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绝不,放弃段琼楼!

更新时间:2018-01-05 12:32:22字数:2846

回去的车上,一路沉默。

段琼楼送她进小区,躲开了小区门口零星的几个记者,在家门口放她下来。

下车之后,叶锦蓉不敢用眼神送他离开,只是逃也似的闷头钻进了屋内。

身影,消失。

段琼楼也不做声,默默调转车头方向,驶出小区。

两人默契的,用无言来结束这一次会面。

段琼楼知道,叶锦蓉这次是听进了他的话。

她是个聪明人,她还好面子,段琼楼相信,他把话说白了以后,两人也该算是断干净了。

就这么结束吧。

叶锦蓉。

三年前无缘,如今也无份,就当这一周的相处,只是黄粱一梦。

梦醒,缘尽,各行其道,永不往来。

段琼楼,又花了一路的时间去整理他微起波澜的内心。

在临进家门之前,他坐在车里,静静抽了一包烟。

慢慢消化了这一晚发生的事。

……

京城,叶家。

叶锦蓉回到家以后,连回房的力气都没有,直接一头栽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她头一次,尝到丧气与失恋的滋味。这感觉很差,仿佛整个人被抽空了,全世界皆是一片空白。

心里,闷的像阴雨天,乌云滚滚,闷雷声声,但就是不下雨,就是闷窒着……

到了叶锦蓉这个年纪,想落泪太难。所以,她很难受,很无力,很郁闷,但并没有想哭。

她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就这么躺着,如同一滩烂泥,连跟手指都不愿意动。

段琼楼。

琼楼…

满脑子,都被他的名字占据着,被他控制着。

想他,不由自控。

一夜,如此过去。

次日,涂秀珍跟叶锦源双双发现躺在沙发上,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叶锦蓉。

两人一下便知道,她受挫了。

涂秀珍上去问了两声,叶锦蓉没回答,也不肯动,她就让佣人拿了毯子给叶锦蓉盖上,了事。

叶锦源上去问了许久,叶锦蓉没回答,他就硬是要拉她,拽她,让她振作。

在叶锦源的强迫下,叶锦蓉行尸走肉般的咬了几口吐司片,味同嚼蜡。

待他一走,她又躺回了沙发上,继续颓废,继续成为一滩烂泥。

接下来的很多天,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没有什么消息能让她提起劲,没有谁的话能让她听进去,身边来来往往都是人,却没有人在她空洞的眼眸中出现过。

这样的状态,叶锦蓉不是没有过。

曾经碰上些难想通的事,她都会像这样放空自己,整理自己。

颓废上多久后,她能够自己振作起来,然后比以前更坚强。

涂秀珍与叶锦源都知道她会有这么个过程。

但涂秀珍能做到不打扰,不过问,给她时间空间。

叶锦源却是一如既往的,着急疯了…

一天之中,他能找她谈上4—5次话,坐在她对面,絮絮叨叨,专挑他认为,她应该感兴趣的话题来说。

“我今天去警局处理程玉凡的事,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叶锦源以为,程玉凡的话题,应该会是她现在感兴趣的。

“……”

但是,叶锦蓉没给回应。

“程玉凡自己招了,说他亲手杀了他的小情人,你知道吗?”

叶锦源用着高昂略带兴奋的语气说着,企图能带动她的情绪。

“……”

但是,没有。

“有专家给他鉴定,认为他有精神疾病,他的父母跑路,他小情人不愿意跟他跑路,还提出分手,让他产生报复心态,一气之下杀了他情人。后来又把他的暴行转加在你身上,认为是你,害的他失手杀了他情人,所以才找上你报仇。”

“……”

任凭他解说的再兴奋,叶锦蓉毫无反应。

“蓉蓉,你说我是把他弄死,还是让他坐牢一辈子?”

“……”

连问话都得不来她的回答。

“你想怎么整你的事,别搁这儿叨叨。能不能让蓉蓉清静一会儿。”

反而,坐一边看电视的涂秀珍给他说了一通。

叶锦源都没怪她看电视的声音太大,她倒是怪他太关心妹妹了。

简直怀疑,涂秀珍到底是不是亲妈。

“妈,你…”

“去楼上找你爸去,别搁这儿烦我们母女俩,滚滚滚。”

“……”

叶锦源,每次都是这么被涂秀珍轰走的。

走前,还能再同叶锦蓉唠叨上好几声,嘱咐她别想太多,心情好点。

但是他身影一撤,涂秀珍就会给他拆台。

“别理你哥,他就是个操心的命。你想你的,妈不打扰你。”

“……嗯。”

叶锦蓉似应非应的哼了一声。

这样状态的叶锦蓉,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麻木着,神游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照理说,叶锦蓉是想通了事,就能重新振作起来。

但是这次的事,她没法想通。

就这样,过了一月之末,迎来一月之初,叶锦蓉状态依旧。

十月一号,华夏大国,进行全国阅兵。这也是段琼楼待在京城的最后一天。

电视直播,放着庄重肃穆的大阅兵仪式。

全国休假的这一天,国民视线都在阅兵典礼上。

叶家客厅,涂秀珍也坐在沙发上,叠着腿,兴致勃勃的看着电视上的阅兵仪式。

“你爷爷作为退役司令官也被邀请上台,等下也有一番演讲。等着看哈…”

“……”

边上,裹着毛毯缩成一团的叶锦蓉没有反应。

大阅兵仪式开场,音乐慷慨激昂,电视画面上播放的是,一排排站姿整齐的军装战士。

叶锦蓉的视线不由被吸引,空洞的眸眼终是有了几分色彩。

军人…

军装…

段琼楼…

琼楼…

脑子里联想到的还是他,如魔怔一般。

他来京城训练一个月,为的就是这场全国性的大阅兵仪式。

那么,今天仪式结束,他就会走了吧?

想到这,叶锦蓉秀眉微皱,心口隐着淡淡疼痛。

电视上,正在介绍各城区的军区代表人物,每个人能给上2秒镜头,介绍到c市时,段琼楼也上了镜。

他今天穿着板正修身的军装,戴着军帽,那张英气逼人的俊容出现在电视画面上,叶锦蓉整个眼神都放亮了。

琼楼…

腾一下,她坐起了身。

那一下的振作让涂秀珍震惊。

涂秀珍又移回视线看向电视,那时,镜头已经切换而过。

奏国歌,升国旗,敬礼,红旗下时,突然又给了段琼楼一个全镜头,3秒。

42寸的大屏电视上,严肃敬礼的段琼楼霸占了整个屏幕。

那时,叶锦蓉看向电视的眼神都痴醉了。

好帅…

她的琼楼…

“就他吧?”

涂秀珍啃着水果,津津有味的看着她女儿脸上出现的精彩神色。

这种迷妹一般的神情,真的是从来没有在叶锦蓉脸上出现过啊…

真是…

“喜欢就追呗。妈支持你。”

涂秀珍给她打气,“难得你能碰上个喜欢的,努力啊。”

“不行。”

这么多天来,叶锦蓉总算是主动开口说了句话,尽管,状态很颓废。

“我没机会了。我退了他的婚。”

“退了不能再订吗,多大点事儿。”涂秀珍不以为然,“哪那么多理由,喜欢就上,不喜欢就算。”

“……”

叶锦蓉不由看了涂秀珍一眼。

不可否认,这个做事不靠谱的妈,有时候说话挺对。

“婚是妈退的,你喜欢你再追回来。有冲突吗?”涂秀珍问她。

“没有。”

“那不就得了。喜欢就上,别闷着,你能有个看上的人,多不容易啊。”涂秀珍略发感慨。

“……对。”

是的。

她能喜欢上一个人,确实很难。

段琼楼……是唯一的。

叶锦蓉,似乎又想明白了。

她或许…可以…应该…试着去努力一把。

倒追不可耻。

放弃了世上最好的男人,才是笨蛋…

------题外话------

迷妹女主要再找军爷了!然后,跟他回家!

pk第三天,包子还是很紧张啊…求支持虎摸~

感谢静,待幸福宝贝儿的9朵鲜花哦!

——推荐《权门枭妻》/紫若非

南宫婧翎,神秘家族的大小姐,为儿时的一句戏言,丢开了万千宠爱,锦衣华服,去掉了那个尊贵的姓氏只身来到华夏国的首都帝都。

冷清扬,帝都最有权势的权三代,生活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大家族,从小得不到半点的父爱,为了那可笑的继承人之位,为了完成母亲的愿望,从小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可在某一天,一个丫头闯进了他的生活,让他自律的人生乱了步伐,让他冰冷的内心开始融化。

他越陷越深,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内心已全部被这丫头占据,他发誓要宠她一辈子,做帝都最有权力的女人。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