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杀无赦(大结局三)

更新时间:2017-02-21 15:43:06字数:4076

柳良这样的话听上去像是狼心狗肺不管别人只想自己苟活的意思,可徐子归跟莫乐渊这些知道事情经过与原委的却都清楚,柳良这是在为了皇贵妃做最后的战斗。【】

只要柳良抵死咬住不承认赵诚是他生父,皇上便没办法知道自己是赵诚跟皇贵妃的孩子。届时再由莫城渊求情说皇贵妃是被人下了药,再抵死不认自己早先知道赵诚不是真正的太监,这样皇上看在皇贵妃并不知情的份上,兴许还会从请发落皇贵妃也不一定。

徐子归知道,柳良是在赌,赌自己会不会将自己早前在李中房里翻出来的那些信统统都拿出来交给皇上,在赌自己从他书房里偷来的那封赵诚写给他的那封信会不会在这个时候拿出来给皇上。

徐子归对柳良的印象不坏,对着那么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她也着实讨厌不起来,可这却是把莫城渊皇贵妃搬到最好的机会,自己不能妇人之仁,况且,莫子渊已经回去拿证据,徐子归即使有心想要制止也无能为力了。

皇上一直垂着眼帘玩弄着手上的玉扳指,根本看不出情绪来。竹杏与碟儿被带进来,皇上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皇贵妃一眼,便继续低下头玩自己的玉扳指,也并没有继续问话的意思,让人着实捉摸不透皇上此时到底在想什么。

竹杏好歹是在宫里做活的,也不是第一次面圣了,况且这些天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竹杏也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惶恐,反而更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碟儿却是第一次面圣,即便平日里再聪明的孩子,这个时候也总归是害怕的,跟着姐姐一起伏在地上给皇上问安,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碟儿伏在地上小小的一团还在不停地打着哆嗦,徐子归看着便心里难受,往莫乐渊那边看过去,见莫乐渊也是一副心疼的模样着急的看着自己,眼神询问着自己该怎么办。

徐子归叹气,对莫乐渊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惹的皇上怀疑。莫乐渊倒也知道轻重,虽没有动作,却是一直心疼的看着碟儿。

自柳良刚刚那句话说完之后,皇上便一直低着头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并没有开头说过一句话,表情像是在等人一般,好像还有什么证据在路上没过来一般。

徐子归挑眉,联想到刚刚是元汀将竹杏跟碟儿带进来的,稍稍一动脑子就清楚了里面的各种原委,看来莫子渊事先就与元汀通了气,元汀是皇上身边的忠臣,自然是为了一切对皇上有利的事情都会去做。帮皇上查出那些背叛皇上的人也是在元汀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这一次自然是会与莫子渊联手的。

果然不出徐子归所料,莫子渊带着证据过来的时候,先是给皇上福了礼,便接着命人将那些信件交到皇上面前,解释道:“儿臣还在厉郡王府的时候元侍卫便过来与儿臣通了气,儿臣立马前往赵家村打探了一番,翻查出了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对父皇有没有用处。”

莫子渊带着证据出现,皇上这才总算是抬了头,淡淡“嗯”了一声,命李顺德将那个盒子呈上来,自己捡了几封信看了一眼后,脸上的愤怒便已经显露出来。

抬手将手上的信摔倒皇贵妃的脸上,冷笑连连:“陈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皇贵妃颤颤巍巍的捡起地上的信,看了几眼,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

“皇……皇上……这不是臣妾的字,这是有人为了诬陷臣妾假做出来的。”皇贵妃结结巴巴的一面解释着,一面拿着信跪着走到皇上跟前,抱着皇上的一条腿,眼里全是绝望的乞求:“皇上,您仔细瞧瞧,这不是臣妾的字,您莫要被别人骗了。”

莫子渊嘴角及不可见的微微勾了勾,眼里快速闪过一丝讽刺,从袖口处又掏出一封信来,递交给李顺德:“这是儿臣在柳公子的外书房翻查出来的。”

说罢,似是无意一般嘀咕了一句:“原来柳公子并不是柳家亲生的儿子。”

一句话,让一直跪在地上的赵诚惨白了脸色。

皇上接过那封信,打开看了看,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一脚将抱着自己大腿的女人踹开,皇上怒视着皇贵妃,冷声说道:“好一个被人诬陷!你给朕说说,你与柳良到底是何关系!”

皇贵妃脸上全是震惊,似是想不透皇上手上拿着的是一封怎样的信,竟然让他如此确定自己与柳良一定有什么关系。

“皇上…….臣妾真的是被诬陷的……柳良与臣妾没有关系,臣妾只有城儿一个孩子…….”

皇贵妃还欲再狡辩什么,却被皇上冷笑打断:“朕从未说过你除了小六还有别的孩子,你自己倒是全给朕捣出来了!”

说罢,脸色难看的看着柳良,眼神愤怒,似是想要将柳良生吞活剥了一般。

看了看皇贵妃更加慌张的模样,徐子归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嘲讽。人一慌张起来就容易口不择言,皇贵妃也是太过慌张,太想急于解释这一切将自己跟赵诚柳良撇清关系,这才一时慌不择口,竟然将真相讲了出来。

柳良却是依旧一副温润的模样,似是不论是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让他变了脸色一般。只是见皇上生气了,便不慌不忙的跪了下去,给皇上叩了头,等候发落。

皇上见这般柳良都没有惧怕的意思,更是气上心头,一拍桌子怒喝道:“柳良!你倒是给朕解释解释,什么叫这个贱民兴许是你的生父!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给朕说清楚了!”

皇上一拍桌子生气,众人慌忙都跟着跪了下来喊道:“皇上息怒。”

可柳良脸上却依旧显不出一丝慌张来,仍旧是淡定的给皇上磕了头,淡淡道:“草民不过一介贱民,自幼在柳家长大,也只认柳家养父为父,认柳家养母为母,至于从未抚养过草民的赵某,草民幼时从未见过,不能仅凭其一人之词就判断他就是草民的生父!”

言外之意却是在职责皇上仅凭这些人的一面之词就断定了皇贵妃出轨,对皇贵妃极不公平。

柳良是疯了不成?竟然敢直接质疑皇上?而且还是在皇上正在气头上的时候……徐子归惊讶的看向柳良,有些震惊柳良竟然可以为了皇贵妃连皇上都敢得罪。换句话说,柳良为了皇贵妃,竟是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了。

似是感觉到徐子归惊讶的眼神,柳良微微抬头朝徐子归那边看了过去,眼神里竟然还带了些笑意。

徐子归皱眉,眨了眨眼,再看过去的时候,柳良眼里的笑意便已经消失不见,只当是自己眼花了,正欲转了视线朝莫子渊那边看过去时,却眼尖的看着原本跪在一旁的赵诚却似是疯了一般,突然爬到皇上脚边抱着皇上的大腿哭喊道:“这一切都是草民的错,都是草民给娘娘下了药皇贵妃娘娘才会……一切都是草民的错,皇上不要错怪了娘娘。”

说着,转身给皇贵妃磕了个头,眼里全是不舍,嘴上却是这般说道:“都怪草民为了自己连累了皇贵妃,草民也只能以死谢罪了。”

说罢,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快速朝一旁的桌角撞了上去,一时间额头上就磕出了一个血窟窿,赵诚也顺势倒在了桌旁,皇贵妃则如同疯了一般跑了过去。

“阿城!阿城!阿城你醒醒!”皇贵妃抱着赵诚的,伸手试图堵住赵诚额头上正在往外冒血的那个血,眼里全是悲伤:“阿城,你怎么这么傻!”

碟儿毕竟还是个孩子,见自己父亲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面前,先是吓得捂住了眼睛,然后在听到竹杏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爹!”之后,碟儿才将手从眼睛上拿下来,胆颤的朝躺在皇贵妃怀里的赵诚看过去,一时间,泪如雨下,也哭着怕了过去,扑到赵诚的身上哭喊着。

“爹爹,爹爹…….”

就连柳良的眼里,也一闪而过一丝悲伤。徐子归知道柳良为了保住皇贵妃,到现在也不敢表现出自己对赵诚的感情来,知道绝对不能让皇上翻出当年的事情,若是让皇上知道了自己是皇贵妃与赵诚的孩子,这本来就是诛九族的事情,又瞒了这么多年,恐怕皇上自此也是会厌恶了莫城渊吧。

徐子归微微有些不忍心的撇开头,赵诚这般做不过也是为了自己的三个孩子跟皇贵妃一个人,若是他死了,就没办法滴血验亲,那样皇上也就死无对证了,这样一来,证据不足,自己刚刚又说了皇贵妃是被自己下药的,又不是真的给皇上带了绿帽子,兴许皇上会觉得恶心,顶多也就是让皇贵妃带发修行而已,而自己的三个孩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他临死前只提了这一次被捉奸的事情,便是想要企图抹去刚刚皇上在信里看到的内容。毕竟是死了一个人,人的思维在这种时候是很容易被人左右的,稍有不慎就会被赵诚带着忘了信件上的事情。

徐子归叹气,看了看莫子渊,莫子渊恰好也在担忧的看着她。见徐子归果然起了恻隐之心,莫子渊在心里稍稍叹了一口气,对徐子归摇了摇头,示意她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让她按着计划行事。

徐子归点头,给了莫子渊一个放心的眼神,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便开口说道:“赵诚临死前也只是避重就轻的说这一次是给皇贵妃下了药……可是之前……”

说着,徐子归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被皇上扔到地上的那些信件,面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此时无声胜有声了,徐子归不过是稍稍指了指那些信件便已经提醒了皇上不仅只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前的事情赵诚都还没有给一个解释。而又看赵诚死后皇贵妃那么一副如同死了丈夫的模样,皇上还有什么不懂得?这会子只是冷笑的看着那些人,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好一出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好戏!既然你们那么不舍,朕便成全你们地下相见罢了。”

“父皇!”莫城渊见事情已经到了最差的地步,没想到皇上说要赐死皇贵妃说的这么容易,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替皇贵妃求情:“父皇,母妃这么多年来对你的心皆是日月可鉴,父皇,看在儿臣的面子上,哪怕将母妃关在冷宫也行,儿臣不能没有娘啊。”

莫城渊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泪声俱下,季明月也是跟着磕头求情:“父皇,日后儿臣的孩子不能没有祖母啊……”

“放肆!”还未说完,却被皇上厉声打断:“你们的母亲只有皇后一个,孩子的皇祖母也是只有皇后一个!难不成你们还想着日后皇贵妃夺了皇后的位置?简直放肆!”

柳良见事已至此,再无什么可说的,看了一眼被皇贵妃抱在怀里的赵诚,想着从刚刚开始皇上要成全他们底下相见的时候,皇贵妃并没有再多说一句,看来也是存了不愿再单独苟活于世的念头。柳良心里叹气,闭了闭眼睛,心里也道,一家人若是能死在一起地下相见,也算是一种缘分幸福。

“皇上,”凉凉微微给皇上叩头,心疼的朝碟儿看了一眼之后,对皇上抱拳道:“臣自知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只是稚子无辜,愿皇上能饶恕碟儿一命,哪怕是发配边疆充军也罢,只求饶碟儿一命。”

柳良这般,也只是不想让赵家绝了后。可一朝天子竟被人公然带了绿帽子,还在自己面前上演了这么一出悲情剧,皇上早就不耐烦,哪里还听得进去柳良所说的话。况且柳良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自己过去自己愚蠢的一种嘲笑,这个时候哪怕看一眼柳良都算是火上浇油,何况还是柳良开口求情。

皇上薄唇轻启,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杀无赦!”

“父皇!”

徐子归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了口。(未完待续。)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