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蓉蓉,想看着你结婚

更新时间:2018-01-05 12:34:43字数:2881

隔着电话,听到段琼楼在漳县,叶锦蓉那本已成死水一潭的心很快又燃起了希望。

“琼楼……我哥……你,碰到我哥了吗?”

她急问着,问的结结巴巴,差点咬舌头。

心内的涌动,不知道有多狂猎。

“地震前碰到过。当时,他说要去漳县找村长喝酒。”

电话那头,段琼楼如实回答。

不欺骗,不隐瞒,也不说什么善意的谎言。

他,给了叶锦蓉最真实的情报。

闻言,叶锦蓉方才那涌动而出的一股希望,又被瞬间抹灭。

仿佛前一刻才从山谷爬出来,下一刻就又跌入了万丈深渊。

她捂紧了唇,情绪上了头,眼泪也在瞬间莹润满眶。

“我会找到你哥,不论生死,给你一个交代。”

电话那边,段琼楼严正分明的说道。

道落,叶锦蓉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声…

“琼楼?”

叶锦蓉狐疑叫他。

“蓉儿,我忙去了,先这样。”

很快,这通电话,便被段琼楼匆匆挂断。

“琼楼……琼楼!”

“嘟嘟嘟……”

叶锦蓉还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

可是,段琼楼只给了她震惊的时间。

这通电话,不到半分钟,便就此断下。

叶锦蓉持着手机,愣愣的看着屏幕,心中,一股浓重又复杂的情绪在久久酝酿。

很担心…

很担心漳县那边的情况。

很担心她哥……

明明心里那么担心,但却无能为力。

只能坐在这里等无望的消息。

“怎么办…”

无力的抱紧双腿,叶锦蓉坐在阳台的鸟窝椅中,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

那时,房内气压骤降,一片低沉。

…漳县,地震后24小时…

又是深夜零点,浓厚的垂死气息弥漫在漳县。

整一个县,地方面积甚广,达到8。0级的震源中心是漳县县中心。

无论是高楼大厦,还是矮楼矮房,都有不同程度的倒塌与损伤。

整个县,已经崩塌如废墟…

四处都是沙石泥灰,四处都是哀怨嚎声,四处……都是伤残死士。

县城分为好几个区域,震源波及损伤小的区域在外围,震源中心处,正在进行全力抢救。

在这关键时刻,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

段琼楼一队人,已经在漳县进行了一整天的搜救活动。

直至凌晨时分,搜救活动,还在继续。

这一整天,不知道救出了多少人,也不知道送出了多少具尸体。

死亡人数,一直在增加。

能预料到的是,时间越往后拖,死亡人数便会以加倍的速度往上增加。

生命,在这一刻显得很轻薄,又很珍贵。

“秦准,你现在在哪里?”

用对讲机,段琼楼联系到了秦准那方。

他们一队人有计划的分散在震源中心的这块区域。

地震过后,手机讯号不通畅,故,所有人通过对讲连线。

“楼大,我c3地区。”

秦准答。

“司令派了新队来接替,通知所有人收队回营地,休息四个小时,四点重新出发。”

对着对讲机,段琼楼下了令。

但,通知收队的他,那时还在废墟楼房边奔波,并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好,楼大。”

秦准即刻答应。

c3地区,秦准正好送完了手上一伤者上救护车。

站在车边,他用对讲机联系了频道1里所有蛟龙队的队员。

“全体人员听着,现在收队回营地,休息四个小时,四点继续干活。不要浪费一分钟休息的时间,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注意。这几天很关键,不能在关键时刻倒下,就这样。”

秦准边跑着,边给了对讲那边队友们一声通知。

一接到令,分布在樟县各处的队员一一撤退,用最快的速度跑回营地,准备休息。

其实,人人都不愿意离开这‘战场’,但是,人人又心知肚明,他们必须得离开,必须得保证自己的休息时间。

如秦准所说,只要保证自己的状态最佳,才能在这个战场里逗留得更久,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保护人民。

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里,蛟龙队的队员们全员赶回营地。

也不用洗头洗澡了,直接摸到床沿就直接躺下来睡了。

一秒,进入梦乡。

秦准是最后一个赶到的,他路上又帮了一伤员,一路背伤员到救护车上,这才匆匆赶回营地。

他以为他是最后一个赶到的时候,才发现,这帐营里,段琼楼还没回来。

秦准也不急着休息,他走出帐营之外,很快便用对讲机联系了段琼楼。

“楼大,你在哪?”

秦准问他。

到底是段琼楼的得力助手,没看到段琼楼回来,秦准这颗心安不下来。

“队员都回去休息了没?”

段琼楼问。

“都睡下了,楼大你呢?”

秦准还是问他。

“我不回去了,你也去休息。”

段琼楼继续下令。

“楼大,你也得休息。”

闻言,秦准皱眉,忍不住急了,“你说过,我们的身体也很重要,不能轻易垮下。”

“我知道。”

段琼楼拧眉郑重回答,“可我也答应蓉儿,要把她哥带回去。你先休息,别管我,就这样。”

说完,段琼楼放下对讲机,又继续寻找上了…

“……”

帐营那处,秦准沉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只能回身,进帐营先补眠。

……

此时此刻,城苑花园小区b幢楼处的一片废墟下,叶锦源被一块巨石狠狠压制。

他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姿势倒在地上,只知道现在,他浑身无法动弹,而且也不能轻易动弹。

他的头顶就有一块大石头,被他身上的石块抵住,所以没有落下来…

只要他身上的那石块被移开,头顶的那块巨石就会落下,直接碾碎叶锦源的脑袋。

到时,叶锦源便……卒。

所以,这24小时的时间里,叶锦源一个姿势倒地,一动不动,现在的身子已经僵硬的不像是他自己的了。

他口干舌燥,胸口闷的喘不过气,额头挂下两道鲜红的血渍,但是已经干涸…

“救命……救命啊……”

叶锦源发着微弱的声音呼救,本身就没什么力气,他想加大嗓门都没办法,加上他又不知道自己被压的深不深。

很可能放开嗓子吼,也没有人听到…

“有,有没有人……救命……”

在他的外头,来来往往都是救护人员,都是警员,都是志愿者…

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实在太弱了…

叶锦源此时此刻发出的呼救声,大概也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这夜,已经深了。

气温越来越低,叶锦源只觉得浑身发冷,直觉得意识越来越不清晰。

他脑海里有一道画面…

仿佛,在他的身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死神,它手里拿着长长的镰刀,月光下,镰刀闪着银色锋芒。

那死神大概就等着叶锦源气绝,然后便用镰刀将他勾走吧。

“我……我要死了……吗?”

叶锦源这样问着自己,同样,声音低到只有自己可以听见。

他微眯着眸眼,视野之中,能看到他的手…

五根手指,指节都擦破了皮,上头有鲜红的血渍。

叶锦源试着动弹了几下,手指还能微微抖动…

看样子,他还有一点力气,还有一点生机。

“蓉蓉……”

叶锦源缓缓的念着他妹的名字。

脑海里,也开始一段段的切换着从小到大的各种画面…

蓉蓉…

他唯一的妹妹…

他叶锦源,可以用生命去呵护的妹妹…

从她刚从娘胎出来起,他这全世界就开始围绕着他妹转了。

看着她从嗷嗷待哺的婴儿,慢慢长大,出落成这世上最美的女孩…

这一路成长,同手同脚的成长,每一天,每一刻,叶锦源都清晰记得。

疼她,宠她,保护她…

小学,初中,到现在…

他,陪了她25个年头。

还想陪她一辈子…

想爱护她一辈子…

想看着他的蓉蓉从漂亮的小女孩,一直美到风韵犹存的老太太…

他,还想陪她更久,更久,想亲眼看着她每天都幸福…

“蓉蓉……哥,看不到……你结婚了…”

叶锦源缓缓的说着,一句话,说的他鼻头微酸,悲伤的情绪在胸中翻搅。

但,此刻,他却浑身缺水的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蓉蓉…

哥,真想看着你结婚…

女孩子当新娘的那一刻,是最美的…

------题外话------

天知道,收到花花钻钻时包子的心情有多雀跃!

爱宝贝们啊!

感谢186**3653 宝贝的1颗钻石

感谢136**6209 宝贝的1颗钻石

感谢qq42b0c7728fae6e 宝贝的3颗钻石

感谢celina11 宝贝的1颗钻石

感谢weixinf8f721776b 宝贝的1的8朵鲜花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