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救到蓉儿!

更新时间:2018-01-05 12:34:56字数:3755

段琼楼带来的猎犬,在废墟处停了下来。

这条狗有个习惯…

就是一阵搜索以后,会撒泡尿,撒完再禀报。

现如今得了这条狗的报告,段琼楼对着眼前这一片空地处,深皱起了眉头。

他心内在想…

为什么狗会带他来这里?

蓉儿会在这儿?

可是…这前前后后都是废墟,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确定蓉儿在这儿?”

段琼楼拉了拉狗链,又再问了一声。

“汪,汪汪!”

灵性十足的警犬给了他一声准确的回复。

“这里…”

段琼楼狐疑的看着面前一大片废墟处。

心内,很不解,也同时滋生出了几分不安。

蓉儿失联一整天,警犬带他到这儿…

难道说,那晚蓉儿跟他分开以后,就没有回去过?

难道,她发生意外了?!

这个念头,让段琼楼心内狠狠一惊。

很快,他便着手准备在这附近搜找…

警犬确认的这个地点,段琼楼蹲下身,伸手扒了扒。

泥石灰,碎石都被他一点点扒开。

忽然,露出一条微小的缝隙…

“嗯?”

段琼楼挑起眉头,很快,便继续扒拉了起来。

此时,边旁角落处,段语柔的视线全程都落在段琼楼身上。

看着段琼楼在那一处停下,看到段琼楼手下都开始忙了…

段语柔这脑海里,仿佛劈下了一条惊天雷鸣。

那一瞬间,无限恐慌袭击了段语柔的世界!

她几乎已经能够看到段琼楼把叶锦蓉从下面救出来的画面了。

而且,叶锦蓉一定也早就想到是她。

因为在摔下去之前,叶锦蓉甚至都叫出了她的名字。

完了…

段语柔惊觉可怕。

她不由往后腿,一步一步,怔楞着后退。

看向段琼楼的瞳孔悉散扩大,里头充斥着无限恐慌。

她得逃…

赶紧逃…

得立刻给自己创造不在场证明,得立刻想办法!

这样想着,段语柔这脚下便跑的更慌,更快,更着急!

这一边跑,还一边往后头看,生怕被段琼楼发现。那表现如同过街贼鼠,浑身上下透着‘心虚’两个大字!

“呼……呼……呼……”

她大步跑着,漫无目的,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往哪儿跑。

跑着跑着,忽然,撞上了一堵壮实的胸膛!

“啊!”

段语柔尖叫一声,险些就要往后摔倒。

好在,跟前的人拉了她一把,把她的身子给稳住了。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

身前,传来那人的问声。

熟悉的不行,让段语柔又吓了一跳。

睁目,段语柔才发现,原来她撞到了她父亲——段谭风!

“爸…”

段语柔瞳孔微缩,满眸惊慌的看着他。

“一大早的,你怎么在这儿?昨天没回家?”

段谭风皱眉看着她,眼神充斥着鄙夷。

“爸……我……”

段语柔吞吞吐吐的,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心底,怵怵的。

“干什么,这么紧张?”

段谭风斜睨向她。

“没,没有,爸。”

段语柔弱弱的低下了头,心虚作态尤为明显。

瞅着她那样,段谭风就知道她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他。

她这丫头心思细,心计也不浅。

段谭风了解她,所以没深究,佯装着不知的模样,问上了他自己,“看到了段琼楼没有?”

“啊?”

段语柔反射性的回了一声,状态一惊一乍,段谭风不禁皱眉相向。

“你又在搞什么?你不会又在段琼楼身上下手了吧?”

段谭风问。

“爸…没有,爸。我就是,我…”

支支吾吾的,段语柔没那胆把她做的事儿,告诉段谭风。

“爸,你为什么要找琼楼哥啊?”

半天答不上来,段语柔只好转移话题,问上了他。

“你奶奶今天一早过来,要去认尸体。琼楼在哪,让他带你奶奶去。”

段谭风皱着眉头,不是很爽的说着。

这几天,段家上上下下都在为老太太的娘家人奔波。

好不容易这把尸体给找着了,老太太还没一刻消停。

硬说要一早过来认领尸体,整的段谭风没法好好休息。

这么一大早,才七点多钟,就从市区赶到这璋县,段谭风这心情真心不美丽。

也就认尸体这么点事儿,老太太还一定让他找段琼楼过来。

这老人家的心完全偏向段琼楼。

不管段谭风在她身边表现有多卖力,有多殷勤,她这头首想的还是段琼楼。

估计,肯定是要做出些什么决定。

例如她那两户娘家人手中的段氏股份,段谭风心想着……老太太大概也打算给段琼楼吧。

否则,她为什么这么急着找段琼楼?

想到这,段谭风这表现就更加消极抗拒。

“爸,你是说,你是要带琼楼哥走?”

段语柔倒是被段谭风的话惊的一喜!

瞬间,她欣喜的睁大了眼。

“是你奶奶想找他,你奶奶是什么事都先想到他,什么好处都想先塞给他。”

段谭风不悦叨叨。

“爸!”

段语柔立刻抓上了段谭风的手臂,紧紧抓住,道,“爸,我带你去找琼楼哥,我知道他在哪!”

“……”

段谭风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一下子,便被段语柔抓着跑开。

一路,疾奔。

天知道,段语柔那一刻的心理有多焦急。

她要赶在段琼楼找到叶锦蓉以前,把她爸带过去。

这样一来,段琼楼就能被她爸带走。

老太太要认尸体,老太太还得悲伤一阵,说不定,段琼楼还能陪老太太一整天…

这样的话就最好了。

段琼楼在老太太身边多待一段时间,叶锦蓉就少一分生机。

现在这时间,一分一秒都珍贵!

段语柔,必须得赶快把她爸带过去!必须得尽早阻拦住段琼楼!

必须,必须啊!

……

此时此刻,地下室内。

叶锦蓉、白楠楠,包括那孩子都已经撑不太下去了。

那孩子,坚持了一夜没睡,到今天早上,还是睡着了。

也别说孩子,叶锦蓉自己都困的发虚,坐在这地上,抱着身子瑟瑟缩缩的,眼皮一睁一闭,忍不住想盖下。

但是她不能睡,她让白楠楠跟孩子先眯一会儿,她负责叫醒她们两。

为了不让自己睡着,叶锦蓉想睡觉的时候,就用力拍自己的脸,拧自己手上的肉,还使劲的咬紧下唇。

用疼痛刺激自己清醒下来…

就这样,她苦苦煎熬着,熬到了清晨时分。

不知道从哪处缝隙里长了一米光线,叶锦蓉勉强看清了这地下室,看清了白楠楠跟那孩子。

她二人后背靠着石头,睡得香甜,看起来也很疲累。

白楠楠几乎将身子缩成了虾样,她又冻又饿,看样子睡着也很冷。

“不行…”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再这么无止境的等下去,段琼楼没找过来,死神倒是先来了。

叶锦蓉深呼吸了一番,她用力的拍自己的脸,拍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自己这两边脸颊被她自己刮得通红通红,随后,神智也清醒了不少。

她站起了身,转头,朝那透出的一丝丝光亮的缝隙处走去。

那地方,就是她昨天把人民币塞出去的地方。

叶锦蓉真不太相信……

她投出了那么多求救的钱,这废墟上头也不是没有人经过,怎么就没人看到呢?

难道现在的人已经都不爱钱了吗?

这么想着,叶锦蓉又登高爬上了那处石头。

一层一层的上去,她其实没什么力气了,但还是得使劲,还是得想办法。

就在叶锦蓉快要上到顶的时候,忽然,一阵灰石碎屑从那缝隙处希希洒洒的落下…

掉在叶锦蓉的头发上,洒了她一头的灰。

“谁啊……”

叶锦蓉不免生了点火气,她拍了拍头上的泥石碎屑。

退后了一些,仰头,朝那缝隙处看出去。

那缝隙实在有点小,从这看出去,外头的世界只有指缝那么大,其实根本看不清什么。

但是,叶锦蓉却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有人!

有人在上面!

“有人啊!”

叶锦蓉惊喜的失声尖叫,很快,她就从兜里掏出了最后一张人民币。

那是她特意留下,拿来当最后一张王牌的人民币。

立刻,叶锦蓉拿出那钞票,用她的长指甲,在钞票上面画下了一个字——救。

眼瞧着外头没了动静,叶锦蓉越来越慌,就怕外头那人以为什么东西都没有,然后就那么走了。

所以,她这一个字几乎都没有写完,匆匆忙忙地就爬上去,直接把那人民币捋平,从那眯小眯小的缝隙处塞了出去。

那时,地下室外头,段琼楼什么都没有发现,起身正准备走。

正好他转过身,正好这后头的地上,一张钞票被塞了出来。

段琼楼,没有看到。

他就准备离开这里时,忽然,他带来的警犬开始汪汪大叫…

“汪汪汪!”

那警犬朝着段琼楼直吠,连叫了好几声,对准的方向,都是段琼楼的后头。

那时,段琼楼看着他的狗皱了皱眉头。

“怎么?”

问着,段琼楼便转过了身。

这一回身,方才后知后觉的看到,地上居然多了一张人民币!

段琼楼立刻蹲下身,立刻拿起了那张人民币,摊开,放在手上查看。

一个未写完的字…

但是能看得出来,是一个“救”字。

下面有人…

段琼楼立刻便知道了!

“喂。”

段琼楼大声开口,朝着那缝隙叫唤,“里头是不是有人?有没有人?”

他不确定在下面的是不是叶锦蓉,但是能确定的是,下面有幸存者。

不管是不是叶锦蓉,段琼楼都得救。

“有啊!”

地下室里,叶锦蓉听到段琼楼的声音,惊喜的直叫出声来!

“琼楼,是你吗,琼楼!”

她大声叫唤着段琼楼的名字,在地下室里,她还伸手直挥,大力招手。

那时,段琼楼也一下就认出了里头微弱的声音是叶锦蓉的声音。

他整个人一惊,立刻,趴倒在地,对着那缝隙处,大声问,“蓉儿,是不是你?你在里面?”

“在啊,是我!”

叶锦蓉大声回答,“琼楼,救我!”

“等我,蓉儿!我马上救你出来!”

段琼楼大声回道。

当下,紧急与慌张布满了他的大脑!

他没想到,叶锦蓉失联一天,居然被关在了这儿?

怎么回事?

“琼楼!琼楼,入口在左方位,在左方位!”

叶锦蓉在里头提醒他,用着最大的声音叫嚷着。

这地下室里已经坍塌成灾了,叶锦蓉就怕段琼楼会直接用蛮力动手拆。

这太危险…

地下室很有可能坍塌的更严重。

所以,她提醒段琼楼去找这地下室的入口,找到入口,然后再救她出来。

“等我蓉儿,你坚持住!”

段琼楼很快也照做了。

起身,他便立刻在这废墟处来回翻找了起来。

照着叶锦蓉说的位置,左方位…

段琼楼很快,就锁定了一块区域,直接拿来一根硕大的铁锹,大力的铲开了那一大片区域上的废石碎屑!

一块,又一块…

一堆,又一堆…

很快,他便铲尽了这一块区域。

一道生了锈的地下室铁门盖,露了出来。

就是那儿!

段琼楼不假思索,立刻伸手揭开。

打开的那一瞬间,里头,一阵烟尘嘭散而出。

段琼楼挥手散了散烟气,立刻便钻了进去,在下面,他大声叫唤。

“蓉儿!蓉儿,在不在这?”

“琼楼!”

里头,传来叶锦蓉的声音。

------题外话------

感谢qq42b0c7728fae6e 送了9朵鲜花、1颗钻石!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