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729 当然,爱你。

更新时间:2018-01-08 15:25:01字数:1888

《》最新章节

正文 第729章 729 当然,爱你。

景淳忽然眼圈飞快的红了,她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可谢京南却抓紧了不肯放,景淳咬紧了嘴唇,不愿看他,眼泪却滚烫的就要涌出。

他是真的不想,可这不想的真正原因,却不能给她知道。

不,其实最初他是想的,他想让她和菲儿一样,他想让傅家也跟着痛一痛,让傅竟尧也尝尝那抓心挠肝的滋味。

可是后来,他的想法逐渐的改变了。

“我不是不想要我们的孩子,我只是担心,我们现在就要孩子,你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了……可是淳儿,我还没有过够只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

“可如果,如果我今晚就有了呢,你会让我不要这个孩子吗?那是我和你的孩子,是我们的骨肉……”

景淳忍不住,张嘴狠狠咬在他的臂上:“谢京南……我不许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不许……”

他疼的吸气,却不曾挣扎,仍不忘记安抚她:“好,我收回这个想法,我现在就收回,如果今晚就有了,那就生下来,我怎么舍得放弃我们的孩子……”

“可你刚才说你不想要孩子。”

景淳松开他的手臂,犹在哽咽。

“如果他已经来了,那我必定是要他的,如果他暂时还不愿意来,那我自然高兴,毕竟……我可不想要一个小家伙,抢走淳儿对我的爱……”

“呸,我才不爱你……”景淳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什么,立时睁圆了双眸睨住谢京南:“谢京南,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嗯?什么事?”谢京南自后抱住她,亲吻着她的耳垂轻轻问。

“你从没有说过你爱我,你到底爱不爱我?”景淳在他怀里翻过身,趴在他胸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不许他躲闪她的视线,也不许他转移话题,非要一个确定的答案不可。

谢京南看到她眼睛里那个模糊的自己,他揽着她后背的手指根根收紧,她眼瞳中的那个他,却悄无声息的转移了视线。

“当然,爱你。”

谢京南说出那个爱字,景淳一双眼眸瞬时璀璨无比,他好似从未曾见过有女孩子比她更亮的眼睛,后来他才知晓,一个人的心该有多么的澄澈纯善,才会有这样的眸光流露。

当很久以后,她眼中失去这剔透的光芒,当很久以后,她再不肯看他一眼时,谢京南明白,他这一生,原本曾最接近明媚的春光,可最后那一刻,是他自己亲手摧毁了。

在那小岛上的时光悠长而又宁静幸福,本来谢京南想的是要和她在这里住上一个月,可两周后,景淳还是催着他一起回美国祭拜公婆。

谢京南想到逝世的双亲,心中自然颇觉遗憾,父母未曾看到他今日荣光,也未曾等到他娶妻生子就先后病逝,这一直都是他心中难平的伤口。

去山上墓地的途中,两个人都未曾说话,景淳穿了白衣黑裤,衣襟上簪了一朵白色绣球花,谢京南曾说过,婆婆生前最喜欢绣球花。

她捧着花束,与谢京南比肩走在清晨微雨中,绣球花的香气渐渐袭入鼻端,景淳只觉得整个人都静谧了下来,从身心到灵魂,仿佛是经历了一场佛光的沐浴,澄澈如镜。

谢京南却思绪纷纷。

若是父母还在世,他敢肯定,他们在从小看到大的菲儿和景淳之间,还是会选择景淳。

母亲曾经试探着和他说过,菲儿的心思太重了,女孩子心思细腻是很正常的事,可若是思虑过重,怕不是长寿多福的征兆。

母亲信佛,说话看人自来都是很有她自己的远见的。

而如今这一切,无不印证了母亲当年的那些话,可谢京南却记得,那时候,他急着维护菲儿,还急赤白脸的和母亲吵了一架,到最后,母亲泪水涟涟的起身出去,从此以后,再也不曾在他面前说过任何有关菲儿的不是。

后来,母亲去了,谢京南还记得,母亲临终的时候几乎说不出话,却拉着他的手,强撑了一口气对他说,‘你若是心里还想着她,就去找她吧……’

他那一刻,再忍不住的潸然泪下,可母亲闭了眼与世长辞,他连一声对不起都未能说给她听。

他更是永远都不能告诉母亲了,他心里想着的那个女孩儿,她已经在心里装下了别人。

再后来,菲儿产后身死,他连夜赶去,却终是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只有襁褓中哇哇啼哭的思思,似乎在用那响亮却又哀戚的哭声,来哀悼着她未能谋面的生母。

“是不是这里……”

景淳的轻言细语,忽然打断了谢京南的思绪,他猝然停了脚步,父母的墓碑已经近在眼前。

四时鲜果摆放如新,鲜嫩的白色雏菊和绣球花的花瓣上还有晶莹的露珠儿,两柱香安静的燃烧着,快要烧尽,不知是谁这般有心,踏着蒙蒙的晨雾就来祭拜他的父母了。

而更让谢京南惊奇的是,这鲜果都是父母生前喜爱的,而这花也是母亲喜欢的,更离奇的,燃的两柱香是檀香,母亲生前诚挚信佛,家里长年都是这样淡淡的檀香味儿。

是谁,是谁来过?

他在国外朋友并不算多,就算有至交二三,也未曾亲厚到这般地步,更何况不年不节,至交也不会冒昧前来扰前人的安息。

景淳见他怔怔不语,一时紧蹙双眉,一时却又轻轻摇头,她不由得有些担心,拉了他的衣袖轻轻摇晃:“京南,你怎么了?”

“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谢京南说完,不等景淳开口就急急转身向山下走去。

精品小说推荐