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716 景淳看着忽然出现的谢京南,扭头就走了!

更新时间:2018-01-08 15:24:58字数:1932

《》最新章节

正文 第716章 716 景淳看着忽然出现的谢京南,扭头就走了!

可林太太却不肯走,一声一声叫景淳名字:“景淳……怎么说你和阿垣夫妻一场,你从前也是妈长妈短的喊我,你就听我说几句话行不行?”

景淳忍不住冷笑,但这样的人,就是和她说一个字她都觉得浪费口水。

林太太眼见得景淳根本不为所动,立时急了,伸长脖子对着景淳喊了一句:“我昨日和你妈妈见过面了,我们还一起喝了茶……”

景淳握着车门把手的手指顷刻间僵住,她像是兜头被人浇了一瓢冷水,只觉得寒入骨髓。

林太太见她站着不动,知道这句话起到作用了,她不由得心内一定,复又大声道:“景淳……妈知道你前些日子受委屈了,这一次,妈也是清楚认识到我们家的错误了……你和阿垣毕竟这么多年感情了,他心里还有你……再说了,你妈妈也有这个意,夫妻毕竟还是原配的好……”

景淳忽然失了控,她气的浑身都在发抖,整张脸煞白到毫无血色,捏着包包的手也在死命的哆嗦着,那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她的心脏最深处弥漫出来,让她不知该如何招架。

她好不容易在谢京南的帮助下逃离了林家这个狼窝,做父母不说支持女儿离婚,为女儿出这口气也就罢了,竟然在她和林垣离婚后,还和林太太见面,心里还想着让她重回到那个虎狼坑去……

那是生养她的父母,不是无关紧要的旁人,她可以做到不理会他们的看法和做法。

景淳觉得眼窝里热胀一片,可她不想掉泪,不想在林家人面前掉一滴泪,她傅景淳就算是立时死了,她也绝不可能再和林垣在一起!

林太太见她这般模样,不知觉的又似回到了当初景淳还在林家,被她欺辱了只会隐忍的时候,忍不住就道:“你妈妈也是为你好,毕竟你现在这样处境,以后谁敢娶……”

“林太太是觉得自己那部A.V拍的不够精彩,还想再来一次么?”

忽然出现的一把男声,像是一双锐利的手狠狠掐住了林太太的脖子,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袭来,那一夜的噩梦仿似就在眼前,林太太不由得双腿就软了……

“既然不知道悔改,嘴巴还这么贱,那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是不够。”

谢京南声音清越传来,他身量颇高,人又生的丰神俊朗,一身纯手工高定的黑色大衣,要他整个人如耀眼谪仙一般。

他走下车,修长双腿迈开,他步履并不快,却给人无形的威仪压迫之感,景淳死死咬着嘴唇,忽然抬眸定定看他一眼,却是转过身快步走了。

谢京南的目光不由得一顿,只是转瞬,他微微回首,吩咐了身侧助手一句,这才向景淳离开的方向追去。

林太太看到那男人过来,整个人就哆嗦起来,她就是在这个人手底下吃的亏,如今夜里做恶梦还会梦到这张脸这个嗓音……

“林太太……”

那男人只是阴恻恻的笑了一笑,林太太抖着抖着忽然双眼一翻,竟是直接昏了过去。

这倒是好笑了,胆子小的连老鼠都不如,这跑来人家傅家的地盘上欺负人家傅家的大小姐的勇气难不成是梁静茹给的?

还是当真以为自己曾做过傅小姐几天婆婆,傅小姐喊了她几声妈,她就当真能一辈子以人家妈的身份自居了?

他这个人也算是阅人无数了,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没见过几个。

既然谢先生说她嘴巴太贱了,那他自然要再好生给她个教训,要她以后但凡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好好想一想今日的事儿。

****************************************

景淳转过身那一刻,眼眶里滚烫的泪就忽地涌了出来,她抬起手狠狠抹了一把,可却又飞快的涌出来一股,她干脆不再管,只是抓紧了自己的包包走的飞快。

她方才原本已经预备让安保狠狠收拾这个女人一通好出口恶气了,可谢京南忽然出现干什么?

他们不是已经不联络了吗?他不是一丁点消息都没了吗?

从海南回来之后,他一个短信一个电话都没打过,嗬,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是,就算她**失婚又怎样?大不了一辈子一个人,二哥也说了,家里又不是少她一口饭吃,没了男人她也死不了,她怕什么?

他既然不出现,不联络,那就一辈子不要再出现好了,如今又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杀出来,算什么意思?

景淳从来不是这样的性子,可这一刻她心中又是委屈又是难受,又有难以形容的失望失落涌上心头,在海南时他说的那些话,这些日子常常就会涌上心头来,而每想一次,就会觉得讽刺无比。

她栽了一个大跟头却还不知道学乖,男人的话,又能相信几分呢?可气她还在二哥面前维护他,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景淳不想哭,可这眼泪却怎么都忍不住,他不欠她的,相反却是她欠了他,若不是他出手,她大约当真拖上一年这婚也离不掉……

照着她的性子,她是不该生气的,更该做的是落落大方的和他打招呼,寒暄客套而已。

可景淳今天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谢京南身高腿长,追上她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可他却就保持着那个距离,一路都跟着她,不靠近,也不说话。

景淳自然听得到他的脚步声,她赌气走的快了,他也追的快,她放慢脚步,他也跟着慢,景淳只觉得心里那些委屈的气泡一点点的放大,渐渐的充斥了整个胸腔,眼泪却掉的更凶了。

精品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