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712 毁容

更新时间:2018-01-08 15:24:56字数:2030

《》最新章节

正文 第712章 712 毁容

回来宛城已经七日,在海南时觉得时光飞快,可回来这短短七日,却好似度日如年。

她没有给谢京南联络,谢京南也似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景淳最初只是女孩儿的小心思想要看一看他的反应,可当他真的也不再找她时,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再主动和他联系了。

傅竟尧见她有些消沉的样子,就干脆拉她到公司去上班,说的上班,其实也不过是要她随便做点事打发时间,毕竟,人一旦闲下来,就特别的爱胡思乱想,傅竟尧实则心里还担忧着小妹会不会忆起过往又对林垣心软呢。

毕竟,林垣和林家如今这般落魄,林家连住了几十年精心装饰布置的老宅子都给低价变卖了,如今一家人都挤在一栋公寓里,出行也只剩下一部车,和从前的生活,可谓是天壤之别。

林太太如今悔不当初,可她这样的人,向来是不撞到南墙不肯悔改的,如果不是亲自尝到现在落魄穷酸的难受滋味儿,她怕是一辈子都不肯承认自己过去错了。

更何况还有个安露****在跟前刺她的眼,看到安露,林太太就想到当初安家人跑来闹的那一通,就恨不得把这个贱人给打出去才好,可安露向来会装乖卖巧,林垣如今又肯护着她,林企正对她早已不如往昔,她在这个家里再不是往日的说一不二,哪怕他对安露恨到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动不得她分毫。

但虽然她不敢明面上折腾安露,或赶她离开,但家中只要只剩下她们两个,林太太就开始指桑骂槐,打鸡骂狗的给安露找事。

最初安露还隐忍着不回击,可林太太这人欺软怕硬惯了,安露不理会她,她就越发变本加厉起来,也不知是不是经历了上次被绑的事的缘故,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彻底没了底线和节操,骂的话语实在污秽肮脏不堪,安露有一次终是没忍住回了嘴,可这下就是捅了马蜂窝了,林太太一茶杯砸过去,安露被砸的头破血流当场昏迷不醒,她却还拖着不肯送医院也不肯告诉林垣,直到安露自己痛醒过来,挣扎着给林垣打了电话,这才算捡回一条命。

只是医生却说额头到眉骨这一处伤的实在太深,以后怕是要留疤了,安露缝完针出来哭的死去活来,林垣看着她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也对林太太暗暗生恨。

这好好儿的日子成了这样,林垣不否认他自己心态失衡做错在先,但若是林太太是个深明大义又善良睿智的女人,她怎么也会劝着他好生和景淳过日子,而不是整日里这样挑唆他们的夫妻关系。

闹到现在她自己被人糟践了,握了把柄,林家也一蹶不振,林企正眼看着身体越来越差,三天两头要进医院,要不是他老人家之前种了善因,怕是林家老宅子也保不住,一家人哪里还能这样攥着这笔钱不愁吃喝的过日子?

可到了这样地步了,她却还是不消停,安露虽然出身差了点,但对他却是一心一意,林垣看在眼里,林太太对安露的态度实则要比当初对景淳还要差上数倍,可安露一直都在忍,如今一大家子搬到这栋复式公寓里来,从前的佣人司机也都辞退的差不多了,家中大半的杂事都是安露来打理,林企正住院的时候,也是安露医院家中两头跑,忙着做饭煲汤的照顾父亲,林企正最初对安露极其冷淡,甚至连话都不肯和她说一句,但如今倒也是稍稍和缓了下来。

偏生林太太依旧是要闹腾,林垣如今无所事事,昔日的合作伙伴乃至铁哥们儿都渐渐的疏远了,他想要东山再起,有傅家在宛城压着,他凭什么?

他想过离开宛城,去其他城市再重新开始,可又谈何容易?一大家子人坐吃山空指望着这一点钱,父亲的身体又越来越差,医生说早晚心脏也要做手术,又是一大笔开支……

林垣想到这些就头痛,家里乱成一团,他渐渐回去次数越来越少,就算偶尔深夜回去,也是喝的酩酊大醉,若非如此,安露也不会伤势耽搁成这样。

“你安心养伤,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林垣只是安慰了安露一句,就转身出了病房。

安露哭的泪水涟涟,林垣出了病房,她还不能从这绝望的情绪中挣扎出来,她是真的想过要和林垣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可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她怕是这条命都要丢了。

她很清楚,那是林垣的亲生母亲,他顶多和她争执几句,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她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

安露闭上眼,如果当初她不曾鬼迷心窍的选择这样一条路,如今的她,又会是什么光景?

也许过着平淡的小日子,也许已经有了可爱的孩子,也许她的家人不会养出贪婪的胃口,也许,她那个家还能叫做家……

可现在,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林太太没有想到林垣这一次会动怒成这样,面对他的指责,林太太气极反笑了:“林垣,当初我骂傅景淳的时候也没见你护成这样啊,怎么,我现在不过打了一只鸡,你却心疼的来指责我这个母亲了?”

“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总之今日我只是来告诫你一句,父亲对当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如果你从此以后不再把这个家折腾的鸡飞狗跳,那个,那件事也会烂死在我的肚子里,但若是今日的事再发生一次,我不能保证我是不是会对父亲守口如瓶!”

“林垣你是个畜生!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是你亲妈啊林垣!为了一只野鸡你这样威胁自己的母亲?我为什么会出那样的事,如果不是你执意要娶了傅景淳,林家会成现在这样?事到如今你不知悔改反而来怪责我,你愿意去告诉你父亲,你现在就去,把你父亲气死了,我们这个家正好树倒猢狲散!”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