妆的物什罢。三姑娘的喜好红袖清楚,宫里的礼制盼春比红袖要清楚许多,你们两个便一起合作着,办的完美一些。”

两人笑着应是,徐子归又吩咐了蓝香跟盼香两个几句,四个丫鬟知道许子若是颇受徐子归宠的妹妹,这次添妆徐子归自然是要费尽心思的给徐子若长脸,办起事来自然都是亲力亲为,能自己来的统统亲自来做,不会找小丫鬟来代手。

忙活了这些时日,总算是到了徐子若出嫁的前一天,那日一早蓝香与白芷便一起去了威国公府,同行的还有皇后身边的锦溪和太后身边的李嬷嬷。

成亲前一天晚上是徐子若闺阁好友过来给徐子若添妆的日子,也是威国公府摆桌宴请的日子。威国公府出了以为太子妃又有了一位四皇子侧妃,这会子徐子若要嫁的又是颇受皇上恩宠的厉郡王,生母又是当今皇后,徐子若一切又是以郡王妃的礼制嫁进厉郡王府的。徐家三个女儿都嫁的风光,虽四皇子如今败落发配泰陵,可人家毕竟是皇上的儿子,徐子云毕竟是皇家的儿媳妇。

徐家三个女儿全成了天家的儿媳,对于威国公府来说可谓是无上的荣誉,又听说徐家还有一位嫡次子未娶,家中有女儿的自然都纷纷带着女儿来出席,想着若是被徐家看上做了徐家的媳妇儿也算是千载难逢的好事了。

况且长媳裴氏又是个极好相处的,婆婆秦氏也是个性子极温和的人,看她待长媳裴氏就不难看出这样的婆婆也是千载难逢不会为难媳妇儿的。再说威国公府上有能干得力的嫡长子下无难相处的小姑子,且小姑子纷纷都嫁的极好,徐家儿郎也不是那等只靠女人的废物,嫡长子单靠自己的实力,前些年随着太子去英利大打了胜仗,得了皇上的青眼,亲封了御前带刀侍卫,现在跟着兄长一起掌管着五成兵马司,与长兄关系甚好,日后只要秦氏还在一天,依照威国公世子的孝心也是不会提出分家的,那样一切都有能干的兄长长嫂在前面打点,小儿子与小儿媳只需躲在大树底下好乘凉就是了。

这样好的事情,那些将女儿娇养着长大不愿意女儿受苦的家里心思自然就活泛起来。

这会子见皇家的马车过来,李嬷嬷等人陆续从马车上下来,徐老太君连忙带着人到了前院摆了案台跪地接旨——早先就知道许子若婚前皇家自是吩咐了人过来给徐子若添妆,案台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颁了自家主子的旨意,吩咐了跟来的小太监们将各家主子的赏赐添妆都抬了进来,蓝香便上前将徐老太君扶起来,又对着其他跪地接旨的徐家众人抬手笑道:“大家都起来吧,莫要多礼了。”

说罢,扶着徐老太君起身,笑道:“娘娘成日惦记着老太君,宫里门禁早,娘娘没办法过来,由奴婢过来代替太子妃给老太君、夫人、少夫人问安。”

徐老太君与秦氏立马眉开眼笑起来,裴嫣然则是笑着微微屈膝,笑道:“臣妾多谢娘娘挂念。”

蓝香又与几人寒暄了几句,见赏赐的添妆都被一一搬了进去,蓝香才笑着福了礼退下:“宫里的主子们还等着奴婢几个回话,奴婢们便不久留了。”

徐老太君便携了蓝香的手将其送至正门处,连连笑道:“娘娘不常出宫,姑娘得了空替娘娘过来瞧瞧老身。”

蓝香身为太子妃身边的一等婢女,算是一个九品女官,虽自称奴婢,别人却是不能将其当奴婢看待的,况且又是太子妃身边得力的,一般都会唤她一声姑娘,待到蓝香嫁人后,便要唤其一声姑姑了。

二房一家自莫清渊衰败之后便一直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如今见大房越发得势心里本就不舒服,这会子似是又与六王爷莫城渊勾、搭上了,左右是要与大房做对就是了。徐子琳又是个事事都想要与徐子归比较的人,这会子自然见不得徐子归身边的一个丫鬟的称谓与自己的一样,不由嘀咕道:“不过是一介贱婢竟也担得起姑娘的称谓……”

还未说完,就被徐老太君狠狠地瞪了一眼闭了嘴,虽不甘心,却也迫于徐老太君的威力不敢再造次,徐老太君则是对蓝香尴尬一笑,解释道:“琳姐儿不懂事,蓝香姑娘……”

“不碍事的,”不等徐老太君说完,蓝香便笑着拍了徐老太君的手,笑道:“六姑娘说的本就不错。”

徐子琳是个什么样的人蓝香心里再清楚不过,若是同她一般见识,还不知道要被气死几次,索性就当做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也省的给自己找气受。

徐老太君见徐子归身边的丫鬟都比一个从小娇养长大的姑娘知礼数,心里更是感慨,也难怪自己偏疼徐子归一些,那孩子不仅自己争气可人疼,就连身边的丫鬟也被她教导的很好,竟比世家姑娘还要知礼数些,这般一比较,徐老太君就更不喜徐子琳以及事事与人计较的二房一些。

蓝香淡淡的看了徐子琳一眼,便笑着给徐老太君福了礼,与白芷她们一起上了马车离开。蓝香离开以后,徐老太君才收了笑意,狠狠地瞪了徐子琳一眼,对身边伺候的说道:“六姑娘身上不爽利,将她送回院子里休息罢。”

言外之意便是这样的场合不愿意徐子琳参与。

今儿来了不少勋贵家族,琳姐儿年纪也不算小了,郑氏跟二老爷原是打算在今儿过来的人家里给徐子林物色一个好些的家族,可如今徐老太君竟然发话让徐子琳回去!对外虽是说因为徐子琳身上不爽利才让其回去的,可她出来接旨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一会儿功夫就身上不爽利了?打量着里面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可是如今徐老太君对二房本就没什么好脸色可言,若是自己再忤逆了徐老太君的意思,日后与他们夺得国公府的爵位一点优势都没有,一个搞不好,以老三这些年在徐老太君跟前尽孝得脸的程度来看,难保徐老太君不会将徐家百年大业交给一个庶子保管。

故而即便郑氏跟二老爷再不愿将徐子林送回去,这会子也不得不忍气吞声的吩咐了自家奴仆将徐子琳送回了自己府上。

蓝香回宫后也只是把今儿个徐子林的话一句带过,知道蓝香并没有放在心上,徐子归便也就只当被狗冲着喊了两声,情绪上并没有什么大波动,与蓝香交代了第二日早些将她叫起,盼春又进来禀告说太子今儿个在厉郡王府忙活,要晚些回来,徐子归又想第二日自己要早起,怕起不来,便索性不等莫子渊。熄了灯自己休息了。

第二日起来时,徐子归见莫子渊已经穿戴好了当天该穿戴的太子礼服,手上拿着礼单皱着眉看着,徐子归不由惊讶,一面由着蓝香几个给自己穿衣服净面,一面笑道:“你不会是没休息直接换了衣服等我醒来吧?”

昨儿晚上徐子归睡得早,又睡得深了些,莫子渊又一切尽量小心翼翼怕吵到徐子归,所以莫子渊回来时,徐子归并不清楚。因为要早早到厉郡王府,徐子归寅时便被蓝香几个从床上挖起来,才将将五更天,这会子竟然见莫子渊还那么精神的在看着礼单,身上的衣服也换好了,不由开始怀疑莫子渊压根就没有睡。

莫子渊带笑看了一眼睡眼迷糊的徐子归,笑着摇了摇头,将礼单交给盼春,笑道:“看你迷迷糊糊的,一会儿别把自个儿亲妹子认错了,再迎了别家姑娘进门。”

徐子归嗔瞪了莫子渊一眼,笑道:“小五亲自上门迎娶,怎么会有错?我不过是负责在高堂上受他们礼拜罢了,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也是怨你弟弟的。”

“还以为你迷迷糊糊的,嘴也不利索了呢,”莫子渊嗔瞪了徐子归一眼,挥了挥手将屋里众人都遣散了,只留下蓝香四个,神色才严肃起来:“今儿晚上恐怕不会太平,得多加注意一些。”

徐子归眼皮一跳,抬眼疑惑的看了看莫子渊,皱眉:“怎么?小六那边有动静了?”

莫子渊点头,眯了眯眼睛,冷哼道:“今儿晚上小五大婚,大批御林军都随着小六去了厉郡王府,又是人多热闹最容易出乱子的时候,为了让小五的婚礼上不出乱子我也要将大批东宫侍卫拨过去厉郡王府,小六怎么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自然是要趁乱动手的。”

“那储秀宫那边……”

徐子归皱眉,如果是今天晚上,她事前并没有准备,如今红袖暴露被自己藏在东宫里,也没办法给皇贵妃下药……今儿晚上莫城渊要发起攻势,皇贵妃自然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的,怎么会与赵诚做什么?

莫子渊给徐子归使了个安抚的眼神,劝慰道:“无妨,届时若是小六真的要派了刺客过来,便让文昌去储秀宫给两人下药就是。”

左右如果今儿晚上莫城渊真的动手,一直埋伏在六王爷府上的暗卫们自然是会要过来汇报的,届时再下药也不迟。

徐子归点头,莫子渊做事一向有分寸,徐子归也不担心。说话间太子妃礼制服也都穿好,凤钗也都带好,徐子归便对蓝香抬了抬手,笑道:“这样就好,今儿是若儿大婚,咱们不能把风头给掩了。”

蓝香笑道:“三姑娘今儿定是极美的,模样定是与娘娘当年不分上下的。”

说罢,便将徐子归扶起来,莫子渊则是从蓝香手中接过徐子归,蓝香四个丫鬟跟在徐子归后面,簇拥着徐子归跟莫子渊上了马车。

因为事前早做了安排与准备,又有大批御林军跟东宫侍卫明处保护,莫子渊跟莫琛渊的暗卫也都在暗处保护着,这一次的迎亲并没有像前几次莫清渊成亲与莫城渊成亲时闹出什么笑话。莫城渊就算是想找人来给莫琛渊添堵,也都被莫子渊兄弟两个派来的暗卫扼杀在来的路上。

从迎亲到过门,一切都如预料中的平静顺利。(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