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128 那样天价的礼服,不过是傅家长媳订婚时的片刻惊艳。

更新时间:2018-01-08 15:22:31字数:1930

《》最新章节

正文 第128章 128 那样天价的礼服,不过是傅家长媳订婚时的片刻惊艳。

可她整日忙的不可开交,公司里无数的人给她下绊子,等着她撑不下去的时候好取代她,她紧绷了神经,一刻都不得松懈……

小妹,被她疏忽成了这样……

“你说的哪一条?小没良心的,你好几日都没给我发过简讯了……”

掌珠强撑着坐起来,冰凉的手指一根一根攥紧了收紧。

那么,是谁与她回复的简讯,不是长姐,会是谁?

那个答案,已经清晰的浮在了她的心间。

她明白了,为什么二姐会忽然赶来杭州,从而撞见她和傅竟行那一幕。

可是,二姐为什么对她怀孕的事,只字不提?

“小妹,小妹……”

聂明蓉听不到她的声音,焦灼的连声唤。

“长姐,我想睡一会儿。”

“那你睡吧,明日姐姐再给你打电话,记得吃药,多喝开水……”

掌珠一一应着,挂断了电话。

她抬起手,抖抖索索的捂住平坦依旧的小腹,这个孩子,是不是终究与她无缘了。

手机又响起,她看到李谦的名字在屏幕上闪动。

她不由得蹙眉,下意识的想要摁断,却到底,还是按了接听。

她在二姐的病床前答应过她的,她和傅竟行订婚之后,她会嫁给李谦。

可她却忘记了,她嫁给李谦,这孩子怎么交代来历。

毕竟,她与李谦订婚,也不过不到两个月的光景,毕竟,她与李谦,从未曾有过肌肤之亲。

“珠儿,姐姐说你病了,严不严重?我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上,你再坚持一会儿,天亮之前,我肯定会到的……”

他一无所知,何其无辜。

他的未婚妻已然做出了那样不堪之事,他却依旧对她关怀备至,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被蒙在鼓里,还傻傻的做着美丽的梦。

瞧瞧,都是因为她,害了多少人。

“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她的声音,轻弱的传来时,李谦不由得愣住了。

这是第一次,她主动的关心他。

李谦的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是心虚么,还是愧疚,他恨不得拧断她的脖子,却又,心底生出柔软的藤蔓和舍不得。

“好。”

他低低的应了一声,挂了电话,车窗外是墨色晕染的天幕,这前路好像没有尽头,谁都不知道,终点在哪里。

***************

五月十八日下午十七点四十五分。

此时的横店影城。

氤氲着热气的巨大水池中,长发妖艳披散在身上的男子,犹如水妖一般,从水底缓缓探出身来。

发如墨,眉入鬓,玄挺的鼻梁,细长的凤眼,月白色的长衫裹在他颀长的身躯上,腰带束住劲瘦的窄腰,湿透的发披散在身后,或有一缕,贴在了他刀裁一般的鬓边,他不是人,是妖,是你的心魔。

“兰陵王殿下……”

侍女纷纷跪在他的脚下,可那人,长衫曳地,闲庭漫步一般走进漫天的月光之中,风过竹梢,瑟瑟轻响,有秀丽无双的女子自后缠上他的腰肢:“长恭……”

导演屏息凝神,看着那女子缓缓抬起一双绝美的脸庞,不由得暗叫了一声好。

花费这般大的功夫请来星耀的程曼清,果然没错,古装一姐的称呼,真是名不虚传。

只是,渠凤池的相貌太过于惊艳了,饶是程曼清这样的绝色,在他身边也稍显逊色,但是,又能如何呢,若当真有盖过渠凤池风姿的人出现,定是早已轰动整个娱乐圈了。

一场戏停。

渠凤池身边立刻围满了嘘寒问暖的人,待到他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拿起剧本的时候,程曼清方才找到机会走到他身边去。

“凤池师兄……”

程曼清与他师出同门,这一声师兄自然再理所应当不过。

渠凤池放下剧本,微微上撩的一双眼睛泛着桃花水泽睨了程曼清一眼:“有事?”

他惜字如金,程曼清却已经兴奋无比:“……晚上收工之后,可不可以请师兄一起吃饭……”

渠凤池伸长手臂,懒散的伸了伸懒腰,殷红的唇,轻蔑的勾起一边:“我有红袖夜添香不去享受,乱糟糟的与你们喝酒有什么意思。”

程曼清的心底,瞬间酸楚无比:“师兄……大家都很想你来……”

“想我来,我就要来?那我的小美人也在想着我来呢。”

程曼清眼底瞬间含了泪,可渠凤池的风.流是出了名的,他在横店拍戏一个月,女朋友至少要换十个,她又不是不知道,却又偏偏情根深种。

盯着那人散漫却倾城的身姿缓缓远去,程曼清的一颗心,漾满了无法形容的酸。

可她连,与他红袖夜添香的资格,竟是都没有。

此时的GY广告大片后期初次剪辑,圆满结束。

只是,与前期女主角一帧一帧的大特写不同的是,最后的重头戏,更多的却是女主角的远景或者匆匆侧影。

劳伦斯心里遗憾不已,但又无可奈何,傅竟行这人何其的说一不二,他说了不字,他就只得闭嘴。

好在,有前面这些,还有他的短暂出镜,足够遮住这世上众人的耳目了。

其实,也是他过于苛刻了,不知内情的人,压根都没有看出来女主角换了。

除了参与拍摄的众人。

劳伦斯也这样的安慰自己。

可后来粗剪的成片出来之后,渠凤池机缘巧合第一时间就看了全片。

他看完之后,沉默良久,只说了四个字:鱼目混珠。

此时的聂家花月山房。

聂嫣蓉将订婚宴上最重要的一套礼服,在佣人的服侍下穿好,然后,走到镜前。

从米兰空运而来的手工高定,价格高的令人咂舌,可于傅家来说,不过是未来儿媳订婚时的片刻惊艳而已。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